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界之丹武双绝 > 第二百九十七章 恶魔之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他的死活与我无关,但他暂时还不能死。”韩薇察觉到了张华明心中的不悦之色,暗暗叹了口气,硬着头皮说道。

    “这是你的理由,与我无关。在这世上,迄今为止,我想要谁死,还鲜少有人死不了的。”张华明无视韩薇眼中传过来的恳求之色,语气十分蛮横霸道的说道。

    既然注定是敌人,那他就必须死,斩草除根,赶尽杀绝,才是他张华明一贯的行事作风。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这是我的地盘,死的应该是你才对。”伍堡主强忍着体内传来的巨大痛楚,声色俱厉的对张华明说道。

    此时他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狰狞恐怖,不断扭曲变形,可以想象他究竟承受了多大的痛苦,尤让他恐慌的是,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一点一点的流逝,他想要阻止,却发现自己根本无能为力。

    生命力的流逝,意味着死亡的逐步降临。莫大的恐惧笼罩在伍堡主的心头上,他挣扎着想要从这种恐惧中挣脱出来,却毫无办法。他感觉自己的心仿佛陷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里,不断往下沉沦堕落。

    “天有多高我不知道,地有多厚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今天绝对要死在这里。”张华明一步一步慢慢向伍堡主走去,每走一步,嘴里吐出一个掷地有声的字眼,到他话音落下时,刚好走到那伍堡主跟前。

    “不许对我们堡主无礼。”数百名士兵见状,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至少能看到自己的堡主要被人欺负了,当下不约而同的同时出声喝斥道。

    “你当真要杀他?”韩薇不死心的再次问道。

    她已开始有些熟悉张华明的姓格,这个人简直就是喜怒无常,不遵世俗礼法存在,完全只凭自己喜恶和心情行事的怪胎一个,他心情好的时候,可以和你嬉皮笑脸的耍无赖耍流氓,任你开他的玩笑他也不会生气,甚至还会跟你拌嘴。但若是一旦激起了他心中的杀念,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无法阻止他想要做的事。这大抵就是目前为止韩薇所了解到的张华明。

    “杀,为何不杀?”张华明双眸之中充斥着淡漠,声音响起犹如寒冬之月的厉风一样渗透众人的肌肤直接在脑海中响起。 s1();

    对于张华明而言,他不会去解释什么,因为他从未想得到众人的认可,更不会将自己标榜在道德的制高点,杀了便杀了,妖也好,魔也罢,他从来都不会在乎这些。

    说罢,张华明猛然一跺脚,哗!大地一颤,砰砰砰!数百名士兵和那伍堡主被弹到半空。

    张华明大踏一步,身体微微一震,一道道黑色丝气从他的脚下直冲而上,瞬间便闪烁出一股浓密的黑色光华,缠绕在他周身不断晃荡,犹若野兽狰狞咆哮,显得异常狰狞。

    漫天的惨叫声响起,由黑色丝气凝聚而成的光华瞬间将在场数百名士兵包裹,他们承受着死亡的蹂躏,皮膜死亡,一层一层的脱落,露出血肉,鲜血干涸,肉体腐烂,露出森白色的骨骼,骨骼顿时风化,化作零星光点消失……凄厉的惨叫声停止,光华消散,木孔桥上,数百名士兵已是消失的无影无踪。死了,从里到外死的干干净净,连渣都没有。

    哒哒!臧无走了两步,望着软在那里的伍堡主。

    似乎感觉到轻微的脚步声传来,软瘫在地的伍堡主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来,他不在盛气凌人,不在声色俱厉,脸色苍白之极,表情亦是狰狞之中夹杂着惶恐,目光惊恐的望着张华明:“你是恶魔,你是恶魔,你……你要做什么!”

    伍堡主不知道张华明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他更不知道这张华明为什么会拥有方才那种诡异的杀人功法,但刚才数百名士兵消失的一幕,他亲眼看见,心中的恐慌将他包裹,望着张华明向自己走来,他禁不住的后退,张华明闪身逼近,伸手扣着他的左右肩膀,双手十根手指猛然弹捏,顿时噼里啪啦的脆响声响起。

    “啊一一”

    双肩传来剧烈的疼痛让伍堡主撕声惨叫,痛苦哀嚎,旋即张华明单手扣着他的头顶,一手掐着他的脖子,左手一扣,咔嚓一声,右手又是一阵弹捏,噼啪声响起,伍堡主的哀嚎之声更加刺耳。

    痛苦之后,伍堡主赫然发现自己的双肩和已然破碎的脖子竟然……竟然又重新结合在了一起,他强忍着撕痛,狰狞盯着张华明,喝道:“你这个该死的恶魔,你不能杀我。你若杀了我,弥撒教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他们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永世不得安宁。啊……!”

