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真不是凶兽 > 热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女人脸色胀成猪肝色,这个年纪的女人,知性优雅的特别温柔,但是不讲道理的又格外泼皮,女人显然是后者,她一跺脚,扯开嗓子嚎叫:“你这个有娘生没娘养的多事玩意儿,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仗着有钱了不……”

  她话没说完,手术室里的医生蹙眉走了出来,对她大声呵斥道:“在医院里吵什么吵?!没看到孕妇在手术?!要吵出去吵!”

  这医生个子很高,加上身材强壮,他一出声女人被吓了一跳,立刻闭上嘴巴。

  医生瞪了她一眼,转身进了手术室。

  周围看热闹的人看不下去了,都在窃窃私语,说是窃窃私语,其实声音正好能让女人听个正着。

  “我家女儿要是有这种婆婆,啧啧,说什么都要离婚。”

  “这种婆婆和男人都能找媳妇……也是老天开眼了,你说这品行吧,要是有钱能找到媳妇也还说,关键我看这家人抠抠搜搜的……不仅没钱,估计还挺穷吧?”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人都有。”

  “我刚刚用手机录下来了,反正我今天没啥事,我就做回恶人,等孕妇生过孩子把这视频播给她看看。”

  “我也录下来了,等会就传微博。”

  “这个小伙子挺帅。”一群大妈嘀嘀咕咕的看着唐朝,“我女儿还没男朋友呢……”

  另一个大妈:“尤其拿卡的时候……哎呀我要是再年轻个三十岁我就去要联系方式了。”

  唐朝走到手术室旁边的休息椅上坐下,他刚刚听到女人那句有娘生没娘养的这句话,第一反应不是去世的父母,而是心里理所当然的生出一种:我的确没父母的想法。

  这种想法莫名其妙,凭空而来,但又好像一直以来都深深地烙印在灵魂深处。

  想了一会儿没想通自己怎么冒出这种想法的唐朝往椅子上一靠,反正今天也没什么事,索性在外面等着手术消息。

  没一会儿,男人交完费走了过来,他默不作声的把卡给唐朝,然后离唐朝远远的。

  他自己心里也纳闷,明明是一个看起来挺无害甚至可以说温和好说话的年轻人,为什么会让自己两股颤颤,连强硬话都不敢说出口。

  两个小时后,看热闹的人走了一大半,但也有一小部分的,还在等着。

  新生命的降临本就让人心怀期待,就算过程不算完美,但在婴儿啼哭声音响起的一瞬间,所有人脸上都浮上笑容。

  没过一会儿,刚刚那个护士推着产妇走出手术室,她也是个记仇的,完全无视男人和他妈,对唐朝笑着说:“母子平安,真是多谢你了。”

  医生跟在后面走出来,他摘下口罩,带着笑意看着唐朝,语气有些庆幸:“还好刚刚缴费的及时,产妇难产情况下还强行顺产,很有可能一尸两命。”

  说到这,他又笑着摇头:“好了,我就不多说了。”顿了顿,他说了最后一句,“好人是有好报的。”

  唐朝听到母子平安,心里松了口气。

  婴儿被推到其他地方,男人和他妈跟着婴儿小跑,看都没看孕妇一眼。

  刚刚听到护士说母子的时候,俩人脸上差点笑出褶子,男人他妈喃喃自语:“是孙子,我有大孙子了,还好不是不争气的孙女。”

  这一幕把还在看热闹的人恶心得不行。

  护士正要把产妇推到病房,在床上闭着眼睛的产妇微弱的掀了掀眼皮,勉强的看着唐朝的位置,她张了张嘴,但在麻药的作用下,她说不出话。

  有眼泪顺着她眼角流下,她努力看向唐朝,像是要把他的模样永远记在心里。

  唐朝心里一动,俯下身轻声说:“你先好好休息,我暂时不走,等你醒来。”

  他侧身,露出后面的一大堆等到现在的人,“还有好多人在等你,大家都有话要跟你说呢。”

  女人微弱的闭上眼睛,嘴角微微扬起。

  唐朝这一等,直接又等了两小时,这两个小时的时间,也有不少人在外面闲聊等着产妇醒过来,要是让他们说,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等着。

  但就是想跟这个刚生产完的妈妈说几句话,给她几句鼓励,给点力所能及的帮助。

  几个小时的时间让大家都熟悉起来,这些人还建了一个微信群,大家都在里面。

  一个大妈捅了下唐朝的胳膊,对他挤眉弄眼:“小伙子有女朋友吗?”

