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都市刀锋传奇 > 第435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是和什么人,“分别”总会让人的情绪高涨不起来。

  不过,天上哪有不散的云,地上哪有不灭的灯,有聚就有散,有散就有聚嘛,日子还要照样往前过,而且,要过的更好才行,不是有这么句古话嘛:每一次分别都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聚。

  但愿下一次相聚的时候,兄弟们都能过的更好。叶皓辰在心中自我安慰道,猛然回头,目光落到萧玉舒和兔枭身上,而这两个女孩也正眼巴巴的望着他,他不由得一阵挠头:唉,这日子该怎么往下过啊,我老婆这么聪明,肯定看出了我和兔枭之间不正常。

  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虽然目前并没有掀起什么大风大浪来,但是,叶皓辰总觉得,这只是暴风骤雨来临前的假象,平静的背后可能蕴藏着一次猛烈的爆发。

  不过,很快的,叶皓辰就发现自己想多了,两个女孩一点事儿没有,该吃饭吃饭,该逛街逛街,俨然一对相识多年的好姐妹,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上午逛街的时候,俩女孩还让他在后面拿着东西。

  下午去逛公园的时候,萧玉舒还很“好心”的递给他一只冰糖葫芦,看到兔枭和他说笑,这丫头也不生气。

  真的没事儿吗?哥怎么觉得,平静的有点不真实呢?

  直到晚上回到酒店,属下们已经为兔枭安排好了房间,而叶皓辰自然是和萧玉舒住在一起,一来到房间,叶皓辰抓了抓头皮,看着萧玉舒,良久之后终于说道:“那个,老婆,你要是生气的话,就说出来,打我两下,骂我两句,发泄发泄呗。”

  萧玉舒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怎么?你很喜欢我跟你生气吗?你是不是有找不痛快的瘾呢?”

  叶皓辰急忙说道:“不不不,我可没有,不过,有些事儿吧,你看是吧,那个,这个……”

  叶皓辰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往下说,只听萧玉舒又是说道:“叶皓辰,我还能拿你怎么样呢?我告诉你,我的确不开心,不高兴,可是,我又能怎样呢?我只能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咽,我想知道,你到底还有多少个女人是我不知道的。”

  说着说着,萧玉舒最终还是哭了出来。

  这才是真正的萧玉舒,也才是一个正常的女孩所应有的表现,叶皓辰自然知道,兔枭的出现,无疑对萧玉舒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因为她看得出来,他和兔枭之间的感情,早已经超越了爱情,相爱的很早,相爱的很深,这或许是任何一个女孩都会嫉妒的,偏偏她又无能为力,不能改变任何事情。

  叶皓辰十分心疼,伸手将萧玉舒抱在怀中,而萧玉舒在叶皓辰怀中挣扎着,双手攥成拳头,用力的在他的胸膛上捶打着,“叶皓辰,我恨你,我恨你!”

  叶皓辰抱着萧玉舒的身子坐到床边,良久之后,这丫头才止住了哭声,将头靠在叶皓辰的胸膛上,轻声问道:“叶皓辰,和我说说你和兔枭的故事吧。”

  叶皓辰急忙说道:“啊?那有什么好说的,还是别说了。”

  “不行,我要听我要听!”

  “好吧,我来到战枭基地不久,我们俩一块在一个偏僻的地点训练,或许是日久生情吧,你也知道,我们俩都是华夏国人,还是半个老乡,孤男寡女的,很容易生发感情……”

  “啊,我不听我不听!哼,还孤男寡女,孤男寡女就该产生男女之情吗?借口借口!”

  萧玉舒气呼呼的,双手在叶皓辰身上用力的捶打着。

  叶皓辰只好不再继续往下说,谁知,萧玉舒这丫头却又是说道:“你继续往下说啊!”

  “我晕,你不是不想听了吗?”

  “听不听是我的事儿,说不说是你的事儿,赶紧说!”

  叶皓辰不由得一阵郁闷,只好继续往下说,但是,他知道,有些女孩子吧,对于男友的前任很介意,想知道,但又不想知道,知道了又会在心里犯嘀咕,甚至会难受,最介意的自然是有没有上过床啊,甚至还会比较一些事情。

  萧玉舒恐怕也不例外。

  应付这种女孩吧,不能不说,也不能全说,不说的话,她不会相信,全说的话,她会闹会介意,甚至会直接影响感情。

  能说的部分只有一句:我们俩很单纯的,那时候还小,没想过那么多。

  这样想着,叶皓辰装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说道:“好吧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我们俩呢,虽说是日久生情,在所难免,但是吧,我们俩当时都还小,许多事情都不知道,更为重要的是,我们俩的关系可是兄弟啊,兔枭是女儿身的身份,也是个绝密,别说做出出格的事情了,就连牵手啊接吻呢都没有做过,你想啊,她可是以男人身份出现的,要是被别人发现了,会说成什么样啊。”

  萧玉舒抿唇一笑,自然会深信不疑,的确是有理有据,不得不信,口中却是说道:“骗子!你肯定是骗我的,你们俩肯定什么事情都发生了。”

  叶皓辰故意装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说道:“你怎么就是不相信我呢,不许你质疑我们兄弟俩的感情。”

  萧玉舒翻翻白眼,“切,好啦好啦,我相信你行了吧?我洗澡去啦,不许跟进来!”