    <  br />????伍堡主的话还未说完,张华明一腿甩去,咔嚓一声,伍堡主的膝盖已然破碎,噗通,跪倒在地上。

    “你不能杀我,我是弥撒教钦定的代理人,是弥撒教未来的教主,谁也不能杀我……”

    这次伍堡主的话依旧没有说完,张华明扬手一拍,掌心黑色光华闪烁,扣在伍堡主的头顶上,黑色光华缠绕着他发出噼啪声响,而伍堡主身上的衣裳顿时化作粉末,他的肌肤开始枯萎凝皱,仿若瞬间苍老了几百岁一样,枯皱的肌肤犹如老树皮,呈黑灰色无比僵硬,犹如干尸。

    “你……你……你……”伍堡主望着自已灰色僵硬的双臂四肢,浑身颢抖,恐惧降临,口中惊恐的大叫道,“你……你究竟对我做了什么!你这恶魔想做什么!不,不可以!啊……”

    张华明又是一掌拍去,伍堡主嘶声哀嚎,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皮膜之内的血肉,血开始干涸,肉开始腐化……皮膜死亡之后,血肉死亡!

    “我能不能杀你?”张华明问道。伍堡主吓的已是浑身颢抖不停,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

    啪!毫无征兆的又是一掌落下,伍堡主彻声哀嚎,皮膜、血肉皆已死亡,而这次他感觉到自己的骨头化了,是的!化了,犹如被风干了千万年一样,酥化了,连渣都不剩,失去骨骼支撑的伍堡主软在地上,似如一滩烂泥,不!此刻的他就是一潭烂泥。

    “说,我能不能杀你?”张华明声音提高了音调,继续自顾自的逼问道。

    “不……不!不……”伍堡主被深深的恐惧包裹着,恐惧占据了他的一切,当他看到张华明扬起手臂时,他再也坚持不住,嘶喊着,“我说!我说!我说!啊一一”

    “说呀,为什么不说了。”张华明双手猛地将伍堡主几近脆弱的躯体提到半空中,再重重的摔到地面上,声若洪钟的怒声问道。

    啪啪啪!肉泥砸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响起,伍堡主就像一块掺了水的橡皮泥,在张华明的蹂躏之手下变形成各种模样。 s1();

    “弥撒教代理人,是不是很了不起?”张华明扬起手臂,五指张开,扣在伍堡主的头颅上,指尖闪烁这诡异的光芒。

    这一次,张华明蹂躏的不是伍堡主的肉体,而是他的灵魂。

    “你……我的灵魂……我的灵魂……啊!!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渗透我的灵魂?”伍堡主惨绝人寰的凄厉叫声响起,响彻回荡在寂静的沧琅镇上空。

    灵魂,灵魂是天地间众灵真正的本源所在。灵魂受挫,意味着本源受挫,那种痛苦是无法言语的,是一种本源之痛。

    此时的沧琅堡城墙上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他们都是属于护卫沧琅堡安全的护卫士兵,是伍堡主的手下,但此刻看着自己的上司惨遭敌人的蹂躏,他们却一动不敢动的站在原地,双目恐惧的望着那个如同九幽地狱而来的恶魔办的张华明,心中唯有一个念头: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凶残可怕的恶魔!

    没有人知道张华明拥有生之力和死亡之力,能够在瞬间让一个人肉体的某一部分死亡,又能在一瞬间让他死亡的肉体重获新生;更没有人知道张华明拥有着这世上令人恐惧的万年凶物魂兽之母,能够在须臾之间攻击抽取他人的灵魂。

    如果要问,这世间谁是最恐怖的人,此时此刻亲眼目睹眼前一幕的观众们绝对会毫不犹豫的道出一个名字:张华明。

    恶魔之名,非他莫属。

    “不要,不要……”伍堡主这次是真的彻底绝望了,口中歇斯底里的嘶叫着。

    嗡!

    张华明一巴掌拍在伍堡主的头顶,凄惨的叫声当即停止,伍堡主犹如雕像一样僵硬的躺在那里,只是他浑身每一寸肌肤却都在诡异抽搐着。时间停止,万物静寂,整个世界仿佛瞬间定格。

    无数双眼睛目不转睛的望着木孔桥的方向,他们的眼里已经没有了任何色彩,除了来自内心深处最深的恐惧外,依旧是漫无边际的恐惧。

    杀一个人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在场众人中,谁手上没有沾染过鲜血,只要把刀子往对方脖子上一抹,亦或是将剑插入对方左胸口里,就能让对方一命呜呼。但今天,生平第一次,他们才终于发现,原来杀人也是要分境界的,而能够杀人杀到张华明这份上的,迄今为止,恐怕唯有他一人而已。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