  唐朝无奈:“我才刚大学,女朋友的事不急。”

  在大家快速熟悉起来后,这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有三个大妈问了同样的话。

  这时候,病房里的产妇醒了,刚生过孩子的她还很虚弱,但是已经能说话了。

  大家没一拥而上的走进病房,而是两个两个的进去看望。

  首先进去的是唐朝,“身体有不舒服的地方吗?”

  他说的话只是一句再普通不过的关心,却让产妇一瞬间红了眼眶。

  在孩子生下来后,该问这句话的人却一直迟迟没有露面。

  “我还好。”产妇看起来很虚弱,五官普通,但是皮肤很白,她笑了下,“我叫王洁,刚刚多谢你了,能留个联系方式吗?等我出了月子工作后会把钱打给你的。”

  唐朝愣了下,这才刚生过就考虑找工作吗?

  他坐在床头边的凳子上,斟酌着说道:“钱的事不急,你也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先不要急着找工作。”

  顿了下,他又说道:“如果有需要,可以打电话给我。”

  王洁小声说:“我想离婚。”

  跟唐朝一起进来当背景板的大妈赞同:“离婚好啊,跟这种家庭住在一起还不如离了。”

  “妹子,你可别怪婶说话难听,”大妈东北腔,快人快语,“以往我都是劝和不劝分的,但是你这情况不同,连在你生产时候都能这样对待你,你说你这男人是不是太冷漠自私了?现在网上流行的那个词叫啥?哦丧偶式家庭!妹子你要是不离婚,以后等着你的就是这样的家庭,而且你这还有一个不讲道理难缠的婆婆!”

  王洁抿唇:“我打算离婚。”她微微垂眸,“但是得等等,我现在没有经济能力……”

  “不就是钱的事儿!”大妈跟机关枪一样说道,“我们刚刚建了个群,一人给你凑一点就够你打官司了!”

  唐朝在一边接话:“我可以帮你介绍工作。”

  虽然他还没踏上社会,但是他有一个能干的哥哥!

  王洁眨了眨眼睛,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出来。

  在唐朝和大妈走出来后,进来另外两个人,是一对年轻女人和男人,看起来是夫妻的样子。

  唐朝听到里面传来说话声。

  女人:“打官司离婚?我就是律师,可以免费帮你打这场官司。”

  男人的手搭在女人肩上,对王洁笑道:“你这官司十拿九稳。”

  俩人出来后,对唐朝友善的笑了笑,互相留了联系方式,穿着职业装的女人很俏皮的对唐朝眨了下眼睛,“我有个妹妹……”

  男人一把揉乱她头发,“瞎介绍什么呢,你妹妹要比他大十岁啦!”

  唐朝噗嗤一声笑出来。

  这时又有两个女人走了进去,女人年纪看起来有四五十岁,身上珠光宝气的,一看就很有钱。

  进入病房,女人们先是询问了一下王洁的身体情况,其中一个女人轻声细语的说:“我们是开月子中心的,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先去我们那里住,你放心,不要钱。对了,如果你想找工作,等你身体恢复好了也可以在我们那里工作。”

  另一个女人接着说:“毕竟你在我们那里坐月子的话会很快熟悉流程,学起来很好上手的,更何况你才生过孩子,住进来的产妇们都会很信任你,也和你有更多的共同话题。”

  “总而言之,我觉得咱们这很适合你。”

  “官司就交给聂小姐和她丈夫处理,我们月子中心能保证在你坐月子期间,绝对不会让不相干的人进来。”

  唐朝听到里面传来王洁的哭泣声,她说了一连声重叠的谢谢,俩人怕王洁情绪太过激动,又连忙轻声安慰起来。

  房外的人都在各自说着话打着电话,明明跟王洁毫无关系,却都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芸芸众生,互不相识,但又充满千丝万缕的联系。

  温馨到连看惯生死的医生和护士都不禁温柔了眉眼。

  唐朝站在病房门口,莫名笑了起来,他伸了个懒腰,电话在这时候响起,唐朝随手接通:“哥?”

