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快穿)反派看我的眼神总是不对 > “正派”魔王养成记2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沈悦灵一脸黑线地咬字咬了好几遍,才堪堪将“辟谷”两个字给表达了清楚。

  她抬手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汗,斜眼睨了睨对面脸色由震惊转为羞赧,最后停在误解她之后的尴尬的幽淮一眼。

  无语地抿了抿唇,她继续往下说,出口的话都有些有气无力:“干粮也不多了,咱总不能在这里等死,反正玄灵诀修炼到二重以上就可以试着辟谷,这里情况未明,口腹之欲就先放下罢。”

  说完,她手腕一抬,掌心向上轻轻落在盘膝坐下的膝盖上,缓缓闭上眼睛:“跟我口诀开始……”

  -

  洞内只有夜明珠朦胧的光照射着,幽淮睁开眼睛时,也不知时间究竟过去了多久,但依着他的感觉,应该最少一日有余。

  可身体非但没感觉到饿,只感觉一阵轻盈,连带着先前疲惫不堪的状况都缓解了七七八八。

  他面上一喜,抬头就朝对面沈悦灵的方向看去,刚好对上了女孩笑盈盈的目光:“怎么样,不错吧?”

  见幽淮点头,沈悦灵昂了昂下巴,打算酷且高冷地从地上一跃而起。

  但还没站直,右脚不知什么时候踩到裙摆,人忽地朝前扑去!

  幽淮见那道身子扑过来,想也没想地打算抬手去接,然而……

  一道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咔——咔咔——”

  -

  一切归于宁静之后,沈悦灵将手边先前掉下来时跟着簌簌落下的泥土里半埋着的夜明珠抠出来吹了吹,而后揉了揉先前落地时撞得有些犯疼的手臂,头也不回地对一步之外的幽淮开口:“有没有受伤?先看看这儿安不安全。”

  反正……掉坑里什么的,掉着掉着……也就习惯了。

  所幸他们这次掉下来的高度不算太高,两人除了有些疼,倒不至于受什么伤。

  幽淮认真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跟先前一般前后左右皆是土壤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便收回视线对着她摇了摇头:“我没事。”

  “嗯。”沈悦灵应了一声,站起身一寸一寸地开始检查这个坑,检查到一半她突然转头看向幽淮,目光灼灼似有星光:“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幽淮:!!!

  看着她的眼神,直觉有什么不好的提议要被提上日程。

  果然,几息之后,两人跺开了脚下的地面,然后就着下坠的力道一路砸开了无数阻碍,如过山车一般沿着蜿蜒而过好似扭动的蚯蚓一般的地道,速度越来越快地滑行了一刻钟有余,最后……掉进了不知名的水域里。

  两人条件反射地扑腾了半天,才发现所处的好像是个温泉池,池子也不大,没有什么奇怪的漩涡,比之之前的河流要安全得多。

  气喘吁吁上了岸,幽淮刚想避嫌地转身两人各自换衣,低头却发现自己衣衫已经干了?

  显然沈悦灵也发现了不对劲,自己前一刻还湿漉漉沾着泥土脏兮兮的衣服,怎么一转眼就干净了?

  “这是个什么神奇的地方?”

  她抬头视线扫视了一圈,眼底的诧异更明显了。

  这里视野较之先前开阔了不知多少倍,虽然上下左右都是岩石,但中间的空间建一座宫殿也是绰绰有余的。

  正中是先前他们掉落的温泉池,此刻正氤氲地冒着热气,衬得这里宛若仙境一般。

  先前他们掉下时的那个洞口就在两人头顶不远处,洞口的下方还有一处方形的洞,想来应该是……出口?

  这里四处都是岩石,就好像是一座山从底部在中间挖了一个洞,阳光根本就照不进来,然而此刻光线却……

  沈悦灵有些疑惑地再次看向洞顶,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这谁呀这么败家???

  温泉正上方的那块石壁上,镶满了婴儿拳头大小的夜明珠,密密麻麻的简直要闪瞎一众穷人的狗眼。

  “灵姐姐,快过来这里!”幽淮突然出声。

  她收回视线快走两步来到他身旁站定,“怎么了?”

  “你看!”

  沈悦灵顺着他的手看去,便见石壁上刻着一排排整齐的字,字迹工整,排列有序,可惜……

  这啥玩意儿啊她不认识啊喂!!!

  “咳咳,”沈悦灵表面镇定,实则内心慌得一比,“我坐下歇会儿,你给我念念?”

  幽淮不疑有他,点了点头后便将视线再次转向了石壁:“这……应该是修仙界的字体,我儿时随桑槐长老学了一些。”

  “嗯,不错!”

  见她夸自己,幽淮更是认为沈悦灵这是要考自己,看向石壁的目光更专注了。

  他认真将上面的字看完,垂眸想了想再次开口:“我只勉强能表述一下上面的意思。”

  沈悦灵:那就说吧!

  “文盲”表示不敢有发言权,嘤嘤嘤~

  “上面说这处是修仙界一位上仙受人胁迫后误入秘境时的落脚之地,里面灵气较之秘境外浓郁十倍有余,若是有缘人能躲过护洞猛虎的攻击入得内来,在此修炼可保功力大增,且他在这洞内设下了结界,待修炼到能打败那猛虎,便可自行离开。”

  这是沈悦灵自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听到除了魔族以外的另一个存在,“这位上仙可有留下姓名?”

