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富豪诞生记 > 第28章,谁打谁的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当然。"高阳很得意的说道。

  冯瑞祥自然知道高阳会这么说,似笑非笑,问道:"请问高总这幅画是从哪个朋友那买来的?"

  高阳一听,脸上喜色甚浓。

  难不成,冯瑞祥想要认识自己那个朋友。

  这可是结交的好机会啊。

  "冯董,他叫魏大福,古玩市场的老板,名气很高的,我可以马上把他找来。"高阳笑道。

  "不用了。"冯瑞祥摆手道,而后自己掏出手机。笑眯眯道:"魏大福我认识。"

  冯瑞祥当然认识这个魏大福。

  古玩市场很有名的一个店主,当然在圈内,是臭名昭著的那种。

  因为这个魏大福擅长的就是卖假货,卖赝品,经常将自己的假货倒手卖给那些不识货的人。

  看来,这个高阳是被魏大福给骗了。

  但是,冯瑞祥一点也不同情,拨通了号码,淡淡的开口道:"魏老板,近来可好啊。"

  电话那头是道中年沉稳的男声。带着奸商的口吻,调门高道:"哎哟,冯大师今儿个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了,来看货?"

  魏大福此刻在古文市场自家店铺里,坐在红木太师椅上,品着茶。

  "别整那些虚的,来一趟国华展厅。"冯瑞祥不客气道,直接就挂了电话。

  魏大福那边并没有为此生气,而是麻溜的开着自己的宝马,直奔国华展厅。

  高阳此刻一直陪着笑脸。道:"冯大师也认识魏老板,那我们可真是太有缘了。"

  冯瑞祥没说话,而是坐在一旁的茶桌边,一边看白痴似的看高阳夸赞自己,一边静静的等着魏大福。

  一帮人也全都站在冯瑞祥身侧。默默地等着。

  虽然他们不知道冯瑞祥为什么要把魏大福喊来,但想必是想要问些关于画的事情。

  手机铃声。

  角落里的陈平收到了一条短信,是冯瑞祥发来的。

  "陈先生,您放心,这个高阳我替您教训一下。"

  陈平抬眉看了过去,发现冯瑞祥正冲自己微笑。

  想了想,陈平也没阻止。

  看到这一幕的高阳,心里自然不爽,侧在冯瑞祥跟旁,嚼舌根道:"冯董,那陈平就是个丝,不值得您的。"

  冯瑞祥脸色一沉,也没说什么,但是心里的小本本已经将高阳写了上去。

  不到十分钟,个子矮小,身宽体胖的魏大福,穿着西装,来到了展厅。

  这家伙,油光满面,见人就笑。跟个笑面佛似的。

  "冯大师,我来了,这是有什么急事吗?"魏大福三步并两步的走到冯瑞祥跟边,一脸谄媚的笑容。

  高阳看到魏大福后,也是冲他笑着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多亏了他的那副画,自己才能在这么多人面前露脸长面。

  冯瑞祥看了眼魏大福,淡淡的开口道:"行啊魏大福,现在生意做得不错嘛。"

  魏大福一怔,跟着半弯腰道:"哪里哪里,这不都是承冯大师的名气嘛。"

  "哼!"

  突然!

  啪!

  冯瑞祥一巴掌拍在茶桌上,愤怒的指着那副画,问道:"魏大福,那副画是不是你卖的?"

  这突如其来

  的一幕,令魏大福浑身一颤,汗如雨下。

  周遭的人也是一脸懵懵的看着,完全搞不清状况。

  魏大福当然害怕啦,他能在上江市立足,还是因为当初冯瑞祥的帮衬。

  只是,后来他发家了,和冯瑞祥之间也没了太多联系,算是自立门户。

  不过,情在,魏大福在冯瑞祥面前根本不敢造次。

  魏大福忙的扭头看向橱窗,当即吓得双腿发软。《春山伴侣图》!

  糟糕。

  自己卖赝品的事怕是遮不住了。

  更要命的是,《春山伴侣图》的真迹一直就在冯瑞祥手里。

  这里挂着的,自然是假货!

  "冯大师,您听我解释。"魏大福急了,豆大的汗珠沁出脑门。

  高阳还不明白状况,问道:"魏老板,你这是怎么了?"

  魏大福心里苦啊,他也明白了冯瑞祥叫自己来的原因,忙的就冲高阳道:"高总,对不住了,上次我卖您的那副画是假的,我回头就把钱退您。"

  "假的?"高阳当即怪叫了一声。

  他身后还有很多人,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一脸的不敢相信。

  江国民更是一脸震惊,完全懵了。

  "魏老板。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假画?我可是花了两百万买的!"高阳遭不住了,浑身忽冷忽热,"而且刚才冯大师也说了,那副画是真迹,你是不是喝大了?"

  魏大福现在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一听是真迹,忙的就冲到橱窗,仔细端详一下,当即怪叫道:"这……这不是你买我的那副啊!"