  电话那边传出炒菜的声音,唐缪的声音淡淡的,“我看到你在医院,身体不舒服?”

  唐朝有点惊讶:“你怎么知道我在医院,没有不舒服,就是最近吃太多了,来医院检查一下肠胃,你在家炒菜嘛?等我,我马上就到家了。”

  “你上微博热门了。”唐缪关上抽烟机和燃气灶,将菜盛出来,“路上慢点。”

  唐朝咦了一声,挂断电话打开微博。

  热门中有一条#丈夫不愿意剖腹产#的话题后面跟着一个沸字。

  唐朝点进来一看,是一个视频,视频里清楚的记录了男人和婆婆那副嘴脸,以及唐朝拿出卡让男人去交钱和最后不客气的那句滚字。

  这条微博下面的转发量和评论到一个恐怖的数字。

  距离发布不过短短几个小时,但是转发量已经有二十万,评论更是多到夸张,足足有六十万。

  热门评论字中带血,让人酣然泪下:“前段时间也是听同事说,我们这人民医院也是一个产妇,医生建议剖腹产,公公婆婆死活不同意,公公还说“生孩子不跟母鸡下蛋一样吗,剖什么剖,浪费钱”,产妇大出血要送血袋进去,结果家属把医生拦住不给进产妇,还把血袋扔地上,产妇就只有妈妈在,干不过婆家,最后一尸两命。注[1]”

  “天哪,我家这边也有过相似事情,孕妇在生孩子难产的时候,婆婆为了省那点钱,说能抗多久就抗多久,实在不行,保孙子,大人无所谓。”

  一连几个热门都让人不忍细看,到第四条的时候,总算轻松点了。

  “人间自有真情在,还好有好心人给钱救了孕妇一命,感恩!”

  “就我一个觉得拿卡让那老女人滚的小哥哥特别帅吗?”

  “我也觉得,帅!尤其是让那个恶女人滚的瞬间!”

  “第一次觉得骂人也很帅很正义……”

  “求一波这个小哥哥的微博!”

  “卧槽我记得这个小哥哥,这不就是上次因为公交车恶霸老人上热门的小哥哥吗?我记得他上次说他就是有钱……原来是真的啊!不过他没开通微博,上次我们就找过了!”

  “那就顺便再安利一下这个小哥哥吧,小哥哥是个美食主播!推荐的东西都!爆!好!吃!大家冲鸭鸭鸭!!”

  这条微博的回复中竟然还吵了起来。

  “朝朝冲鸭!!”

  “我觉得他叫糖糖比较好听!”

  “朝朝头顶青天!朝朝好听!”

  “糖糖甜到爆炸!就是糖糖!”

  “……”唐朝关上微博,怎么有一种自己好像火了的错觉。

  刚把手机揣进兜里,铃声就响了起来。

  “喂。”唐朝接起电话。

  黄一天幽幽地说:“糖糖你火了。”

  “……”唐朝被恶的差点把手机扔了。

  “好好说话!”

  黄一天语气正经起来,“刚刚那个微博视频我看了,你真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

  “……”唐朝吐槽不能,“你能不能正常点儿?我就给了剖腹产的钱,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你没注意视频里角落里有道影子吗?”黄一天沉吟了一下,“你再去看一遍,那是来勾魂的阴差。”

  唐朝一惊,离开拿出手机重新看了一遍视频。

  果然像黄一天说的那样,在视频角落里有一道隐藏在看热闹人里黑色的半透明影子,他手上拿着血迹斑斑的钩子,头伸着盯着手术室里,又不时随着周围人大骂男人不是个东西的时候重重点头。

  唐朝看到黑影手上的钩子好几次蠢蠢欲动,想往男人和他妈的方向勾去。

  直到护士出门说母子正常,黑影才拖着钩子离开。

  离开的时候还冲着唐朝在的位置竖了一个大拇指。

  唐朝:“……”

  莫名觉得这个阴差有点搞笑是怎么回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