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阴香童子 > 第七章红漆木箱中的端倪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追问再三,无寂也没有解释自己的身份。

    心下存疑,我借口去洗手间时给大姑打了电话,询问他的底细。

    但大姑也并不清楚,只知他确实是智缘大师的在家弟子,且让我随他多学学,今后必然会有用处。

    在家弟子是只皈依未出家的居士,这也就难怪他吃食上荤素不忌了。

    回到餐厅,无寂正大口吃着涮羊R,那架势跟饿了好J天似得。

    我坐对面故意笑他。

    他摆了摆手,咽了嘴里的食物,说已经两天没正经吃一顿饭了。

    再问他G嘛了没吃饭,他又装作没听见。

    一路上都这样子,不想回答的问题他会高冷的直接无视,毕竟是S人问题,我也不好追问个没完。

    其实我并没有八卦旁人S事的癖好,只是无寂给我的感觉实在神秘的很!

    不过除了他的S人问题,我俩毕竟年纪相仿,也还算聊得来。 s1();

    我得知他的师傅智缘大师与大姑是多年相识,而无寂偶尔也会随其师傅与大姑见面。

    只是他师徒去的时候都是深冬,而那时年节我一般都会留在家里。

    无寂说,我跟着大姑不久他就听说了,一直想见而不得机会。

    我闻其原因。

    他说只是好奇,天生邪骨,十岁就被踩香童的小姑娘究竟长什么模样。

    对于他这种抱着看稀有物种的心态,我十分无奈。

    我们原计划休息一下,第二天等待H万才联系,再去见一下他的Q子林丽丽。

    但后半夜天还没亮,H万才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电话中,他带着哭腔让我和无寂赶紧过去,说他见到了鬼!

    我看了一下时间又是凌晨三点多一点,担心真出什么事儿,立刻叫醒了隔壁房的无寂。

    深夜的街道上静谧无声,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出租车。

    夜风微凉,吹的我感觉全身冷飕飕的,不禁打了个寒颤。

    无寂回头看我一眼,默声从兜里拿出一个小荷包,直接挂在了我的脖颈上。

    黑Se缎面的小荷包,表面绣着一个红Se的福字,不知内里装着什么。

    “这是什么?”我奇怪。

    他摆出那副傲娇脸扫了我一眼,冷冰冰的说:“夜里Y气重,省的给我添麻烦。”

    我心里一暖。

    心想这荷包应该是护身符一类,他既然知道我一直跟着大姑,应该也听说了我T质敏感这件事。

    平时在家,若没重要事情,大姑从不准我深夜出门,也是担心我一时不慎会走了Y。<  br />

    又过了J分钟,出租车还是没等来,可H万才的车却停在了酒店门口。

    “哎呦!我的两个小祖宗,可算见着你们了!”H万才穿着睡K光着膀子就下了车,一脸哭相。

    我问他究竟出了什么事。

    他说夜里莫名突然惊醒,觉得有人在暗处看着他。他拿手机一照,果然看到一个黑瘦瘦的黑影站在床尾,但一开灯又没了。

    他立刻给我打电话,但等了好一会儿不见我和无寂,就直接冲出房间,一路开着车找到了酒店。

    H万才衣F都没来得及穿,说话间也是惶恐不安目光不定,显然吓得不轻。

    我也有些发怵的看向无寂,他却十分淡定,且立刻招呼H万才上车一起回去看看。

    一听说要回去,H万才吓得脸又白了J分,说什么也不肯。直接把钥匙扔给我,说可以送我们过去,但他不上楼。

    无寂冷冰冰的白了他一眼,先行上了车。

    站在H万才家门前,我犹豫一下还是把钥匙递给了无寂,着实担心会从里面蹦出什么东西。

    s1(); ????其实我也不想来,但若让他一个人上楼太不仗义,而且也有些不放心。这会儿Y着头P跟来,心里maomao的……

    门打开,里面很安静。无寂站在门口看了看才一步入内。

    屋里里依旧是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我刚想跟进去却忽然顿住了脚步。

    因为我闻到了一G焚香的味道!

