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李逵的逆袭之路 > 第050章 忘了个干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衙门里闹腾的热闹,这仅仅是为了闹腾吗?

  不,这都是给人看的,而这个人就是李逵。

  正主没出现,反而衙门里的这场闹剧反而有点闹腾不下去的样子。自己家的老爷等着李逵将做雪花盐的秘方拿出来呢?当然豪取韩大虎是不敢的,他想好了,两家对半分,李逵出秘方,他出人手作坊。原本以为李逵过些天就会来县城找他,可没想到李逵来县城之后,连面就不带露的,这可急坏了他。

  更要命的是他老丈人听说来钱的消息之后,也赶来了。

  尤其是看到雪花盐的样子之后,不信邪的吃了一点,那表情叫一个陶醉啊!仿佛光吃盐,就能下两碗干饭似的。

  老丈杆子询问秘方,韩大虎无奈只好把雪花盐得来的经过说了一遍。还将李逵的仁义也说了一遍,当然他也不觉得李逵有多仁义,只是有必要让脾气不太好的老丈人在和李逵见面的时候,别用盛气凌人的口气,免得激怒了李逵,弄的不好收场。至于韩大虎是真认命了,他芝麻大的前程,在老丈人眼中几乎是个废物。

  平日里受气也就受了。

  可是李逵真不是他能得罪的,就算是老丈人贵为都虞候,正五品的武将,但要说能压得住李逵,他还真不信。再说了,老岳父在禁军中也不被待见,淮阳军能让刘都虞候调动的兵马,恐怕也就在百人上下,属于靠边站的军中将领,这些人马还是他二姐夫的部属。尤其李逵的脾气也不见得有多好,到时候万一翻脸,动起手来,他这边血亏。韩大虎是没有胆子和李逵动手的,他吃过亏,还是在李逵让着他的情况下。至于他二姐夫和老丈人,他不是看不起他老丈杆子,就这样的糟老头子,李逵恐怕一脚一个就解决了。

  好言好语的劝着,韩大虎拍胸脯打了包票:“岳父放心,我那小兄弟最中义气,还是绝顶聪明的人。要不然也不会拜在县令周元的门下。我可打听过了,周元中进士之后,还没收过弟子。李逵就是他的开山大弟子。”

  “少胡说八大道,开山大弟子那是江湖人的浑话,我等都是官宦之门,怎能如此作践?”刘都虞候是将门出身,天生就对文臣有种敬畏感。想着李逵能够在进士门下学艺,自然不是等闲,火冒三丈的脾气也只能歇了。

  可是接连好几天,左等右等,都不见李逵来?

  刘都虞候就不耐烦起来,他觉得自己一个五品官,等着一个白丁,已经够面子了,可是左右不见来拜见他,在女婿面前一通的发火。

  没办法,韩大虎只好懊悔的想起,李逵的兄长李大郎似乎还有一桩私仇要报,他的牛被街头的混子王福给偷了,受了莫大的委屈。他开始在家琢磨,会不会李逵见他没有办事,信不过他?

  想到这一层,韩大虎再次对老丈人拍胸脯表示:“岳父,您有所不知。当初他兄长有了委屈,我保证给他兄长出气,这不您老来了,这一忙活,就给忘了。我那兄弟最重信义,见我没有办事,自然恼怒,这才没有来。小婿马上去办?”

  “要快……”刘都虞候琢磨了一阵,问:“要不要调禁军出手?”

  对岳父的大包大揽,韩大虎鄙夷不已。其实也知道岳父是口气大,本事小,真要让他调禁军,恐怕立马要露怯。他急忙道:“不用,就以蟊贼而已,小婿就能让他后悔从娘胎里出来。”

  “明日能见着李逵吗?”刘都虞候听的不耐烦,心头也是着急不已。

  韩大虎额头虚汗涔涔的往下冒,只能硬着头皮道:“小婿,尽量让他来拜见岳父大人。”

  再说了,王福这货偷的牛,名义上还是他韩巡检的,岂能便宜了这家伙?