  这当然不是。

  其他人没注意,魏大福可是注意到了。

  画轴最右下角的角落里。有个很小的刻章,上书四个字:冯瑞祥收。

  一群人只顾着看画,根本没注意到这个细节。

  因为这个底部的盖章太多了。

  "什么?不是你卖我的那副?"高阳此刻懵了,同时心中大撼,隐约有了种不好的感觉。

  江国民更是惊诧的叫起来:"冯大师。魏老板,这到底什么意思?"

  冯瑞祥冷哼了声,起身踱步走到魏大福跟前,瞪了他一眼,道:"这幅画是真的。但不是高总买的那副。"

  "不可能啊,这幅真画怎么会……"江国民眉头紧锁,一时语塞,有些不明白。

  而魏大福也注意到扔在地上的另一幅画,捡起来打开一看,顿时兴奋的叫到:"这幅,这幅才是高总上次在我那买的那副。"

  众人寻声望去,发现魏大海手里捡的,正是先前被江国民当垃圾一样扔在角落里的那副假画。

  一瞬间,众人的脸色都变了!

  这什么情况?

  而江国民则是气得浑身发抖。脸面彻底没挂住,满脸涨红的怒道:"高阳,到底怎么回事?!那副假画是你的?"

  他的手机响了,居然是江铃打来的。

  "看他那傻不愣登的样子,肯定没啥出息。"

  现在他也明白了,先前的那副假画居然是自己买的。

  江国民虽然心里愤怒,但是好歹有幅是真的。

  江铃那头居然没有像平常那样骂他,而是带着哭腔,怕怕的道:"米……米粒丢了。"

  他明白,冯瑞祥这是在做给别人看。

  毕竟魏大福在古文市场还是很有名气的。

  而这幅真画……

  "陈平,愣着干嘛,还不快谢谢冯大师!"江国民见陈平这幅态度,当即就挂了脸色,斥责道。

  高阳走了,江国民不解的问向魏大福:"魏老板,您是怎么分辨这幅画是您出售的假……"

  所有人的目光看向角落里的陈平,他还一脸无辜的表情。道:"我……我就是从古文市场淘来的。"

  今天,实在太丢脸了!

  关键是,江叔叔对自己的好感全没了。

  "表……表姐夫……"

  这话听着怪怪的。

  狗屎运啊这是。

  陈平一开始无所谓的态度,自然让不少人不爽了,纷纷讥讽道:

  "哼!高阳,你居然弄副假画糊弄我!"江国民很生气,"你以后别再上我家了,还有你送的那些东西。都拿回去吧。"

  手机接通,陈平满是歉意的道:"江铃,不好意思啊,我马上就回去。"

  当即,魏大海就道:"高总,实在对不起,当初看你不懂画,我就拿了副赝品给你。你放心,回头我就给你三百万,那一百万算是我对你的补偿。"

  "冯大师居然给这种窝囊废名片。"

  魏大福现在哪里敢说假话。冯大师在这,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指鹿为马啊。

  江国民没说完,怕折了魏大福的面子。

  恰在此时。

  你居然淘到了唐伯虎的真迹!

  话还没说完,冯瑞祥就咳嗽了几声,将其打断,狠狠的朝魏大福使了几个眼色。

  陈平并没有在意这些哄笑与讥讽,而是默默的站在一边。

  高阳现在当然不会承认,扯着嗓子道:"怎么可能,我这可是花了两百万买的画,怎么会是假的?"

  高阳百口莫辩,他完全搞不明白,魏大福为什么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这样说,对他有什么好处?

  咳咳!

  牛逼!

  就在众人准备巴结冯瑞祥的时候,后者直接迈着步子,满脸笑意的走到陈平跟前,道:"陈先……小伙子,运气不错啊,这是我名片。"

  陈平只是淡淡的点点头,接了过来。

  "这有什么的,只是一张名片,窝囊废还是窝囊废。"

  冯瑞祥哪里敢承这一句,差点没站稳,只能干笑。

  魏大海挤出笑,开口道:"江先生,其实这幅画的真迹一直是冯……"

  "谢谢冯大师。"陈平赶紧笑道。

  愤怒的捏了捏拳头,高阳怒瞪了一眼陈平。转头就走了。

  看了眼时间,估计是江铃照顾米粒不耐烦了,催着他回去的。

  如此一闹,大家也都知道了,这幅《春山伴侣图》的真迹,居然是江国民那个废物女婿,从古玩市场淘来的。

  嚷完,他盯着魏大福道:"魏老板,你可不能睁眼说瞎话啊,你再好好看看,这幅真画才是我从你那买的。"

  这家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说着,他就递过去一张名片。

  "谁他妈要你那一百万!"高阳气炸了。

  后者立马没明白,改口道:"我自己弄得赝品,我还能不认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