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异世界的手工鬼才 > 第三十四章 已死之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你怎么知道的?”

  那道倒悬身影动作一僵,握着匕首的手掌松了又紧,沙哑声音中透着惊诧。

  翡翠之月斜挂天穹,月光自拱形窗倾洒,来者被映亮了半张脸,那张削瘦的苍白面庞上,灰色眼珠紧盯着李维的后背,眼神凶恶而困惑。

  若是细看,他的脸和达富太太有几分相似,眉毛和鼻子都很像,眼睛除了颜色不同,也相当近似。他就是达富太太那“死去”的儿子,威廉·达富!

  “逻辑推理。”李维语气自若,似乎对背后的匕首一无所知。

  “推理?”倒挂的威廉眯起双眼,皱眉不解。

  “正常来说,一个女人的母性总会大于爱情,若丈夫和儿子都去世了,难道不是应该先复活儿子么?”李维不慌不忙,缓缓道来,“退一步说,即使达富太太的确更爱丈夫,她临死前念叨的,就不应该是你的名字了。”

  “就凭这个?”威廉昂起头,表情有些无法置信。

  “就这个!”李维耸耸肩,神态自然如常,“在达富太太喊着你的名字死去时,我就确认了自己的判断。当时,她的眼中不是即将和家人团聚的释然,而是离开的不舍……”

  沉默,良久的沉默。

  “我得承认,你真的很聪明!”威廉语气赞赏,又阴恻恻道,“那你再说说,这些年我去了哪?我又为什么会被宣告死亡?如果你能回答出来,我或许会放过你。”

  “去哪?你这是在故意误导我么?答案当然是,——哪也没去!”李维面露嘲弄,向上指了指,“你一直生活在地下室,而阁楼间的夹层就是你的后花园……是你盗走的沃纳的罪之书,而作为生活在这‘楼中迷宫’十多年的人,警察就是再搜查一百次,你也有办法躲开他们。”

  威廉再次沉默,显然,李维又答对了。

  “至于你为什么死了……”李维自顾自地继续回答,语气意味深长,“当一个假死的人,即使得睡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室,即使既不能露面也无法离开钟摆阁楼,也总比作为‘弑父者’被送上绞刑架要好得多。”

  这次,威廉终于变了表情,凶相毕露:“你连这都猜出来了?”

  “这并不难猜。我翻过警局的简报,父子二人醉酒失足落水,父亲溺亡,儿子失踪。怎么看,这份事件报告也漏洞百出……”李维背对着威廉,以戏谑语气道,“钟摆阁楼的‘亡灵哀嚎’也是你吧?是因为弑父的负罪感?还是纯粹因为太难了,最近生活压力很大?”

  “负罪感?”威廉冷笑起来,握着匕首的手猛然发力,狠狠向前刺去,“你觉得,我会有这玩意么?”

  李维已早有准备,一个就地翻滚,身形快速向前弹出。

  黑暗中,他的双腿上能量回路明灭不定,已然化身为脱序傀儡,双脚发力,疾步前奔。

  “呃!”忽然,李维惨叫一声,僵硬木讷的面容变得扭曲。

  痛!

  他的后背上,一股剧烈疼痛袭来,痛入骨髓,痛彻心扉,令他的思绪出现喝酒断片般凝滞。紧接着,他意识模糊,浑身魔力失控,右掌中尚未凝成的不稳定的活化磁暴也烟消云散。

  “——痛苦之刃!”李维闷哼一声,他想起自己阅读的资料,恶狠狠道,“真够劲,十级疼痛也不过如此了……”

  他暗暗戒惧和警惕。

  李维深知,在这个世界的律法中,弑亲是最恶的罪行之一,甚至能和叛国罪相等同。而在弑亲罪中,又以弑父为最为严重,即使送上了绞刑架,也不会有神官为其祷告。

  威廉的罪行越大,却越能取悦那位伏行的罪孽,获得的馈赠自然更多。

  嗡~~

  威廉挥舞着匕首,痛苦之刃游荡虚空,划出蝶翼翻飞般的迷离轨迹,那深色痕迹久久不散,而四周则回荡着诡异的啸鸣,似乎连无形的虚空都在发出痛苦哀嚎!

  李维被逼到了墙角,而那截幽暗如夜色的锋刃已在面前。

  “哼!”

  威廉冷哼一声,前冲之势骤变,像是一只灵活的蚱蜢,调转方向,向后跳开。

  下一刻,两人之间,威廉的面前,一条猩红炎河奔流而过。

  炎河奔涌横行,其相态浓稠而酷烈,像是火山熔岩,流溢着恐怖高温和毁灭气息,其所向之处,地板,桌椅,墙壁等一切可燃和不可燃的东西都被点燃,继而消融、瓦解、灰飞烟灭。

  这条炎河,似乎能毁灭一切!

  威廉脸色大变,阵阵心悸,有些后怕。

  他不惧火焰,但是,眼前这条炎河却绝非普通的火焰,就是他正面触及,恐怕也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性。

  咔!

