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一千两百三十五章 我的夫君(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白衣少年正是东方梓槿。

  只是他本不应该在战场上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听到棠儿想我了,所以便来了。”东方梓槿浅浅一笑,于月白下,湖影中,如幻似梦。

  东方梓棠并不相信东方梓槿的说辞,但这并不重要,此时的她只想紧紧地抱住东方梓槿。

  她也这样做了。

  被东方梓棠这样抱着,东方梓槿的眸色中微有诧异,但他还是温柔地回抱了东方梓棠。

  “棠儿不生我的气了?”他还以为棠儿撤回消息是因为果然还是生他的气。

  东方梓棠在东方梓槿的怀中摇了摇头:“我不气。”

  只是不解,也有害怕。

  东方梓槿似是感应到了心上人的不安,他抱着东方梓棠的手微微加重了力量,并且顺手将他抱入了怀中坐在了大圆石之上。

  “抱歉。”本想与棠儿好好解释,但他终还是未将原因说出口。

  他的原因,听起来更像是借口。

  “哥哥不必说了,”东方梓棠依旧抱着东方梓槿,她已经想清楚了,“棠儿相信哥哥的感情,哥哥也不会无故……总之,棠儿也不愿去想了。”

  什么原因她不需要知道,她只需要相信哥哥对她的感情就可以了,曾经的她心中还有想着为曌族繁衍后裔,如今轻瑶回来了,她也不必要完全将这件事压在自己的身上了。

  所以,若是哥哥对结合的行为有所厌恶的话,她也完全没有关系的。

  虽然渴望和哥哥有肌肤之亲,可那是锦上添花,并非锦存在的必要。

  见小棠儿如此善解人意,东方梓槿的心中也有愧疚,看着她柔光下的脸,他低下头,与她额头轻触,缓缓而下地亲吻了她的鼻又至樱唇。

  情意绵绵。

  东方梓棠再次回到宴会上时是带着东方梓槿的,这让不少想要邀舞于东方梓棠的人都生了怯意。

  早听闻少主与那位神出鬼没的新战神之间关系匪浅,莫非少主身旁的那一位就是传说中的那位新战神?

  洛尘自然是知道这一件事的,毕竟可是他隐瞒了东方梓槿最后一战告捷的消息,只是他本想要之后再向轻瑶介绍东方梓槿,顺便给女儿个惊喜的,这小子怎么就自己跑去找女儿还和女儿直接一起出现了?

  轻瑶也注意到了自己女儿身边的银发天神,在看到东方梓槿的时候,她不禁眸光一亮。

  洛尘察觉到不对劲,赶紧拦在了轻瑶和东方梓槿之间。

  那臭小子长得那么好看,究竟是想勾引谁?!

  轻瑶噗嗤一笑,向洛尘传音道:“我是记得我在棠儿的幻境中见到过这名男子。”

  棠儿的眼光的确好,那名男子的气宇风华,容貌乃至天赋,都是上上乘的。

  洛尘这才想起来,东方梓棠先前有告诉过她,轻瑶有支持过她和那个臭小子之间的事情。但他还是有些阴下脸传音道:“一个外族的臭小子罢了。”

  外族?轻瑶也皱了皱眉,若是她没有回到曌族倒也罢了,如今她回到曌族了,当然不想自己的女儿娶一个外族人了。

  可是她很清楚,女儿对那人年少情深不自知,如今好不容易可以修成正果……她本就欠女儿,又怎么能在女儿好不容易将她救出来后棒打鸳鸯?

  不,她不能这样做。

  “即便是外族的,那也是棠儿喜欢的。”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轻瑶还是在内心中轻叹了一口气后向洛尘传音道。

  洛尘:“……”夫人说得对,但他嘴上是不可能承认的。

  东方梓棠领着东方梓槿坐至她的座位边,她给东方梓槿剥了一颗灵果,塞入了东方梓槿的嘴内。

  这个行动无疑刺激到了少部分的人,那个银发的小子居然让少主如此伺候!

  东方梓棠带着东方梓槿进入宴会,无疑就是告诉众人自己已有伴侣,可是东方梓槿毕竟“身份不明”,引得诸多人不服。

  而不喜参加此种场合的东方梓槿也多少带着些这种心思,他的棠儿就是他的,他不允许任何人染指。

  不少人在私下暗查着这位银发男子的身份,猜测最多的是近千万年新起的有着小战神之名的那名银发男子,可是这小战神又是出自哪一家呢?竟是一点消息都没法查到。

  也有人不甘心地跑来向东方梓棠邀舞,可都遭受了拒绝。

  离溪的嫡兄名为离夏,他本以为自己至少可以邀请少主跳第二支舞,可偏偏少主却带着个男人回来了。

  先是他讨厌的离溪,后又是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他很难咽下这口气。

  于是他走向前:“少主,可否向臣介绍一下您身边的这位先生?”

  全场瞬间感觉音乐都慢了半拍。

  轻瑶有注意到围绕在女儿身边的花火,但她并不打算介入,她心中想着,若是女儿有一日对那个外族男人厌烦了,说不定这些本族男儿里也会有能入女儿眼的人。

  众人表面上并不是很关心这一边,可是他们都假装着在干自己的事情,实际上却是聚精会神地注意着这边的动向。

  东方梓槿本以为这个问题会让东方梓棠为难,想要自己回答这个问题时,却见她微抿一口鲜酒,淡淡道:“我的夫君。”

  这个回答无疑是惊愣了众人:刚刚他们听少主说了什么?少主介绍那个男人的时候居然说……她的夫君?!

  能被少主称为夫君的只有正夫,所以那个男人是少主的正夫?不对啊,少主如今不是还没有成婚,甚至连婚约都没有吗?

  “呵呵,少主真爱开玩笑。”离夏脸上的笑意本是消失了,但他在思考之后,将东方梓棠的话当成了玩笑话。

  少主的正夫,可不仅仅是有外貌就能当上的。像那个银发男人这样的,定充其量只能当一个以色侍君的侍君。

  他也不是不大量,连自己的弟弟当少主的侍君他都能接受,难不成还接受不了一个长得好看的侍君?

  洛尘见女儿皱眉,便知道女儿是不悦了,他轻咳一声,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至此。

  “今日邀请大家来参加族主的晚宴并不仅仅是向大家公告我妻轻瑶族主的回归,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向大家分享。”

  洛尘站了起来,又向轻瑶伸出了手,轻瑶将手交给洛尘,颇为慵懒之态地站了起来。

  好消息?除了轻瑶族主回归还能有什么好消息?难道是少族主准备选正夫了?还是某位曌族在外游离的先辈回来了?众人心中思索着。

  轻瑶其实也不知道洛尘究竟要说什么,但既然自己的丈夫说是好消息,她当然得配合。

  她的丈夫她很熟悉,绝对不会乱开玩笑,尤其是在这种场合中。

  :。:m.x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