  萧玉舒说着,便走进了浴室。

  嗯?不许跟进来?我没说要跟进去啊?这是在暗示我吗?

  叶皓辰心中骚骚的想到,竟然跟了进去。

  晚上的时候,自然是抱着萧玉舒这妞一起睡,这丫头心累,身也累,早早的就睡着了,而叶皓辰却是没有困意,他走出房间,来到了酒店顶层,却是不料,兔枭也在那里。

  或许,这就是他们两个的心有灵犀吧,有些事情也是该好好的说一说了。

  这也是自从组织解散以后,大半年的时间以来,二人第一次单独见面,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虽然有千言万语,但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良久之后,还是兔枭首先打破了沉默,扔过来一瓶啤酒,“给你,喝酒可以壮胆,有什么话,喝完酒之后再说吧。”

  龙枭叶皓辰呵呵一笑,接过那瓶啤酒,咕咚咕咚喝了下去,随手将酒瓶子扔到了地上,大踏步的走向了兔枭,抱住她的头,猛烈的吻了过去,而兔枭似乎早有预料,也立即迎接上来。

  对嘛,说什么说啊,说的再多又有什么用啊,他们俩感情早就已经超越了生死,心有灵犀,早就达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界,彼此都知道,分开是不可能的,如果叶皓辰劝说兔枭离开他,去找别的好男人吧,反而就显得太虚伪了,也根本没有用的。

  良久之后,龙枭叶皓辰抱着兔枭,坐在天台之上,望着繁星点点的天空,说说笑笑,说的最多的就是他们曾经共同经历的那些事情。

  叶皓辰还告诉了兔枭,他是如何哄骗萧玉舒那丫头的,说他们俩压根连手都没有牵过。

  兔枭一边笑,一边在叶皓辰身上捶打着,“你们男人呢,果然是最会撒谎的动物,没有一个好东西,哼,看我明天怎么在玉舒面前揭穿你。”

  “哎哎哎,别介啊,我好不容易才哄好的。”叶皓辰急忙说道。

  随后,兔枭又是认真的说道:“原来的时候,我觉得我对不起的人只有鼠枭一个人,现在,又多了一个萧玉舒,玉舒是个好女孩,我虽然不忍心伤害她,但我也做不到退出,我知道,我这种女人真的很贱,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爱的是你。”

  听到这话,叶皓辰的身子不由得一颤,心头也是一阵触动,不过,他感到疑惑的是,这事儿跟鼠枭又有什么关系呢?他急忙问道:“对了,你说的鼠枭,是怎么回事呢?”

  兔枭觉得,有些事情也该让龙枭叶皓辰知道了,她随即便含泪说出了真相。

  龙枭叶皓辰听后又是大惊,难以置信的看着兔枭,他突然想到了好像之前听鼠枭多次说过,他有暗恋的女孩,就是他的邻家姐姐,却没有想到,那个邻家姐姐就是兔枭。

  “命运,真他么的能捉弄人!”叶皓辰狠狠的骂道,他终于了解了鼠枭放着万贯家财不要,也要立即远走他乡了,原来,是因为情伤。

  虽然此刻知道了鼠枭兄弟的心思,但是,他又能做什么呢?

  龙枭叶皓辰又拿过两瓶啤酒,和兔枭一人一瓶,碰了一下,对着天空说道:“来,敬鼠枭!”

  兔枭则是说道:“敬可恶的命运!”

  二人都是一饮而尽。

  随后,二人又一起聊天,聊着聊着,叶皓辰聊起了牛枭,告诉兔枭说,他怀疑牛枭也在江州,也说出怀疑依据。

  “那太好了,回到江州之后,我们兄弟又可以见面了。”兔枭笑着说道。

  然而,龙枭叶皓辰知道,这事儿似乎没那么简单,牛枭要是想现身的话,恐怕早就出现了。

  不过,龙枭说错了,牛枭不在江州,也在江都。

  牛枭上一次被蒙面萧国兴打伤,一连几天没有活动,他知道,再去郑家宅院也没有大用了,只好来到江都,他要干一件大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