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界之丹武双绝 > 第一百八十一章 狂欢节的夜晚(二)

第一百八十一章 狂欢节的夜晚(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关于这件事情,也许你们心里有很多疑惑,没关系,你们的寨主会向你们解释清楚的,所以不用急,也不用担心。但是,我必须严重申明一点,在我的领地里,绝不允许有任何人搞自相残杀的那一套,否则我必然灭他满门。”张华明脸色陡然变得杀意凛然,一把拎起趴在地上的冷涯,对众人说道。

    “这个人你们很熟悉,我也知道他是你们前首领的弟弟,新首领的亲叔叔。但这些和我没有丝毫关系,我只在乎我所在乎的人,保护我想保护的人。这个无耻之徒企图在狂欢节所用的酒中下毒,借机谋害冷澜凝和沈立山,然后自立为寨主,这等连亲侄女都不放过,六亲不认狼心狗肺的垃圾废物,完全死有余辜。所以我把他抓起来交给你们处置,如果你们觉得不好下手,没关系,我让我的人来宰了他。”张华明很直接的说道,然后在场众人便发现在他的身后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相貌英俊的少年。

    沈立山目光紧紧盯着那名突然出现的英俊少年,心中震撼无比,在那少年出现之时,他竟然没有丝毫察觉,这个少年不一般。沈立山心中暗道一声,强自保持着镇定,对张华明说道:“证据呢?”

    证据才是沈立山最关心也是最关键的问题,他本就对冷涯父子的狼子野心十分清楚,一直想找机会除掉他们,奈何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找不到他们的把柄,所以只好任他们一直活到现在。如果张华明能够在之前偷偷杀了他们二人,沈立山即使看见了也会当作没看见,但现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必须在找到证据之后才能决定冷涯的生死。

    “证据就在这里。”张华明接过冰武手中适时递过来的一堆纸张,向众人扬了扬,又转头对沈立山说道,“这里有两份账本和一本记录本,相信你看了之后应该会明白很多东西,另外可以再派人去检查一下专门为寨主和沈立山准备的两坛酒和他们要使用的那双筷子,你们就会明白所有事情的真相了。”

    在张华明拿出那两份账本和记录本的时候,沈立山一直在观察冷涯的表情变化,果然,冷涯的脸色瞬间变得如死灰一般难看至极,瞳孔中透着绝望之色,原本一直在挣扎着的身体忽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软瘫在地。

    哼,看你这回还死不死。沈立山收回目光,心中冷哼一声,走到张华明跟前将那三份证据接了过来。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瞬间集中在沈立山的脸上,心中暗暗琢磨着那三样证据里究竟都是什么证据。

    冷澜凝一直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着,当她听到张华明说冷涯和冷凌天企图在今晚谋害自己时,芳心猛然震了一下,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这世上仅剩下的两个亲人竟然也会想谋害自己,而目的仅仅只是为了得到这个所谓的首领之位。

    对这寨主之位,冷澜凝根本没放在心上,如果冷涯想要,她完全可以把寨主之位让给他。可是他们怎么能谋害自己?难道他们之前对自己的关心都是虚假的,冷凌天每天到幽雨轩来的嘘寒问暖也都是故意做给自己看的?

    冷澜凝想不通,她不明白为什么世上会有这么多人为了所谓的荣华富贵而六亲不认,甚至还拿起了手中屠刀。 s1();

    冷涯父子的行为再度深深刺伤了多年来一直缺乏亲情的冷澜凝,她本就没有多少温度的脆弱心灵变得愈加寒冷,美眸中  的冷漠之色愈加深沉,浑身散发着让人毛孔悚然的寒意。

    连亲人都不能信任,她还能相信谁。

    他吗?

    可是自己和他只认识了还不到一天的时间,自己对他根本不了解,自己凭什么相信他,他又凭什么要为了让自己相信他而刻意去做些什么。

    冷澜凝的心从未像此刻这般冰冷过,好像凝结了万年难化的冰霜,能将世间万物瞬间冰冻。

    这世上的一切都与她再无任何关系,她只是一个被抛弃了的人。

    罢了,罢了,既然这个世界抛弃了自己,自己还有什么好留恋的,不如让自己索姓也把这个世界抛弃了吧。

    冷澜凝心中这个念头一起,在场众人立刻感觉到她整个人的气质陡然发生了变化,浑身散发着让人心悸的寒意,仿佛在这一瞬间,她变成了一座千万年不化的冰山,孤零零的屹立着。

    张华明深邃的黑色眼眸静静的深深的看着冷若冰霜的冷澜凝,他的道心一直在注意着她内心里发生的巨大变化。

    唉,可怜的女孩儿啊。张华明在心底轻轻叹了口气,开始在想自己今天这么做是对还是错。

    只是事实已经铸成,想要后悔也来不及,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她从这个肮脏的世界里解放出来,然后再想办法慢慢融化她冰冷的心吧。 s1();

    沈立山一直在翻看着账本,速度很慢,看的十分仔细,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渐渐的,他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脸上的神色也开始变得凝重。在场众人甚至能感觉到他在苦苦压抑着自己心底的怒意。

    接连看完了两份账本,沈立山立即打开那本记录本继续翻看起来。

    “啪!”

