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明朝无路寻归处 > 第八章 皇贵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欧阳寻长这么大,这还是她头一回见到秋千,因此十分兴奋,她一直想要一个秋千,但只在心里偷偷地想过,她从未主动向皇贵妃和欧阳尉讨要过什么,大概是不想再欠他们什么了吧。

  欧阳寻小心翼翼地坐上去,秋千将她晃得吓了一跳,忙伸手抓住一旁的绳子,又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突然季辛在她身后轻轻地推了一把,欧阳寻惊呼了一声,待一个来回后她也不再害怕,开心地笑出了声。

  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从来没有笑得这么大声,这么久过。

  晃了一阵儿,欧阳寻让季辛停下来,然后站起身,硬推着季辛坐上去。

  她自信满满地在季辛身后一推,没推动,再用力一推,微微动了一下。

  欧阳寻失落地想,自己不但块头小,力气也没有季辛大,她真是不够格当姐姐。

  季辛看出她的失落,让她继续坐在秋千上,笑着说:“我不爱坐,就喜欢推别人。”

  知道他在安慰她,欧阳寻也收起低落的情绪,两人继续高高兴兴地玩了起来。

  不一会儿,欧阳寻突然想起她差点把正事儿给忘了,打量了一下四周,怕打扰他们,宫人们都离得远远的,应该不会听到他们说话。

  她坐在秋千上,冲季辛招了招手,示意他靠近些。

  季辛凑近,欧阳寻拿出藏着的玉珏,递在他面前给他瞧,小声问道:“这是不是你落下的?”

  季辛着实被吓了一跳,双眼瞪圆,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的确那天他没注意把玉珏给弄丢了,后来回去也没找着,没想到竟是被她给捡到了。

  欧阳寻补充道:“我看这上面有一个辛字,你名字里也有辛,便想着问问是不是你的,若不是便罢了。”

  季辛犹豫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承认了,又试探地问道:“的确是我的,上次进宫不小心弄丢了,殿下怎会捡到的?”

  谁知欧阳寻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神色紧张,小心翼翼地问道:“你......那日我落水是不是你救我上来的?”

  对上欧阳寻暗含期待的明亮眼眸,季辛竟不知该如何撒谎。

  的确,那日是他救了她。

  以他的身份,能同顾未铭一道进宫上学,也是顾未铭向皇后讨来的恩典。

  那日他们一同向夫子见过礼,又拜会过各皇子后,便要出宫去,谁知皇后突然宣召顾未铭,说是因为长公主生辰。

  顾未铭性子大大咧咧的,就叫着他一道去长春宫,他再三推拒不成,想着皇后对他也是有一份恩情在,前去请个安见个礼也好,前来宣召的宫人也并未道有何不妥,没有阻拦。

  他们到长春宫时,离长公主的寿宴开始尚早了许多,因此只见到了皇后。

  皇后对他态度不算亲切但也还是温和的,季辛向皇后问安后,皇后便叫他去棠梨宫见见贤妃。

  的确顾未铭可以留在长春宫,他若在这儿待得久了倒是有些不大妥当,皇后想起贤妃与他有亲,便特意准许他去棠梨宫请个安,这也都是看在顾未铭的面子上。

  他自然没有推辞,谢过皇后便跟着带路的宫人去棠梨宫向贤妃请安,若说秦国公府里与他最亲的,便是他的这个姑姑了。

  与贤妃见面过后,他从棠梨宫出来,贤妃派采霜跟着送他出宫,谁知半路上采霜突然想起什么急事儿要立刻回棠梨宫一趟,叫他待在原地不要乱走便匆匆离开。

  正在等待时,他忽然听见不远处传来水声和呼救声,他向来耳力好,犹豫之下还是决定过去看看,找过去后,只见水池子里一个快被淹没的小小身影,四下无人,又情势危急,来不及思考他便纵身跃了下去。

  幸而他自小体格健壮,也会浮水,要救的又是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这才将人救了上来。

  那时他看见那女孩儿的打扮便知道她身份非同一般,他向来谨慎,见有人找过来,未免惹上麻烦便躲在一边角落里没吭声。

  等人都走了,他才一身狼狈地离开,遇到了正在找他的采霜。

  幸好那日宫里诸事繁忙,回棠梨宫路上并未被其他宫的人瞧见,他向贤妃解释了一番,当时瞧着贤妃脸色有些变了,但最后她也没说什么。

  本来这件事儿季辛是打算烂在心底的,但他也没想到欧阳寻会察觉到,也不知怎的,欧阳寻这么一问,他便没了法子,老老实实地承认了。

  “谢谢,若不是你我可能就......日后我一定会报答你的。”终于确认了真相,欧阳寻对季辛认真道。

  季辛摇了摇头,说:“不要紧的,殿下不用放在心上。”

  欧阳寻急了,救命之恩怎能不放在心上呢,她抓住季辛的衣袖,说:“要紧的,很要紧,总之我说到做到,你若有什么心愿尽可同我说,我一定尽全力帮你。”

  季辛任她扯住,抬起另一只手挠了挠侧脸,小声道:“我没什么心愿,不过殿下的心意我记下了,多谢殿下。”

  欧阳寻这才罢休,收回手,又将玉珏递过去,道:“那这个还给你。”

  她手虽伸出去了,双眼却还盯着玉珏,看着有些不舍的模样。

  季辛没有接过,而是问道:“殿下喜欢它吗?”

  欧阳寻茫然地嗯了一声,看着玉珏道:“喜欢啊,近日多亏了它我才不再做恶梦了。”

  季辛于是说:“既如此,若殿下不嫌弃,我便将它送给殿下了。”

  “可是这上面还有你的名字,想来对你来说应当是重要的,我不能夺人所爱,你还是拿回去吧。”欧阳寻虽有些心动,但还是拒绝了。

  季辛将她的手掌轻轻推回去,笑着说:“不是什么极珍贵的,殿下喜欢便留下吧,它在殿下那儿可比在我这儿有用处。”

  欧阳寻怀疑他在骗她,但季辛再三婉拒,见他实在坚决,她便不再坚持了。

  “那我也不能光收你的东西,我这儿也没什么......这个,你拿着吧。”

  说着欧阳寻取下脖颈处挂着的小金锁,塞到季辛手里。

  季辛来不及推辞,打量了下掌心精致无比的长命锁,犹豫道:“这......恐怕于理不合吧。”

  他们这般互赠信物,倒像是要私定终生一样。

  看出他的担忧之处,欧阳寻噗嗤地笑了一声,说:“这有什么,你还是个小孩儿呢,等你长大了我说不定早就嫁人了。

  再说我不是说过要将你当作弟弟对待吗?姐姐送弟弟一件小礼物有什么的,若你果真这么不愿那便罢了。”

  季辛见欧阳寻说完有些不高兴的样子,怕她真的恼了,不敢再推辞,忙道:“如此便多谢殿下了,我一定会好好保管的。”

  欧阳寻点了点头,与季辛相视一笑。

  院子里种下的花儿隐在夜色中,只送来阵阵馨香,秋千轻轻晃动,宁静而美好。

  今晚的夜空格外明朗,繁星连成一片,昭示着明日的晴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