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一世狂兵 > 第043章:很“识相”的叶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客户经理不敢说话,那张总连连称是,说到礼物又想起来了,买这里的别墅,公司是会赠予一份厚礼的,当下张总就把那礼物拿了出来。

  同样是一枚钻戒,不过比之前林宛溪买那个楼盘一次性付款送的钻戒可好多了,钻石大了许多,价值最起码是它的十几倍。

  “薄礼一份,叶先生你千万别嫌寒酸,就当送给夫人当个小饰品戴戴了。”张总对叶缺道。

  叶缺道:“这么贵重的礼物我老婆怕是戴不起吧,毕竟她买套房都要按揭。”

  “呃!”

  张总愕然,客户经理这时候倒是hold不住了,忐忑终于在这时候爆发,苦着脸面对叶缺。

  “对不起!叶先生!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客户经理吓得不轻,得罪了这样的大牌客户,后果是什么她是清楚的。

  尤其是她上司现在就在这儿,今天她这个客户经理也算是当到头了,除了认错求情,还能有什么办法?

  “泰山不在你面前!”叶缺冷声道。

  做了两年多上门女婿,两年多的冷言冷语早已经让他学会了隐忍,别人对他怎么冷嘲热讽他无所谓,然而她之前冷讽的对象是林宛溪。

  “这件事情必须严肃处理,你必须亲自上门向叶先生的夫人道歉,否则你就给我滚蛋!”张总当然看出苗头了,当即对客户经理呵斥道。

  “是!是!”

  “算了!你的道歉不值一文,就像这破玩意儿一样,根本不配被她接受!”叶缺道,说着示意了那枚作为礼物的钻戒,然后伸手连戒指带首饰盒一起丢出了窗外。

  “好了张总,这件事就算了,你也不用为难她了!”叶缺对张总道。

  张总赔笑,立即训斥了客户经理:“还不赶紧谢谢人家叶先生宽宏大量!”

  “谢叶先生!”那客户经理差点要哭出来。

  走出了别墅,叶缺这才注意到别墅院门上的门楣。

  原来雨泽山庄这里的别墅很多都有个别出心裁的名字,这也别有一份情趣,这座别墅的门楣上空空如也,还没有名字。

  “叶先生,您想取个什么样的名字?我马上让人给您把字做上去。”张总对叶缺道。

  叶缺想了几分钟,一个名字脱口而出。

  “溪悦居!”

  ……

  林宛溪在家里洗完了澡,换上睡衣然后坐在卧室的小写字台前,继续准备工作。

  现在林宛溪是三林的副总,工作自然忙碌了很多。而且林少洋和林雨涵这些人对她虎视眈眈的,还得防着他们背后使坏,所以林宛溪工作必须用心,一点儿差错都不能出,免得授人以柄。

  自从当了这个副总,每天上班时间都不够用,回来加班也成了家常便饭。林宛溪很认真,毕竟现在公司的命脉有很大一部分就握在她的手里。

  林宛溪和林少洋那些人绝对不一样,那些人只会为自己谋利益,为了自己的利益连家族公司的利益都可以置之不顾。

  而林宛溪是有极强家族使命感的,她现在考虑的也不是自己怎么样,而是如何把三林制药做大做强。

  沈月兰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林宛溪一身睡衣体态婀娜地走进卧室,她心里又有点不是滋味儿。

  尤其是想到白天在售楼处受辱的事情,这越想就越觉得憋屈。

  自己这如花似玉的女儿,如此鲜嫩的一朵鲜花,怎么就插到叶缺那堆牛粪上了,沈月兰心里一直可都是不甘的。

  想着起身去厨房切了点水果,然后去敲开了林宛溪的房门。

  “谢谢!”林宛溪莞尔接过。

  “宛溪啊,妈有件事情得跟你好好商量下。”沈月兰也进了房间,然后把房门给关上了。

  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的林国华看到了这一幕,只能是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什么事啊妈?我现在在加班!”林宛溪对沈月兰道。

