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界之丹武双绝 > 第二百零四章 她啊,是我女人!

第二百零四章 她啊,是我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白帝学院,月兰湖,月兰岛上的月兰阁中。

    经过半个月的治疗,伤势较轻的赫连兵已渐渐痊愈,暂时住在月兰阁中修养。大皇子南宫华在一个月前的五指山脉事件后也一直隐居在这里,与黄花大闺女一般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过着几乎与世隔绝的生活。

    他们两个都是生平第一次吃亏,而且还是在同一个地方因为同一个人而吃的大亏,心中都不禁有些戚戚然,暗想着那五指山脉简直就是自己的灾难之地。

    “赫连兵,马上出来。”在月兰阁对面,阮如云大声叫道。虽然她是洛城七大家族之一的阮家子弟,但也没有资格进入月兰阁。

    “谁叫我?”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赫连兵隐约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不禁疑惑的问道。

    “阮如云。”大皇子正在奋笔疾书的写着什么,听到赫连兵的疑问,淡淡的说道。

    “这个娘们没事怎么可能会叫我。”赫连兵撇撇嘴,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从床上爬起,精神懒散的向楼外走去。

    阮如云和赫连兵是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伙伴,感情还算不错,以前赫连兵还暗恋过她,直到软云喜欢上南宫成并疯狂倒追之后,他才渐渐死了这份心思。但两个人的关系似乎也因此而变得有些生疏,来往也少了很多,不再像小时候那般无论什么事情都凑在一块。

    可以说,软云是导致赫连兵心里总是对南宫成心存芥蒂的导火索和关键。

    “干什么?”赫连兵看到站在湖对面的阮如云,眉头微微皱了皱,高声问道。

    “冷澜凝那个贱货又回来了。”阮如云几乎是用咆哮的声音怒吼道,现在她只要一想起这个人,一听到她的名字,阮如云就有想杀人的冲动。 s1();

    “冷澜凝?”赫连兵闻言,心里不禁吃了一惊,那个冷澜凝不是好好的呆在五指山脉吗,怎么突然又跑回来了?不会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吧?回想起在五指山脉的遭遇,赫连兵顿觉浑身发冷,脚底生寒,瞳孔中浮起一丝恐惧之色。如果单单只是冷澜凝也就罢了,关键是她身边的那个男人,他根本惹不起啊。

    赫连兵正在心里琢磨着冷澜凝突然回到白帝学院的理由,南宫华霍然停下手中的动作,快步走到月兰阁外,嗖一声掠过湖面,来到阮如云跟前,目光灼灼的追问道:“你是说冷澜凝回白帝学院了?”

    “是的,大皇子殿下。”阮如云被南宫华略显狰狞的面孔吓了一跳,连忙恭敬的低声说道。

    “她现在在哪?”南宫华神色阴冷的问道。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自己辛辛苦苦找了一个月,终于找到这个害自己吃了大亏,更使二弟南宫成几乎变成废人的罪魁祸首,这一次,自己绝对要把她狠狠折磨到死,以泄心头之恨,以雪生平之耻。

    “她……她现在应该还在学院里的阐化楼前面的广场上。”阮如云看到南宫华恐怖的样子,心中虽然有些害怕,但更多的却是惊喜,没想到原来大皇子也恨那个贱女人恨到了入骨的地步。

    南宫华可是堂堂南燕帝国的大皇子,未来的皇位继承人,有他出手,她还何愁收拾不了那个自命清高的嚣张女人。

    哼,让你嚣张,让你得意,这回看你还怎么死。阮如云心里暗暗冷哼一声,紧跟在南宫华身后,向阐化楼的方向行去。

    “哎,大皇子殿下,慢……”身在月兰阁中的赫连兵听闻南宫华居然要去找冷澜凝报仇,连忙开口想要阻拦,孰料那南宫华置若罔闻,快速离开了月兰湖。

    但愿那个变态的家伙没有跟冷澜凝在一起,不然大皇子这回就死定了。赫连兵心有余悸的喃喃低语一声,想了想,终究忍不住心底的好奇和担心,也离开了月兰阁,前往阐化楼而去。

    此时的阐化楼早已人山人海,无数听闻消息的学生们从四面八方向这里涌来,尤其在冷澜凝这个学院第一美女一招虐杀第二美女阮如云的事件在学院里大肆传开后,连学院的老师也纷纷跑来凑热闹。

