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万象之主 > 第1章 顾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这是顾青名字里“青”字的由来。

  许多世以来,他第一次用回这个名字,因为这具身体本来没有正式的姓名,唯一说的上巧合的是,旁人都叫他“阿青”。

  阿青无父无母,在周庄里长大,自从接济他的阿婆过世后,阿青便以短工维持生计。他没有家,阿婆的房子不属于他,早被阿婆的亲戚收回去了。

  这几年给阿青遮风挡雨的地方是周庄的破庙,即使四处漏风,阿青也得和好几位庄里的闲汉分享。

  七个月前,原本的阿青被顾青取代。

  顾青有一个从不跟人提起过的秘密,他经历过许多不同的人生,这不是美好的事,因为每次他开启一段新的生命历程后,都会在不到半年的时光里身体器官急速衰竭,健康恶化,最终无可奈何地等待死亡降临,然后又开启一段新的人生。

  最开始他为了找出身体恶化的原因,做过许多尝试,学过许多知识和技能,也有好几次的人生,身体原本的主人富可敌国或者权倾天下,但是这些并没有帮到他。

  生命的终结不因他的地位和才能而改变。

  本以为这一世跟从前的经历没有任何不同,因此顾青打算平平静静接受死亡的降临,让阿青这个人,跟他从前许多次人生一样,埋葬在他记忆深处,懒得翻起。

  他已经不热衷搞事情,接受命运对他的捉弄。

  在顾青心里每次新的人生都是看似新鲜,实则无趣,因为结果早已注定。可是这次显然不同,已经是第七个月了,过去类似的轮回中,他还没有任何一生比现在更长。

  而且跟以前肉眼可见的健康状况持续恶化完全不同,顾青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越来越好,力气越来越大,干活也越来越快。前两天在周老爷家做工,老太太很满意他,还送了一件她那读书人的孙子嫌弃不要的新衣裳。

  当然,这和顾青将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让老太太看得很顺眼有关。

  阿青的底子本来就不错,干净整洁后,经常有庄里的姑娘偷看他,老太太也很喜欢他,甚至想让顾青当她家的长工,长工比短工待遇好很多,而且吃住都在主家。

  长工住的柴房也要比破庙好许多,周老爷家的柴房至少不会漏风。对于曾经的阿青而言,不漏风的房子,大概是他能想象到最好的居住条件。

  顾青婉拒了。他会住上更好的房子,但绝不是周老爷家的柴房。

  顾青有能力去取得常人羡慕的大部分事物,前提是给他时间,可顾青从前最缺的便是时间。

  一个活了许多世的人,最缺的竟然是时间,这显然是很可笑的事,偏偏是事实。好在这一次不同了,顾青觉得他终于可以过一个正常完整的人生。

  这一次的世界也不是他熟知的任何历史和朝代,而从前他总是在那五千年辉煌的文明史里来回打滚,确切的说更像是个观众或者过客。

  现在的世界跟过去很不同,一切都很新鲜,如同他现在的身体。顾青从未拥有过这样健壮的身体,他很快乐。

  穿上洗干净的新衣裳,顾青打算去城里。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新衣裳有一道划痕,那是庄里的另一个跟阿青关系很好的闲汉干的事。

  他想要这件衣服,顾青没有给。

  扯皮辱骂间,便出现了这道划痕,当然他也被顾青打了一顿。这个闲汉本来很生气,但现在很开心,因为顾青要走了,原本属于顾青的地方自然也是他的了,这抵得上一件衣服。

  没有虚情假意的告别,一个乡下的穷苦小子而已,即使将自己收拾干净,比别的闲汉好看不知多少,也最多引起庄里人一两句闲话罢了。

  顾青亦不觉得阿青在这里呆了十七八年,没交到朋友,有多么可悲。

  顾青很久都没有交过朋友了,他觉得自己不需要朋友。

  天亮前出发,天明时分,顾青徒步来到城里,城叫江城。周庄离城二十里,顾青来过好几次了,他用所有的钱买来笔墨纸砚,写了一幅字,然后走到那些穷酸秀才卖字的街道。

  他来的有点晚,街道上已经没有多余的位置给他摆摊。

  好在有两位酸秀才很认得他拳头的道理,因此两人各自让了一点位置出来,足以让顾青摆下一幅字。

  他没有一领青衿,显然不算有功名在身,过路的人自然瞧都不瞧他。

  顾青亦不着恼。

  身边的两个酸秀才没有笑话他,一来是不敢,二来认得顾青的字是好字,可是好在哪里,他们都说不上来,更何况那些过路的人文化水平都不高。

  来这里买字的人,多是没有文化,想让自己装得有文化一点。

  顾青闻到一股胰子的香气,一名丫鬟打扮的少女出现在他面前,只有些许粗糙的小手掏出八文钱,轻轻搁在顾青面前。

  顾青道:“我这一幅字,八文钱不够。”

  少女脸红红的,说道:“我请你拿去买东西吃的,你的字我不要,我拿回去也没地方放。”

  顾青道:“我不用施舍。”

  少女道:“你总是要吃饭的嘛,拿去吧。”

  她执意要请他,更忍不住多看了顾青一眼。

  顾青不喜欢跟人纠缠这些事,他点了点头,撕了一张纸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道:“我叫小红,你呢?”

  她脸已经红到发烫。

  “顾青。”

  他在白纸上写了“祝愿小红长命百岁”八个字,笔迹工整,无一丝潦草,更无半点墨水散乱,顾青将纸条递给小红。

  小红接住,看了纸条上的字,有些开心,但又有些不解顾青的用意。

  顾青解释道:“我的字很值钱,但你的心意不能用钱来衡量,纸条也是我的心意,现在我可以安心收下你的钱了。”

  他将一文文铜钱收好,住宿是不够的,但能喝点酒,再叫一碟茴香豆,勉强用以打发晚饭。

  小红道:“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但我很开心,不过我现在还有事,你会一直摆摊吗,我办完事再来找你。”

  顾青道:“卖出这幅字,我就不摆摊了。”

  小红道:“你打算卖多少钱?”

  顾青道:“一百两吧。”

  其实在他心里,这一幅字远不止一百两的价值,从前有人要他的字,出一千金他都不会动心,可是他得面对现实,就像接受命运。

  可是要在这里遇到识货的人,概率着实有点低。顾青对江城算不上特别熟悉,暂时没想到更好的地方,因此暂且就在这里吧。

  小红吐了吐舌头,她可没这么多钱。

  她要是小姐就好了,顾青应该很穷迫,如此就可以给顾青安排一份差事做,甚至每天都可以看到他。

  对了,她可以去找小姐。

  小红道:“我先走了,你先不要走,等一会我带个人来见你。”

  她急急忙忙走了,两个穷酸秀才倒是很羡慕,因为他们看得出这个丫鬟来头不简单,这个穷鬼要抱上大腿了。

  顾青倒是无所谓,更不会因为小红的话就一直在这里等着,他想走就会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