    在快速看完那本记录本后,沈立山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至极,浑身剧烈颤抖着,散发着滔天的怒意和杀机,甩手狠狠将那两份账本和记录本摔到冷涯跟前,两手死死抓着冷涯的衣领,双目爆睁,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量大声怒吼道:“你竟然通敌外人,设计害死了大哥!”

    轰轰!

    当沈立山咆哮出这句话时,在场众人只觉脑海中一片空白,山寨的天空仿佛突然狂风大作,雷声隆隆,一道晴天霹雳从天际闪下,瞬间击中了他们的身体,摇摇欲坠的几乎要摔倒在地。

    冷涯,这个前首领冷天的亲弟弟,竟然私通外敌,设计害死了他的亲哥哥!

    这个消息太过震撼,太过吓人,直把在场众人震的忘记了呼吸,忘记了心跳。他们的眼中流露着不敢置信的神色,还有渐渐飙升起来的强烈怒意。

    “杀了他,杀了这个叛徒,为首领报仇!”

    愤怒的人群中不知谁突然大叫一声。

    “杀了他!”

    “杀了他!”

    ……一声声震耳欲聋的咆哮怒吼声响起,在荒野山间回荡,在山寨的天空响彻,连大地似乎都惊骇的微微颤抖了一下。

    一个人的愤怒也许算不  得什么,但如果是整整三百个双手沾满血腥的亡命之徒的愤怒,就显得相当吓人了。

    被沈立山抓着的冷涯惊恐的看着台下一张张愤怒的面孔,看着他们不停张嘴怒吼着‘杀了他’,他的心在恐惧着,脸色变得毫无血色的惨白,浑身剧烈颤抖,一边使劲摇着头,一边想后退避开寨民的愤怒,但他随即发现自己所做的都是徒劳,他的衣领还被沈立山拽着,彻底的绝望瞬间击溃了他的心灵和求生的欲望。

    冷天不是英雄,甚至连枭雄也算不上,最多只能算是草莽,但他却是在场这些亡命之徒的恩人,是他收留了他们这些四处飘泊逃亡的亡命之徒,是他给了他们一口饭吃,哪怕冷天带领他们所做的事都是一些杀人越货的恶劣勾当。但他们根本不在乎,只要能够跟随着豪情云天的冷天,他们相信冷天绝对不会亏待了他的兄弟和下属。

    有人说人生四大铁,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分过脏,一起瓢过娼。

    冷天和这些山寨的寨民们没有完全做到这四点,但却是水里来火里去,从无数场惨烈战斗中一起走过来,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出生入死肝胆相照的真正兄弟。

    他们尊敬并拥戴自己的大哥冷天,所以当他不幸惨遭毒手之后,他们同意了他的弟弟冷涯继任这寨主之外,遭到沈立山的反驳后又同意了让十几年来都没见过面的女娃儿冷澜凝当寨主。

    可是,当他们得知害死冷天的罪魁祸首之一竟是冷涯之后,他们愤怒了,彻底的愤怒。连自己的亲兄弟都能下得了毒手,何况是自己的亲侄女,更别说是其他人。这种狼心狗肺的家伙还留着人世间干什么。

    “你摇什么头,难道你还想要否认吗?连你的亲侄女你都想谋害,你还算是人吗?简直就是一只畜生,老子今天就宰了你,为那苦命的大哥报仇!”群情奋涌之下,沈立山见冷涯居然还想摇头否认,满腔愤恨登时涌上心头,一拳集聚了他全身的力量对准冷涯的脑袋轰了过去。

    砰!

    在武王巅峰实力的沈立山最强一拳的轰击下,冷涯的脑袋瞬间被轰成了漫天飞扬的肉末,连脖子以下的身体也被力量余波啪啦啪啦的撕裂成粉碎,高架台上遍地都是恶心的肉渣,有的还飞溅到冷凌天等人的身上,场面血腥残忍的想让人作呕。

    张华明淡淡的看了一眼仍处在愤怒中的沈立山,嘴角微微扯了扯,并没有说什么。冷澜凝依旧面无表情的漠然看着,哪怕当她听到自己的父亲乃是被亲叔叔冷涯害死死,她也丝毫不为所动,就像一个外人般冷眼旁观着。 s1();

    愤怒中的冷寨居民们也被这残忍的一幕惊呆,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但很快的,他们就释然了,这个冷涯是个连兄长都能毒害的畜生,当然必须要用最惨烈的死法。

    “剩下九人,包括冷凌天在内,试图造反,谋害寨主,当该五马分尸,死无葬身之地,以儆效尤!”沈立山的脸上和身上都沾满了冷涯的肉末,但他毫无所觉,缓缓站起身,对台下众人说道。

    “五马分尸!五马分尸!”台下众人齐声吼道。

    “慢!”在众人的怒吼声中,张华明突然出声叫道。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