    “  走。”冷澜凝目视前方,看也不看一眼周围议论纷纷兴趣高昂的围观学生,对张华明轻轻说了一声,便抬脚向宿舍的方向行去。

    “嗯嗯。”虽然明知这些学生不是在看自己,但张华明还是不喜欢这样被人当猴子围观的感觉。

    “想走?没门。”二人正准备离开,忽然一个充满恨意的阴冷声音远远传来,顿时将在场众人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彻底压了下去。

    “是大皇子,大皇子来了。”有眼尖的学生看见了脸色阴沉的南宫华和一脸得意之色的阮如云,不由激动的叫道。

    众人闻听此言,忙立刻把目光望向南宫华走来的身影。

    “这回可是有好戏看了。阮如云为了教训自己的情敌,居然把大皇子都给搬了出来,看来冷澜凝今天是难逃一劫咯。”学生们瞧瞧表情冷漠的冷澜凝,又瞅瞅威风凛凛的大皇子和洋洋得意的阮如云,低声议论道。

    “切,这你就不知道了,听说一个月前大皇子就是为了抓冷澜凝去的五指山脉,结果却害的咱们帝国白白损失了三万士兵,所以大皇子肯定早就对她恨之入骨了。按我说,那阮如云应该是知道自己对付不了冷澜凝,便向他通风报信。”有学生发表了自己的不同意见。

    “要说这冷澜凝还真厉害啊,二皇子南宫成因为她被人揍的半死,大皇子因为她死了三万士兵,阮如云也因为她吃了大亏。啧啧,怎么好像咱们白帝学院里发生的大事全跟她扯上关系了?”另一名学生一边啧啧称奇,一边阐述自己的想法。

    “不过她旁边那个男的是什么人、?以前好像从来没见过,难道是冷澜凝的随从?”又不同学生把注意力放在了脸色始终平静淡然的张华明身上,目光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张华明,排除了他是冷澜凝男人的猜测。

    之所以如此判断,其原因是因为冷澜凝本身拥有的‘冰冷女王’称号,从不让任何男人靠近她三尺范围之内,现在张华明所站的位子,正好就在冷澜凝三尺范围的边缘。

    “不一定,我看那男的长得也不赖,身高将近一米九,虽然算不上帅,但很耐看,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不知道是哪个女生听到了这番议论,当下开口反驳道,目光却灼灼的盯着张华明。 s1();

    张华明不仅耐看,而且他的模样和人畜无害的笑容都很容易让不知情的人对他生出亲切感,平易近人大抵说的就是这类人。

    “总不可能是她男人吧,以前都从没听说过她有男朋友,现在才过了两个月,这么就找到了?我看他也就跟我差不多,他凭什么呀。”一男生很是嫉妒的说道。

    随着南宫华的到来,这些不绝于耳的议论之声渐渐平静下来,个个都似乎感觉到四周空气突然变得有些紧张,不禁屏气凝神的看着即将上演的一场好戏。

    “大皇子?”冷澜凝瞥了眼脸色阴沉的南宫华,语气里带着几分疑惑,自己顶多是和他弟弟南宫成有私人恩怨,怎么看起来倒是他也跟自己有不共戴天之仇似得。

    张华明静静的站在一旁,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一双深邃如苍穹的双眸意味深长的望着站在冷澜凝和自己跟前的南宫华。

    自从五指山脉一事后,一个月不见,张华明明显发现南宫华已经没有了昔曰的镇定从容和临危不乱,变得有些暴躁阴鹜,骨子里的阴冷个姓也渐渐表露出来。

    张华明可以十分肯定,如果南宫云峰把南燕帝国交给他,必然会断送在他手里。

    一直悄悄跟在南宫华身后来到阐化楼并躲在人群中的赫连兵,第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冷澜凝身旁的张华明,心里猛地噗通跳了一下,双腿微微有些发软,差点忍不住就想转身夺路逃走。

    自己果然猜测的没错,这个煞星真的跟冷澜凝在一起,还好自己已经再也没有想过要去找冷澜凝报仇,否则现在自己肯定也要和南宫华一样吃不了兜着走了。赫连兵偷偷擦了一把额头上冒出的细细汗珠,心中暗自庆幸不已。他原本还想提醒一下南宫华的,但现在看来为时已晚,为了自己的生命着想,自己还是当个缩头乌龟比较好。

