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我在漫威当反派 > 第二十六章 团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谭雅在军队前面,作为狙击手,吸引注意力和仇恨值,并狙杀军官和军队关键的行军司机和枪炮手。

  在领队军官被谭雅成功狙杀后,他的脑袋宛如西瓜似的爆裂,化作一具无头尸体栽倒在地,这让军队剩余士兵人心惶惶,生怕下一个被狙击的目标就是自己,以至于束手束脚的无法凝聚起平常力量。

  这是精神上的沉重打击。

  余劫则在军队后方,如果说谭雅是一把审判之枪,那他就如同一柄最锋利的剑,自军队不设防的尾后发动猛烈攻势,将原本凝聚成团的铁血军队开膛破肚。

  他时不时用人体自爆,扔入军队内在,炸开一团团爆浪血雾。时不时扎入士兵群中,挥舞武装利爪,收割一条条鲜活生命。

  余劫双眸冰冷如夜,浑身沐浴鲜血,从军队后往前方杀出血路,每一步都留下触目惊心的脚印。就算迎着将躯体粉碎的弹雨,也要继续迈步投入到厮杀之中,浑然不知恐惧和死亡是什么事物。

  望着余劫数次拖着残缺躯体,在吞噬士兵尸体后,又快速自愈如初,已一盘散沙的德国士兵惊恐叫道:“怪物,他是怪物,子弹杀不死他!”

  “用手雷!”

  不知谁快速提议一句,而后,数颗圆滚手雷朝着余劫扔去。

  余劫眯起眼睛,加速冲刺,闪避开几颗手雷,可还是有一颗往身前落去,他干脆抬起武装利爪,当作盾牌及时挡在身前。手雷在近处的空气中引爆,首当其冲的利爪崩溃粉碎,爆浪还将他身体往后推出两三米开外。

  从地上翻几个滚顺势爬起,余劫望向自己右手,整条武装利爪只剩下上半截,露出白森森的骨头和里面暗黑色的血肉组织。

  “武装利爪毕竟只是主攻击的形态,抵抗子弹已非常勉强,对手雷这种爆破伤害还是吃不消啊。”

  余劫暗暗警惕,无论是实体子弹,还是九头蛇的能量光束,都只是单体穿透性惊人,并不能破坏足够多的躯体组织。而手雷、高爆手雷、火箭炮,以及炮弹导弹等等,却都是以毁灭性和破坏力著称的军事武器。

  以他当下还未突破人体极限的躯体,完全吃不住这种攻击。刚才,要不是用防御性能最强的武装利爪,及时挡住手雷,恐怕半边躯体都会被直接抹去。

  “既然这样,那就别怪我玩阴的了。”

  余劫目光一扫,突兀加速起步,完好左手自地上操起半具残骸,然后猛然冲入还算密集的士兵之中。

  “先别扔手雷!”

  看到余劫临近的士兵吓了一大跳,可余劫却没有对他出手,撞入士兵群中便莫名的消失不见了。

  其余已将手雷捏在手上,准备投扔的士兵们,茫然的环视周遭区域,可除了清一色穿着德国军服的士兵,并没有其他人存在。那身穿黑色兜帽风衣的敌人,仿佛在战场上人间蒸发了。

  “人、人呢……”“那还是人么,鬼怪吧?”

  一轮太阳自灰色天空现出,明明阳光灿烂炎热,可德国士兵背脊却直冒寒气,一股诡异的气氛压抑在每个人心头。

  在士兵群之中,一名青年士兵,面无表情的看着身旁战友,突然靠向其中一名手持手雷的战友。

  临到近处,青年士兵闪电般伸手,一把夺过战友手中的手雷,强行塞入对方嘴里,顺手拉开铁环保险,将呜咽绝望的战友推向其他士兵。

  嘭!

  手雷引爆,不止那含着手雷的士兵,连旁边两名士兵都一起随之葬送。

  “劳瑞,你究竟在干什么?”

  青年士兵旁边的战友,惊诧的望向他,愤怒质问道。

  另一士兵看清青年士兵脸容后,惊觉道:“不对!他不是劳瑞,劳瑞刚才就被杀了——我亲眼看着他死的啊!”

  “什么?”

  其余士兵大吃一惊,青年士兵邪魅一笑,右手突兀变形为武装利爪,抓破旁边两名士兵咽喉。

  “是他!”

  当幸存士兵意识到不可思议的事情,青年士兵正将一名士兵尸体推开,那具尸体不断膨胀变大,丝毫不亚于手雷威力的自爆而开,血雾掺杂在爆浪中往外席卷。

  等到幸存士兵反应过来,刚才那劳瑞士兵,早已不见踪迹,战场上再度陷入一片沉寂。

  “他会伪装,他会伪装成我们的人……”

  一名士兵恐惧的往后倒退,望着身边曾托付生命的战友,此时眼中却充斥着戒备和,冷汗自他下巴不断滴落。

  噩梦,这是一场无法醒来的噩梦。

  在余劫精神与躯体上的折磨下,本就一盘散沙的德国军队,彻底崩盘,到后面甚至不用他主动出手,德国士兵将战友当成伪装余劫,开始互相残杀。

  在荒野上留下一地的尸体残骸,余劫没来得及喘口气,一枚炮弹骤然落在他前方区域,明明隔着一米的距离,强劲爆浪仍将他轰飞出五米开外。

  “哇!”

  余劫咳出一口血,在空中打开滑翔,轻巧的落在地上。三辆武装坦克已然调头,并将幽幽的炮口朝向他。

  “不带这么玩的吧?”

  余劫嘴角微微抽搐,其中一辆坦克下移炮管,瞄准他的身体。只是还未开炮,一道金色光束从村落方向过来,精准落在武装坦克上,堪称导弹威力的爆炸,火光迅速将整辆坦克都笼罩在内。

  “谭雅么。”

  余劫眼睛一亮,谁能想到,那只幼女萝莉,还真能靠步枪干翻一辆坦克。

  千米之外的小山岗上。谭雅被榨干似的软趴在地上,圣青色眸子光芒黯淡,搁置身前的步枪冒着滚滚热烟,“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了。”

  “帮上大忙了。”

  没了一辆武装坦克,压力大幅度减少,余劫左右反复跳跃,快速奔跑起来,让略显迟钝的武装坦克无法锁定他的位置。

  知晓武装利爪无法突破坦克防御,他捡起一具具尸体残骸,注入病毒能量,拖着朝两辆坦克不断扔去,坦克也不甘示弱的连续开炮,一时炮弹对轰的场景在战场上演绎。

  将战局拖入僵持战,就是余劫最擅长的领域了。就算对敌坦克,这道理也同样适用。

  当扔出最后一具人体炸弹,余劫脸色苍白,双手近乎脱力,能量也濒临枯竭,那两辆坦克终于报废停下,外壳满是爆炸烧焦的痕迹。

  余劫爬上一辆坦克,强行拉开顶盖,两三名德国士兵咳嗽着从中爬出。

  “刚好,作为补给包。”余劫蹲在坦克上,幽幽的注视着他们,嘴角勾勒出恶魔般的微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