  “好像……是叫……楮……渊上仙?”

  幽淮说得不甚确定,沈悦灵也没在意,她感受了一下空气中的灵力,发现确实很浓郁,而且上面提到的结界,也确实笼罩着这个岩洞。

  先前她只以为是温泉的热气使得这里看着像是仙境,如今看来,热气倒是其次,白蒙蒙的雾气里更多的其实是灵气——修炼玄灵诀特别适合的灵气。

  于是两人四处打量了一番,发现确实没什么潜在危险,一合计,准备开始修炼玄灵诀。

  -

  沈悦灵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梦里的原身收下了幽浩的淬体丹,如幽浩所愿地推他坐上了魔族帝君的宝座,可没过多久,原身就被巫医发现因误食丹药死在寝殿。

  而后画面一转,桑槐长老为救幽淮而死,幽淮悲痛欲绝在黑化的边沿徘徊时,他的母亲,一个温婉且眉目如画的女人突然出现,安抚了这个躁动的少年。

  可没想到的是,这女人没过几日也死在了自己的寝殿,幽淮悲痛之余,意外发现了她藏在床铺底下的血书,血书矛头直指幽浩。

  幽浩怕担上弑亲的罪名,索性残忍地将幽淮的二重魔功废了个干净,将已成废人毫无威胁的幽淮拘在东陵殿内不得出来半步。

  自此,偶然间得到一个厉害的功力传承的幽淮彻底黑化,开启了“复仇”的暗黑模式。

  而那时的幽浩,正听从金吾这个狗头军师的计策,将不服自己的朝臣一个一个编造一些莫须有的罪名问斩的问斩,发配的发配,一时疏忽了对这个弟弟的看管。

  后来的事情便是两方大战,魔族动乱不安,这个世界也差点崩溃……

  自梦魇中醒来后,她发了小半刻钟的呆,才反应过来先前梦到的,或许就是这个世界原本的发展轨迹。

  先前两方战斗后魔族寸草不生、尸横遍野的景象似乎还历历在目,沈悦灵身子忍不住抖了抖,随后发现……

  咦?

  咦咦咦???

  她的玄灵诀居然炼成了?!

  低头看着自己的掌心,沈悦灵有些不敢相信地眨了眨眼,而后慢慢转头看向一侧:浅浅雾气中,少年微闭着双眸盘腿而坐,双手掌心朝上置于双膝,面色沉静安然,依然入定修炼着。

  她微微松了口气,决定起身活动活动有些僵硬的身子,可是刚站起来捏了捏手臂,余光就扫到不远处水池边沿有什么在蠕动。

  沈悦灵:Σ( ° △°|||)

  不用这样吓人吧???

  -

  雾气缭绕中,幽淮闭着眼睛静静打坐,身子一动都未动。

  突然,岩洞内的灵力忽然躁动起来,他眉心一道金光一闪,雾气包裹着的灵力似是有生命般抖了抖,接着争先恐后般朝着少年的眉心涌去。

  少年整个身子被漫天的雾气团团围住,越来越透明,直到……毫无预兆地消失在了原地!

  打坐的少年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了双眼,入目的是绵延的草地和一片虚空,而身子此刻却完全不需要他的指引自行吸收着灵力开始修炼玄灵诀。

  幽淮垂眸想了想,意识到自己现在可能是被吸入了某个大能留在这岩洞内的芥子空间里,空间内被人布了阵,所处之人可以不用入定身子也能自行修炼。

  但是,这芥子空间内的时间好像有些不对劲……

  他才站起身没多久,脚边这片虚空中唯一的一棵小树苗,此刻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疯狂涨着,而他的身体,不知是不是错觉,好像也……长高了一些?

  在他的认知里约莫一日时间便经历了春夏秋冬整个季节,再亲眼见证自己身量拔高和原来的那棵小树苗涨到自己齐腰高,幽淮终于意识到这里的时间流逝与外界相比,应该是……外界一日,此处一年?

  且这处好像是专为修仙之人准备的,以他如今的魔族之体,除非功力修炼到一定程度,否则根本无法冲破阵法出去。

  既如此,想着沈悦灵应该也还在修炼,他便也静下心来开始吸收灵力修炼玄灵诀。

  在小树苗长成一棵能遮蔽风雨的大树,按着芥子空间里的时间幽淮在里面待了足足六年后的某一日,正闭目打坐的幽淮忽地听到元神传来“叮——”的一声响,自进入这里便永远寂静一片的耳畔,突然传来了一些细微的声响。

  他眉心微皱,缓缓睁开双眸侧耳朝先前声源的方向听了听:一片安静。

  是幻觉?

  他自嘲地笑了笑,刚想闭上双眼重新修炼以期快点冲破阵法出去见沈悦灵,却听到那道声音又不甚清晰地传了过来。

  就在他有些呆愣的片刻,那道声音越来越清晰地传入了自己耳中。

  “不要跟着我啊啊啊!”

  “要不是怕弄出声响打扰幽淮修炼,你以为我不敢宰了你……你吗?”

  “我……我跟你说你别过来啊啊啊!”

  “再……再过来我真的不……不客气了……啊!”

  “你……你躲躲藏藏的算……算什么本事?有……有本事咱俩堂堂正正地打一架……一架啊!”

  幽淮:“……”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