  这才有了衙门里的一幕,一群人逮住王福告状,虽然挨了板子,但一个个都咬着牙不松嘴。韩大虎也是下老本了,给出的价码不低。他自然不能出来指使百姓,这任务最后落在了邱掌柜的头上。这位这是一个脑袋两头大,愁的不行。

  自己家老爷在逼他。

  连带着老爷得罪不起的老太爷也逼他。

  邱掌柜急的上火,而这时候,衙门中三三两两出来了几个衙役,邱掌柜迎接了上去:“两位小兄弟,慢走。”

  “见过邱掌柜。”

  邱掌柜偷偷摸出两张交子,不着痕迹的给到了对方的手中,对方心知肚明,来到了僻静处,问:“邱掌柜有话就问,小人知无不言。”

  县衙里都知道邱掌柜是巡检老爷的管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至少他们衙役是得罪不起的,因为得罪了邱掌柜,就是得罪了韩巡检。

  平日里巡检似乎也管不到他们的头上,但真来机会,就是要命的差事。

  就像半个月前打虎,要是韩巡检故意刁难,让衙役们往老林子里走,他们也没辙。真遇上了老虎,也只能自认倒霉。

  邱掌柜问:“两位这是去哪里?王福这厮可曾伏法?”

  “还没有呢?老爷差人去王庄提证人,还有城里的皮匠老爷命人找来,有话要问。”年长的差役恭敬道。

  邱掌柜倒吸一口冷气道:“这么快?”

  邱掌柜原本打算王福要是死不认罪的话,就通过巡检核查牛皮的路子给王福按上个私自造甲的罪名。反正牛吃了,牛皮不会凭空消失,总该有个去处吧?私自造甲是重罪,周元恐怕也不敢忽视,王福下狱几乎板上钉钉。只要入了监,就由不得他逍遥了。

  两位衙役面面相觑,小心翼翼道:“敢问邱掌柜,这王福……”

  “这狗东西,偷了我家老爷的牛且不说,还敢偷偷杀了卖肉?”邱掌柜脸上堆砌一团寒霜,眸子中透着怨毒。

  衙役顿时心知肚明,同仇敌忾道:“贼子好胆,恨不刚才打杀了这祸害。”

  这也是刚才大堂上打杀威棒的衙役,一脸的怒容,是否真心看不出来,但意思到了就行。邱掌柜还准备给添把火:“你们有所不知,我家老爷还为此差点污了个良家子的名声,颇为懊恼。”

  邱掌柜故意拖长的语调,叹气道:“说来这位良家子你们可能也听说过,就是东街卖栗子的大郎炒货店的李大郎。”

  衙役颇感责任深重,倒吸一口凉气道:“这岂不是打虎英雄李逵的兄长?我家大老爷的弟子?”

  “谁说不是呢?也是李家人心善,没有和王福这贼子理论,可是我家老爷受不了这气,决心整治一番这厮。”邱掌柜觉得火候差不多了,就开始下猛药。

  衙役们深感怒气难消,回头去县衙之中拿锁具。手指大的铁链子真要搭在人的脖子上,一路走来,可不是简单的受罪二字就能形容。

  王福在大堂上被押走了,皮匠被传唤到衙门的时候,当即就撂了,他进货的皮子中有一张没有硝制的牛皮,卖他的就是王福本人。

  王福继续不认,怎奈何王福的两个狐朋友狗被折腾了一路,也被吓唬了一路,害怕被当成同案犯,双双指认王福偷车杀牛的勾当。

  这下周元也不说了,先让衙役上大刑。

  同时传唤李大郎……

  听到有人传告兄长和官司牵扯上了,李逵这才放下了手中的书,决心去过问一番。刚出衙门口,躲在衙门对面酒肆的邱掌柜就急匆匆迎了上来,李逵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抹了一把脸后,李逵有点不好意思的嘀咕了一句:“这些天光顾着背书,把这茬忘了个干净。”

  好死不死,李逵说的每一个字,邱掌柜在边上都听全了,心说:“老爷,你错怪李爷了,他压根就没有想起那档子事,把您老给忘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