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万象之主 > 第47章 写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青将剑柄在手中摩挲良久,深刻感受它的材质、触感、结构。剑柄跟木头一样轻,但是很坚硬,顾青也没有发现其中有夹层。

  这是意料中的事,如果剑柄有玄关夹层,自也轮不到顾青来解密。

  他只是先将这种可能彻底排除。

  顾青接着凝聚出一点冰玄劲,灌入剑柄,没有丝毫波澜。这也不意外,按照何清的说法,红会里应该是有修行者的。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顾青的内劲跟剑柄不对路,或者量不够。

  但顾青现在没有条件验证这一点。

  顾青接着仔细查看剑柄上每一丝纹理,任何材料都有天然的纹理,只在于能不能被观察到。

  顾青将每一分纹理都深深印记在脑海里,不停分析。

  当他不停对比不同的纹理时,终于发现一丝蹊跷的地方。紧接着顾青目光又落在剑柄上,先在某一点注视良久,然后又在另一个点长久注视。

  两条纹理当然不相同,但是如果同是天然形成的纹理,相互之间总能找到有脉络可寻的联系。

  顾青注视着的两点的纹理,说联系倒也有,但如果关注两点纹理的细节,并不停将这种细节深入剖析,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顾青揉了揉太阳穴,这种极其细节的分析对他的眼力是一大考验,而且还十分消耗脑力。

  顾青休息了一会。

  等到精神有所恢复,顾青摸了摸下巴,粗糙的胡渣摩擦虎口,似乎能对精神起到一点奇妙的刺激作用。

  很快他想到了一个办法,顾青决定磨制出几块透镜来帮助自己观察剑柄。

  先是满足了饥肠辘辘的肚子,然后美美睡上一觉。

  接着顾青出门去买了一些琉璃片以及其他备用的材料回来。

  回来后照例检查一遍,没发现异常,顾青开始工作。

  因为许久没有磨镜,而且琉璃的质量不是很好。顾青花了小半天才磨制出第一片满意的透镜,有了第一次的成功,后面便相对轻松不少。

  最终顾青磨制出六片质量尚可的透镜。

  顾青以这些透镜为材料,制作出了简易的放大设备。

  然后他再利用这个设备对剑柄进行观察,眼睛果然好受了不少,而且看得也更加清楚,得到的信息更加细致丰富。

  由此顾青终于能确定剑柄的纹理分作天然和人工两种。

  只是顾青还是很难理解是什么人用何种手段在剑柄中添加类似剑柄上自然纹理的纹理。

  这些纹理实在太细微,而且类似剑柄上固有的自然纹理,除非旁人有顾青这样的视力,而且磨出上佳的透镜做出能对观察事物放大二十倍以上的设备,有心去对比不同的纹理,否则很难觉察到蹊跷来。

  当然,修行界的事不太好说,应该真有人比顾青想象的还要变态,但是红会里研究剑柄的人中应该不具备这种能力。

  顾青将一部分筛选出的纹理画出来,然后观察。

  “这些纹理应该是某种特殊的符号。”

  顾青接下来两天都将时间花在剑柄上,最终得到五十五个复杂符号。每一个符号都能勾起顾青见到剑柄时,产生的那种奇妙感觉。

  不过相比剑柄本身,这种奇妙感觉似乎弱上不少。

  他也是仔细体味,才能觉察。

  符号太过复杂,而且有独特的韵味,顾青花了一些时间才将符号记住,但这种符号他从没有见过,一时间竟难以下手。

  他书写符号时,并没有任何异样感觉,因此顾青想从符号的意义下手。顾青经过一番分析后,认为符号很可能是一种文字,类似金文、篆文,拥有独特的含义。

  于是顾青确定牢记符号后,将记载符号的纸张毁去。

  接下来顾青去城里的各种书屋闲逛,都没有发现有关符号的线索,他甚至专门花了大价钱在一个书商那里买了一本有关古文字论述的著作,仍旧一无所得。

  顾青最后决定写信询问一下徐慢慢,她或许能帮到自己。正好明天就是中秋节,写个信问问好也不错。

  “徐姑娘,近来可好。我这里一切都很好,不知你那里如何……”

  写了一大堆客套话,顾青自己读了一遍,哎,不是他的风格啊。

  “你认得这种‘符号’吗,如果了解,请指教。”

  顾青还是选择了直接点,干脆点的方式。

  他当然不会将所有希望都放在徐慢慢身上,后面也打算去方老那里,看能不能用方老的关系去官府藏书室看看,而且还可以问问何清。

  不过问何清稍微有点麻烦,毕竟何清要是知道符号的来历,且符号跟修行有关,免不了追问。

  因此何清那边算是顾青最后的选择。

  顾青将信带到城里的裁缝店——慢绣。

  里面的伙计认得他,显然徐慢慢有过嘱咐。顾青说明来意后,伙计便收了信,并解释她们是徐慢慢的侍女,收信的侍女叫小莲,请顾青明天上午以后来取回信。

  这让顾青有些意外,因为徐慢慢回的是云州,离江城有千里之遥,能有这样快吗?顾青猜想她们应该使用了某种特殊的传讯方式。

  但顾青目前还不想探究这个,说了几句感谢话后离开。

  既然明天就可以得到回信,顾青倒是不着急去找方老,而且明天正好要过中秋节。

  他想了想,无论是否明天会不会麻烦到方老,都应该带点礼物去拜访一下。

  打算去古玩店逛逛,顺便问问那修补真画的事,是不是已经黄了。

  顾青到了古玩店,马掌柜果然在,他见到顾青叹了口气,说道:“顾公子,那件事算是黄了,我正准备寻个空去通知你。”

  “发生了什么事?”顾青失去一笔赚钱的机会,还是挺可惜的。别看他每一次都赚得不少,那也是因为运气好,遇到的人都非富即贵,不把钱当钱。

  马掌柜道:“我东家不知得罪了什么人,昨日刚回到府上,晚上就给人刺杀,连那幅画也丢了。我听府上相熟的管事说,马上云州天绝观那边要派一位道爷来彻查此事,今后怕是留下来坐镇一段时间。估摸着我到时候要被喊去问话,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祸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