  意思是长话短说,并且如果是一些无聊的事情的话,可以不用说了,影响她心情,她就知道老妈搞不好又是为今天在售楼处的事情。

  “宛溪,妈是正经跟你说一件事情,你别不当个事儿!”沈月兰正色对林宛溪道。

  “我觉得你是不是该抽个空见一下那个老板,请他一起吃顿饭什么的。”

  “哪个老板?”林宛溪微微蹙眉。

  “你还跟我装傻,哪个老板你不知道吗?你这么大一笔生意哪儿来的?你的法拉利谁送的?”沈月兰无语道。

  “妈!你怎么又来了?”

  沈月兰道:“你这叫什么话?人家可是咱家公司的大恩人啊,更是咱们家的大恩人,要不是人家及时出手,咱家能像现在这样吗?这都多长时间了,咱们家人一点表示都没有,你说这能说得过去吗?”

  “人家会怎么想,指定以为自己帮了白眼狼呢!笑话我们这家人一点人情世故都不懂!”

  “怎么会!”林宛溪应付道。

  然而转念一想,她又不能不觉得老妈说的话的确很有道理。

  不管那个水木集团老板是出于什么目的帮助她家的,但是在危难之中帮助了她家这是事实,他们家的确该有所表示。

  更何况,对于这个神秘的幕后老板,林宛溪又怎会不想搞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人。

  林宛溪知道这个老板对她有爱慕之心,所以也刻意地对他保持着距离,她也觉得自己有必要当面把一些事情说清楚。

  “好吧!哪天我安排一下。”林宛溪道。

  “行了,你就别哪天了,这事情赶早不赶晚,赶紧办了最好。我和你爸明天就订一桌酒席,你把人家给约出来,我们全家人一起吃个饭。”沈月兰见林宛溪答应了,当即高兴地道。

  “对了!你说这场合我和你爸去也不一定合适,要不你们俩儿先见面聊聊,我和你爸下次再和他见见?”

  林宛溪知道老妈什么心思,当下有些无奈苦笑了一声。

  沈月兰当即就出门让林国华订餐厅,特意要他订档次很高的西餐厅,环境很好的大包那种。

  “这是请什么人吃饭啊,这么破费!”林国华道,和沈月兰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可从来没见这婆娘这么破费过。

  就因为女儿现在混得好点儿了,所以膨胀成了这样?

  “你懂什么啊,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哪儿来的那么多废话!”沈月兰当即数落他道。

  林宛溪走出了卧室对他们道:“好了,你们先别着急订餐厅,我都不一定能把人家约出来呢!”

  老妈的急性子让林宛溪无语,毕竟她心里很清楚老妈是因为什么而这么急性子。

  “你出面约人家,人家还能不给面子吗?我先把餐厅订了,明天你约指定行。”沈月兰眉尖一挑很肯定地道。

  就在这时候,叶缺从外面回来了。

  看到叶缺,沈月兰的脸又是耷拉了下来,也没再多看他,就当他不存在一样。

  “就这么说定了宛溪,这件事情你可得上心啊!”沈月兰对林宛溪道。

  叶缺看了下林宛溪,林宛溪道:“明天我们全家邀请一下那位水木集团的老板吃个饭,你要有时间的话就过来。”

  “啊?这样啊?”

  叶缺干笑了一声,他也是没思想准备,谁想到林宛溪忽然请自己吃饭呢,一时间他的确有点猝不及防。

  林宛溪是不知道,那个水木集团的神秘老板这时候就站在她的面前。

  “你要是没时间就算了,一个大男人的还是工作要紧,宛溪现在还有房子贷款呢,一个大男人还真好意思让老婆又养家又还房贷啊!”沈月兰又道。

  这种场面,沈月兰当然是不乐意让叶缺去了,到时候他们自己都会想办法回避呢,给林宛溪和那人制造个二人世界才好。

  “那你们去吧!代我谢谢人家!”叶缺作很知趣的样子道。

  “哼!这次算你识相!”沈月兰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