    “无寂等等!”我立刻叫住了他。

    可定睛一看还哪有他的身影。

    “无寂!”我有些慌神,眨眼的工夫他人就不见了。

    我赶忙摸索开关想要把灯打开,但按了J次毫无反映。

    正当我心急时,无寂开着手机电筒从玄关拐角处走了过来:“怎么了?”

    见他没事,我心中稍安,与他说我闻到了焚香的味道。

    之前H万才找大姑时,也说过他家常常夜里会有莫名的焚香味儿。但他家中并无供奉,更没有焚香燃烛的习惯。

    无寂皱了皱眉,并未说其他,只让我跟在他身后别走远。

    我拽着无寂的衣角,紧随其后。可我们在屋里饶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

    无寂停下脚步问我,能否闻出那香味的源头。

    我闻言突然想到一事,问他:“你闻不到?”

    无寂摇头,证实了我的猜想。

    之前王秀芝口中流出的污秽,有一G很浓的腥臭味,但大姑说那味儿一般人闻不到。

    而这香味怕也是相同的道理,只是为什么H万才能闻到?

    那香味若有似无  的很淡,顺着那G味道我们走到了主卧室。

    卧室的门大敞着,床被乱糟糟的,厚厚的窗帘遮住了所有的光线。

    这样的氛围,加之刚才H万才说的见鬼经过,我更加不想踏进卧室半步。

    但无寂说问题八成就出在卧室里,让我进去试着找找那香味来源,或许就能解决根本问题。

    “白天再来不行吗?”我扶着门框与他商量。

    无寂扫我一眼,二话不说,直接拉着我的手给我拽进了屋里,还问我进卧室后有什么感觉。

    我气的瞪他一眼,但也知道眼下不是发脾气的时候,便凝神寻找那香味儿的来源。

    房间里冷飕飕的,就像好J个空调同时制冷,我下意识的握住了无寂给我的荷包。

    随着那香味儿渐浓,我停在了一面柜子前:“这里。”

    无寂伸手就要去拉柜门,我按住了他的胳膊有些担心,问他一旦柜子里面真有什么东西怎么办。

    “有我在。”无寂说着把我拽到身后,一把拉开了柜子。 s1();

    我紧张的躲在他的身后,但出乎我们意料的是,柜子里面是一个五十公分见方的红漆木箱子!

    箱子上雕刻着古朴精致的云纹,还扣着一把鱼形铜锁,看着并不像一般现代人会用的东西。

    我抻着脖子闻了闻,说好像就是从这箱子里散发出来的,但是没敢近前。

    无寂用手机仔细的照了照那箱子,虽然古香古Se的,但并未发现有什么古怪,让我打电话叫H万才上来拿钥匙开锁。

    但电话中,H万才对我们所说的柜中箱子毫不知情,更别说钥匙了。说那箱子应该是他媳F放在里面的。

    无寂屈指敲了敲那箱子,里面发出很空的声音。

    我想劝他说,既然知道了症结,等白天再来处理也是一样。

    但话还未出口,忽然后脑勺头P发麻,脊背不由得起了一阵JP疙瘩,感觉背后有人在看着我们!

    我当下想起大姑的话。人身上有三盏灯,双肩各一盏,头顶有一盏,若是察觉到邪秽近身时,贸然回头便会灭了肩上的灯,如此Y气更弱,极容易被邪秽左右。

    所以我没敢轻易回头,拽了拽无寂的衣角,低声在他耳边说后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他一手抓着我的手腕,一手不知在兜里摸索什么。

    未等我再开口询问,他骤然转身,一把将手里的东西扔了出去!

    我被他拉着顺势回身,身后什么都没有,但我分明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我们身边檫肩而过!

    “你看到什么东西了吗?”我问无寂。

    昏暗的手机冷光下,他的表情凝重,抿唇不语,只若不可察清浅颔首……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