    “怎么?两个  月不见,连我大皇子都不认得了?”南宫华冷笑一声,冷嘲热讽道。即便冷澜凝真的忘了自己,他也绝不会忘了她的。

    “有事?”面对南宫华咄咄逼人的语气,冷澜凝心中有些不悦,秀眉轻蹙,直接开门见山的反问道。

    “哈,你居然问我有没有事?”南宫华看冷澜凝故作不知的神情,顿时怒极反笑,几乎是用咬牙切齿的声音说道,“托你的福,我这个月一直过的很好,很好。”好到了只能天天把自己关在月兰阁里,根本不敢出去抛头露面,免得听到那些议论自己的风言风语。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你让开。”冷澜凝听出南宫华话里的反意,脸色猛地一沉,冷冷的说道。心里暗想,这个南宫华是不是吃错药了,虽然南宫成是他亲弟弟,他有理由为弟弟找自己麻烦,但当时张华明也只是教训了他一顿而已,又没把他弟弟怎么样,怎么搞的他跟自己有杀父之仇似得。

    心里觉得有些冤枉和郁闷的冷澜凝恐怕想不到,当初张华明可不仅仅只是教训他一顿,而是暗中做了手脚,彻彻底底的毁了他的一生,让他从此生不如死。

    不过很显然的,南宫华绝不会是那种为了亲人而愿意跟别人拼死相搏的血姓男人,他所在意的永远只有自己的利益和尊严。

    “只怕你今天哪里也去不了了。”南宫华眼眸中闪过一抹怨毒之色,阴恻恻的说道。

    “是么?那不妨试试。”冷澜凝还未开口,始终默然不语的张华明忽然轻笑一声,云淡风轻的说道。

    “你是什么人?”南宫华此时才注意到站在冷澜凝身旁的张华明,脸色一沉,大为不悦的质问道。

    “你应该问她是我的什么人。”张华明指了指冷澜凝,对南宫华说道。

    “她是你什么人?”南宫华顺口接着问道。话一出口,他立即感觉到不对劲,愕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竟被张华明渐渐占据了主动权,心里顿时有些恼怒,望向张华明的目光里也充满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机。 s1();

    “她啊,是我女人。”张华明忽然伸手揽住冷澜凝柔软的腰肢,昂首挺胸,神情傲然的说道。

    “哗啦”

    张华明此言此行一出,顿如惊天霹雳从天而降,全场一片哗然,个个尽皆目瞪口呆的望着广场重要搂在一起的一男一女,目光呆滞,嘴巴张的大大的,那震惊的神情就像看见了不可思议的外星人一般。

    那……那个男人说什么?

    他说咱们白帝学院第一美女‘冰冷女王’冷澜凝是他的女人?!

    冷澜凝居然真的有男人了?

    所有人都用不敢置信的目光死死盯着张华明和冷澜凝,他们不相信张华明所说的话,不想相信也绝不相信。冷澜凝是什么人,那可是白帝学院的第一美女,连堂堂南燕帝国的二皇子南宫成都不屑一顾的‘冰冷女王’,这样一个清高自傲的女人怎么可能会看上他这样看起来平淡无奇的男人。

    南宫华显然也不相信张华明所说的话,目光鄙夷的扫了一眼张华明,心中暗自冷笑不已,这个家伙真是愚蠢至极,冷澜凝连我二弟都看不上,更何况是你这个凡夫俗子,想要英雄救美竟然傻到这种地步,简直无药可救。

    “是么?那又如何?”南宫华不屑的说道。

    “如何?我说你脑子秀逗了吧,既然她是我女人,那她的事就是我的事,找她麻烦就是找我麻烦。你说那又如何?亏你还是个大皇子,智商居然弱智到这种程度,要是别人不说,我都以为你是个傻逼。”张华明毫不客气的鄙夷道。

    “我不管她是你什么人,但就凭你这番话,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南宫成没料到张华明竟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羞辱自己,顿时恼羞成怒,脸色涨红,咬牙切齿的说道,“来人,把他给我带走。”

    “就凭你?我呸!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几斤几两。”张华明很没有形象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大为不屑的说道。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