  炎河的源头方向,那面墙壁垮塌了一块,滚滚烟尘中,隐约显露出几道身影。紧接着,一道苍白巨影上前,双拳猛砸,将墙上洞口扩充了近一倍,又拦着洞口上沿,让三个人穿墙而过。

  这三人,自然是米歇尔,文森特,布莱兹。

  “没想到吧?”李维身体右倾,上臂直直下垂但前臂向外展开,像是舞台上在逗弄观众的小丑,“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他每问一个问题,音调就拔高几分,而威廉的脸色就会更加的难看。

  “你们没去吃饭?刚才那……只是一场戏?”威廉瞳孔收缩,满脸厉色道。

  “既然知道阁楼里还藏着个不怀好意的家伙,你觉得,我会没有防备么?”李维冷笑着,有点龇牙咧嘴。

  后背剧痛阵阵袭来,若是再挨上一刀,他肯定扛不住。

  “倒也不全是演戏,”米歇尔揉了揉肚子,神情满足,“吃饭是真的,还是去的城里最贵的金雀花酒店……至于歌剧,哼,只有附庸风雅的女人和娘娘腔的男人才看那个。”

  “……”布莱兹的嘴巴蠕动了一阵,最终没有开口。

  看来,关于生存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哪个比较重要,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吼~~

  夜怖率先上前,它凶恶咆哮着,双拳高举向下砸,裹挟着腥臭而汹涌的黑色风暴,擂鼓般敲向威廉的脑门。

  “哼!”威廉身体一斜,灵活且动作诡异地连续闪躲,他竟直接攀上夜怖的右臂,像是猴子般悬挂跳跃,一直冲至对方的肩头。

  “有阴谋……”他暗暗观察着,心中警觉。

  威廉注意到,夜怖咆哮冲杀,一直在嘶吼的却只有一个头颅,而另一个裂着诡异笑脸,一看就非同寻常的脑袋,却根本没有正眼看自己,甚至在躲避自己的视线。

  “得千万小心!”他更加防备。

  风啸不绝,残影乱舞!

  威廉的动作如同扭曲舞蹈,那把痛苦之刃在双手间来回跳跃,和夜怖连斗了几个来回,视线却一直不离那笑脸头颅。

  “你看我干什么?”

  他的长久努力下,笑脸头颅抽噎起来,接着开始嚎啕大哭。

  “呃~~这是什么?”威廉一阵头晕目眩,差点从夜怖的肩上落下,不由捂住耳朵。

  但亡灵恸哭是灵魂攻击,他的动作只是徒劳。

  这愈发坚定了威廉的判断。

  “果然!”他怒哼一声,避开夜怖的巨掌,右脚抬起,狠狠踹在笑面头颅上,“丑八怪,你太吵了,给我住嘴!”

  “这家伙完了……”李维的视线直了,心中暗道,“打人不打脸,骂人不骂娘,这话都没听过么?”

  果然,“羞涩的灵魂”被瞬间激怒!

  嗷~~

  夜怖的一双头颅同时咆哮,肥硕身躯和头颅五官都喷薄出青白尸焰,凛冽冰寒的尸焰回旋缭绕着,凝固为作势欲扑的三头恶犬的形态,狂暴寒气直接冰封了大半房间,连月光都被冻结!

  ——尸焰之心。

  “尸焰?”米歇尔见多识广,抖了抖身上冰屑,惊声道,“夜怖只是一级的缝合怪,居然能释放出尸焰?正常来说,三级缝合怪也不一定能做到……”

  她移转视线,紧盯着那颗笑脸头颅。

  米歇尔也隐有感觉,这尸焰和笑脸头颅相关。而此时此刻,笑脸头颅脸上的泪痕结冰,小丑妆已经全花了,斑斓混乱的颜料为它平添狰狞和可怖。

  “多拉贡小姐,别一直盯着它,有可能会吸引到仇恨。”李维赶紧提醒。

  “吸引仇恨?”米歇尔听得茫然,“什么意思?”

  李维给文森特使了个眼色,文森特点点头,将“羞涩的灵魂”简要地描述了一遍。

  米歇尔听着,眼睛渐渐瞪大,嘴也合不拢了,转头望向李维,一脸错愕道:“你这家伙是怪物么?这……怎么做到的?”

  “多拉贡小姐,你说笑了。”李维干笑一声,指着身旁少年道,“夜怖是文森特的作品,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

  “切,”米歇尔哼了一声,她那好听的烟嗓发出哼声时尤为动人,“文森特这小子我还不了解?他要能设计出这个,我当场嫁给他!”

  “什么?”文森特闻言,就不乐意了,“多拉贡小姐,虽然这的确是李维的手笔,但你也不该发下这么恶毒的誓言,会给我带来心理阴影的……”

  “恶毒的誓言?”米歇尔大怒,她怒极反笑,露出嫣然笑意,“你对我有不满?或者,觉得我不够漂亮?或者,觉得我脾气不好,配不上你?”

  “没有,没有。”见对方牙缝中冒出火光,文森特赶忙摇头否认,“我对你没有任何意见,只是不喜欢年纪比我……”

  嘭!

  他被一巴掌扇到了墙面上。

  “唉,这个人……”李维抿着嘴摇摇头,却一点也不同情这小子,“好好活着不好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