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才医婿 > 第十二章:再次被抓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针,还是跟着先生所教之时扎的,这一针是先生交给他的学生第一针,其中奥妙非凡,只可惜先生跟他们说,这一针他们最好不好扎,不是怕扎不好,只是若是病人病重之时,这一套针法扎出去,本来病人还有得救,针法扎完,人就死了。

  扎针之人自然是感觉得到最后一针从他的眸子里面落到李隆远脊椎末,也是那一针下去之后,李隆远老爷子全身一抖,随后开始突出一口黑血。

  在张和的眼神之下,孟高达茫然了几次又几次,最后才瞪大眼睛,一副‘噢’的模样。

  “还是我这位学生临危不乱,竟然把我跟他说的还记在心里。不过若是先生在场施手的话,那比我久更加的完美了。”

  孟高达爽朗的说道。

  众人不屑,不过看着张和模样,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孟高达。

  张和何德何能?

  唐家女婿张和是一个人尽皆知如同废人般的人,没有过人的学识,也没有足够的经商头脑,也没有交际能人,这样的人在他们这群人眼里,如同废人。

  救护车的声音从远方而来,再次消失在人堆里面的张和,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孟高达成为了全场呼声最高的人,至于司徒苟,被众人唾弃,说他学术造假,恐怕名声是臭了。

  “这孟教授牛啊。”李之也是振奋的喊道。

  “那可不,只可惜是个搞学术的。”向谦也是说道。

  汤处默闻言却不说话,刚才张和背诵那套针法的口诀,是不是太过熟络了?

  这人他也听闻的不少,什么三年来一直在外面旅游,要不是唐茎宁需要他输血,恐怕三年来都不会出现吧。

  经此一闹,这生日宴会的气氛变得诡异了起来,不过显然唐宏脸上神色好了很多。

  楼上的唐茎宁没有出来。

  司徒苟完全没有脸面在这边待着。

  一切恢复如常,只是出了两个名声大作的。

  孟高达与孟高达的先生。

  夜色。

  热闹的寿宴结束,唐宏去了二楼,惹得唐家一众小辈以及中年一辈人不爽,不过好在他们也是知道,唐茎宁众人在天资卓绝,可惜没有一副好的身体,与他们争抢起来,有一个天然的掣肘。

  “今天的事情,若不是孟教授出手,你该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唐宏提及上午的事情之时,脸上还是有些后怕,李家这头巨鳄,若是真有丁点儿事情发生在他们家身上,那滔天的怒火下来,可不是他们唐家承受得住的。

  “此事颇为麻烦,难以解决。”唐茎宁沉默了些许时间,给出了一个答案。

  她想了很多解决办法,但是她始终绕不过张和这条线。

  因为张和能够解决,所以她觉得自己想的法子,都不算最好的法子。

  “难以解决吗?”唐宏反问了一句,摇了摇头,看得出来,有些失落。

  “这件事情最好的解决办法便是,爆出我的病。既然以实力强撼不动李家,那么就博取对方的同情心,把对方的怒火降到最小。毕竟我唐宏在章市也算是一个人物,对方也要掂量掂量的。”

  唐宏眼神如鹰,只是话中之一,却着实有些苍凉。

  “其实还有更好的办法,那就是孟教授的先生出手。”唐茎宁淡淡的说道,依靠在窗台上的她,看着远方深夜里面的灯火。

  忽然间,她觉得有些心累。

  三年来不走进唐家老宅她虽然渴望外面的世界,可是当她进入唐家老宅的时候,面对爷爷唐宏的时候,她有那么一刻恍惚,不像恢复健康了。

  “孟教授的先生?”唐宏摇了摇头,脸色淡然,“这种人物爷爷给你寻遍大江南北,也没有几个愿意出山,更何况还是这种神奇人物,更加的不可能。”

  “恐怕这李隆远时日不久了,不过不死在咱们唐家,关我何事呢?”唐宏敲了敲拐杖,有些不想谈下去了。

  今日的唐茎宁给他的感觉有些意志消沉。

  而且对于生老病死,他年迈的身躯,很是敏感。

  而且又是这个‘先生’。

  这就好比在你的跟前就是岸,可你只是看得见,但就是上不去,只能任由海水把你的肺部充满,那样的绝望!

  章大附属第一医院,张和站在门外,焦急无比的李然然,身着淡蓝色的外套,贴身的黑衣修身裤,脚底下踩着一双不知道名的奢侈品新款鞋,里面纯色的T恤衫,里里外外都洋溢着她这个年龄最美的模样。

  踱步来回。

  “我爷爷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全部都得完蛋!”

