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天革 > 第一千零九十章 没胃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不得不说,这位柳柳的父亲做事极为谨慎。故而也被称为影祭祀。

  当然,如今为了自己的女儿,找古族的秘宝就不会太看重。反正只是为了得到所谓的秘法,还有进入秘境。这两样东西来日方长,况且他年岁已高,也没了昔日的冲劲。

  至于说找人调查陈炼,倒是他如今心中极为纠结的一件事。这件事远比找到荣真,将其杀掉来得重要。

  他不晓得陈炼到底是什么人,更为重要的,他还不清楚,是否陈炼在利用他女儿。若如此,他就该当机立断,直接将其扼杀在萌芽中。

  回到陈炼这边,下层区其实也有一位大祭司。只不过这位祭祀一般不问世事。与柳柳的父亲比起来,这位祭祀因为资格最老,所以就连族长都不敢动他分毫。

  当然人家老头其实也早就断了那种争权夺利的念头。即便今日,你拿什么功法,什么宝藏端到他眼前,估计都是无动于衷。

  说到底,看了多了,年岁长了,许多的东西自然就看淡了。

  倒是得知陈炼与霍家的人来到下层区。这位大祭司第一时间就找了人去询问了情况。

  当然,这打听的理由却是一点都不怎么讲就。要知道,其实这位大祭司外号苦祭祀。他住的地方跟影祭祀比起来,那根本就是天差地别。

  没什么像样待的地,也没什么好的衣服。整个就跟叫花子住破庙是一个样的。

  为此,派了人,来到下层区陈炼等人住的地方,刚到门口。那些霍家的手下各个拦在前。

  “你干什么的?”一脸怒目金刚样。

  但对于来此打听的,却是一点都没影响。这人,是苦祭祀的弟子。说实话难得祭祀有弟子的。这是个特例。

  这位祭祀的弟子掏出一块铜牌,上面刻着一个“苦”字,随后道,“我来是见见霍家的人。敢问,霍家的人及来的人,来此所谓何事?”

  从来没听见过,打听消息会如此长大光明。貌似都没有半点的遮掩。

  很明显,这就是苦祭祀行事的风格。

  因为这个突如其来的事情。门口的手下赶紧跑到里头,对着霍欣兰道,“大小姐,外头苦祭祀的人来了,你看?”

  听到又是祭祀,陈炼与唐雪当然急了。即便是唐雪,一般情况下她在主城待的时间并不多。所以对于城中的一些事她基本都是不清楚的。

  更多的时候,要么跟着她师父在山上,要么就干脆去军队。

  “祭祀到这里?什么情况?”

  霍欣兰停了停,直接走到门口,对着身后的两人道,“我先出去看看,你们稍安勿躁。”

  出了门,看到来人是库祭祀的弟子。霍欣兰依旧一脸的从容,“敢问苦爷爷可好?”

  那大弟子见出来的是霍欣兰,立马脸色变了。变得极为柔和。

  “是欣兰妹妹,你家父亲呢?”

  霍欣兰摇头,“家父几日前就已离开,至于去了何处我不知道。”

  “那里面今日来了什么人?”

  说到正题,虽然那弟子的口吻听起来很随意。

  可霍欣兰知道,下面她要回答的,绝不能如他那样。

  于是问道,“不知目的何在?问了又何用?”

  在下层区,谁都晓得,霍家有占卜的能力。而在这个地方,多半都是底层,所以没什么人敢招惹他们家。

  以至于整个环境的状况,导致即便是苦祭祀也不敢得罪,就算现在他们并没有什么恶意。

  要知道,从某个角度来说,下层区的很多人都受到霍家的照拂。所以其民意甚至大大超越了族长。

  “会林哥哥,若是苦爷爷有什么想知道的,劳烦你转告,明日我会去他府上跟他说的。”

  既然话都说成这样了,这位弟子也就没什么多余的可说的。只是难道见到霍欣兰,多少还是有些依依不舍。

  等人离开后,回到屋子的货欣兰对着两人道,“看来你们得行踪多少被人识破了。”

  “什么意思?难道我的易容又不行了?”陈炼越发地觉得自己的易容似乎已经不灵验了。

  然后霍欣兰摇头,“不是,苦祭祀与旁人不一样,他之所以能在下层区与我霍家一起,其中一点就是其也有判断感知的能力,当然那是一种功法,至于预知未来,那倒事没有。”

  言下之意,这种能够感知的功法居然都可以看穿陈炼的易容。实在是有些厉害。

  “放心,被他完全知道也不用担心,在大祭司中,这位苦祭祀其实是最容易相处的。”

  “那最难相处的大祭司呢?难道是柳柳的父亲?”

  “不是,最难相处的大祭司一直都在族长楼中,很少出现。也被称为族长的贴身祭祀。倒也不是说他难相处,而是很少露面。”

  唐雪点头,“实话告诉你,我去过族长那这么多次,都这么多年,我印象中见过那位祭祀的恐怕最多只有两次。”

  “这就有点神秘了。”陈炼唏嘘,没想到还有这样神秘的人。

  “今日我们先休息,明日我去苦祭祀那,你们易容后,可以在城中走走,拿着这牌子,基本除了族长楼,其他地方都应该问题不大。”

  陈炼结果牌子,发现上面有一个影字。并不是霍字。忽然陈炼想到影祭祀,再想到柳柳与他们的关系,随后便明白了。

  一觉醒来,对于唐雪来说,她已没什么忧心的事,所以睡得很沉。陈炼怕耽误她睡觉,故意没有喊她。

  反倒是陈炼洗漱完,发现院中霍欣兰正在呆呆地看着天空,手中貌似在不断地摆弄着像石头一样的东西。见陈炼靠近,便将那些东西放下。

  “你醒了!”

  “呃!你没去苦祭祀那么?”

  “等会儿我会去。”说完,感觉场面有些尴尬。霍欣兰便立马从石桌下端上来一个食盒。

  “来,你还没吃,这里是早饭。”虽然陈炼这种修真的丝毫不会感到饿。可看过霍欣兰端上的菜,还别说,真有点食欲。

  一共六道小菜,虽然只不过是吃个早饭,却能看出霍欣兰做事相当下功夫。

  就连每道菜吃的先后顺序都是不同的。

  这个一套整下来,陈炼光吃个饭就花了小半个时辰。当筷子放下,陈炼要说谢谢。屋门就开了,里头的唐雪依旧打着哈欠。

  她看到两人靠得如此近,不知怎么,心中突然有股纠结感。

  “唐雪你快来,饭菜快凉了。”

  “不吃,我没胃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