  张涛张晨冉刘丽焦虑不安的站在一旁。

  他们也想不到,好好地又被抓了回来,而且都在门外待了十几分钟。

  不是说好的身体好了吗?

  现在怎么又坏了?

  张晨冉看着好像是飘然世外的张和,心里的情绪更加的烦躁。

  张涛在课堂去找张和,同时还故意说了一些激怒张和的话,她都从别人的嘴里听到了。

  因为这件事情,她还跟张涛吵了一架,可最后一晚上的事情,又恢复了情人关系的态度。

  刘丽站在张和身旁,到嘴的话几次想说,都被压了回去。

  听说是孟教授的救得人?孟教授都好些年没有动刀子给人看病了,如今竟然还救了人。

  不过让她觉得懊恼的就是,那个司徒苟竟然是一个浪得虚名的虚伪之辈,真是让人一片哗然。

  重症室被推开了门,李隆远面色苍白,在他身边的医师个个脸色都不太好,很显然情况不容乐观。

  “老爷子的病情恶化了。不过诡异的就是,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保护着他的身体系统运行,从而不导致维持身体运转的系统崩塌。我当医生这么多年,亲自上阵也是几十年,这种事情,还真没有见过。”

  老医生沉吟了几许,摇头说道。

  孟高达站在一旁一脸苦涩,刚才在检查的时候老医生一直问他问题,可是他明明觉得这些个问题他听过,可是就是说不出来答案。

  “我不建议老爷子送到魔都帝都去,因为他的身体无法承受长途跋涉,不过倒是可以聘请医师前来。”

  他接着说道,同时盯着李然然。

  李然然看着他的眼睛,听着他的话,好似察觉到了什么,“那么董院长可有人选?”

  董院长点了点头,“医院的胸科大夫熊张进在胸科这一块极为研究,也从国外学习过三年进修,同时经手里走过的手术大大小小近百例,从无失手。而且当下还有一位特级医师前来章大做讲座,如果你们能够请到他的话,那么成功几率会大大的加大。”

  上次给李然然介绍司徒苟的也是一位院长,只不过是副院长黄秋水,当时也是信誓旦旦的对着她说如何如何。

  现如今这句话又来了,李然然自然有些不相信。

  董院长本就退居后线了,若不是自家把老人家请出来,他可是无法动作,因为医院正处在争权之中。

  他能出来,完全是因为李家给的压力。

  “董院长,我们家还是希望你能亲自操刀,毕竟前车之鉴。”李然然轻声说道,刁蛮不在,这位董院长还是一个极为有实力的医者。

  董幕摇了摇头,叹息一声,“若是在几年前老夫可能还会亲自操刀,但是现在恐怕是不行了,前几日检查,我有轻微的中风迹象。”

  李然然顿时沉默了起来,咬了咬牙,“熊张进的资料以及即将到来的医师,我这边需要了解一下。”

  “好!”董幕大喊一声,随即便吩咐自己的助手带着李然然去拿资料。

  孟高达与董幕站在一旁,其他的医师自动退散,至于留在当场的四人,董幕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孟教授,这慕容常复到时候还需要你的出手,毕竟我可是知道,你跟这位当年一同参加的那一次华夏中医课程的。所以无论如何,你都不要怀有个人恩怨,毕竟李隆远老先生的病情事关重大。有些时候,不过太过执拗,该低头还是得低头的,你想想看,若是你让你那位师兄出手,你将是李家的功臣,想一想偌大的李家。”

  董幕说完,双目露出了艳羡之意,当年那个课程,举国的天才医生都去了,可惜被选中的也就是三四十个,后来这些个医生都成为了国内数一数二的医学界大拿,但是唯独一个人,好像是在小打小闹,那就是孟高达。

  导致很多人都忽视了这个人的存在。

  可惜身为章市附属第一医院的院长,董幕还是清晰记得当年章市被选择的人叫什么名字的!

  站在一旁的张和听着二人的交谈,慕容常复竟然要跑到章大做学问?

  难道是来等孙针的?

  慕容常复,医学界慕容世家最为杰出的天才,在教课的时候也觉得这个人是一个不可多得天才,可惜这个人太好功名了,不然把他作为传人,也是一件美事。

  他来了,或许不用自己出手。

  不过,他的到来,会让张和觉得有一丝麻烦。

  因为他对自己手里的药,很敏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