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男主他黑化了 > 攻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明苑回来之后, 有段时间没有见到翼逡那个老智障了。

  老智障关在上古秘境里六千年, 被她带出来之后,嘴里妖女长妖女短, 时不时就喜欢跑出来呲她几句,又或者给她添堵添乱。

  明苑对付翼逡也简单粗暴,甚至半点心思都不愿意花, 直接把他给插到茅坑外面,熏上个三四天回来。他就能给她老实一段时日。

  明苑以前也想过, 这老智障着实聒噪,不仅聒噪,还给她真智障。为了他所谓的行侠仗义, 拖着她就往麻烦里滚。齐霁那次她只是打算瞅几眼,知道他在干什么,疯到什么程度就退,结果翼逡一把把她扔到了齐霁面前,若不是那日齐霁真的疯的别致,她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

  明苑还真想把这老智障给回炉重造,甚至不要在她面前出现算了。

  结果古剑拿回来, 一连两个多月, 她都没有见着翼逡的影子。任凭她拿着古剑各种挥, 也没见着剑灵出过来。

  她嫌弃归嫌弃, 可是翼逡这老智障真的不出现了,明苑竟然诡异的感觉有些不习惯。

  齐霁把古剑还给她,话里话外的意思, 要她把这古剑的剑灵给看管好。他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是没有把剑灵怎么样。

  齐霁虽然够疯,但这种事上,没有欺骗她的必要。

  明苑坐在论剑峰顶上,弟子们此刻都在喂招,她拿着手里的古剑一口气吊打了好几个弟子,她出招的时候,角度刁钻,因为心情不是太好,所以专门挑旁人不会顾及的角度打。一连下来,男弟子看着她,都不由得两腿夹紧。

  过了一个多时辰,没有哪个不长眼的在她面前晃来晃去了。

  明苑随意找个没人的地方坐下来,手里握着剑,一把砍到旁边的树上。这里的树木都是几百年的大树,得了玄午山灵气滋养更是长得树干粗壮,外面包裹的一层树皮如同铠甲似得,平常灵剑都难在上面砍出印记。

  明苑那一下直接把树皮都给砍坏了,若不是手上没有用力,恐怕整棵树都被削下来。

  明苑一把把剑给直接插在土里。

  她坐在旁边等了好会,插在土里的古剑静静的伫立在那里,没有半点动静。

  翼逡自持是镇压邪祟的剑灵,平日里心高气傲,眼睛长在头顶上。除了被她拿来作战之外,不许她将古剑用作其他用途。不然就是闹个不停。

  明苑也没少趁机整他,惹怒她了直接给倒插粪池边,再要不就是送给萧竹,让萧竹拿去做晾衣杆或者是柴刀。

  萧竹对剑没什么兴趣,更谈不上眼光,反正不管什么东西,到了她手里,就自由的发挥各种用途。没有什么是在萧竹手里用不了的。

  后面被她回来,翼逡都要控诉她半天。

  平常被她这么折腾,翼逡早在这个时候,冲出来恨不得和她拼了,现在却毫无动静。

  明苑蹲在古剑旁边,看了半晌,“你该不是真的死了吧?”

  她伸手出去敲了敲古剑,古朴的剑鞘上,泛着一股暗沉的光,不管怎么看,都和平常没有区别。

  明苑对这种殉剑而生的剑灵没有多少认知,她只知道要怎么对付这种剑灵,可是怎么看剑灵是否安好,她还真不懂。

  她只懂搞破坏,至于如何保养,一窍不通。

  明苑坐在那里看了半天,一把把剑拔·出来,收回剑鞘。

  出了林子,外面已经有弟子在等着。前来的弟子是麟台阁的人,齐霁收了三个入门弟子,但麟台阁有很多杂事,都需要弟子去做,所以不少负责打杂传话的。

  那弟子看见明苑,笑的温和,“阁主让师妹过去一趟。”

  明苑应了一声,低头看看手里的古剑。

  古剑寒黯黯,在她手里没有半点声息,似乎真的只是一把单纯的兵器。

  在麟台阁上,她遇见了平鹤,平鹤的伤势已经痊愈了,“师妹来了?”

  平鹤为人温和,见着明苑,很亲和的打招呼。

  “平鹤师兄安好。”她和平鹤打招呼,平鹤脾气温良,平常跟在他师兄平元身后,很少出声,甚至况乐说的话都比他多。

  若是隐藏起来,都叫人记不起他。但平鹤却是最好打交道的。

  “况乐师姐恢复的怎么样,还好么?”明苑问了一句。

  齐霁对外说,况乐在一次修炼中,不慎受了伤,险些走火入魔,伤到了经脉元气,现在正在休养。

  齐霁也不遮掩,直接让门内的见善堂给况乐诊治。

  现在大家都知道况乐运功岔气,受了重伤。

  “如今还在疗养,幸好师尊日日都给师妹梳理真气,不然恐怕伤的还更重些。”

  平鹤说着,叹了口气。

  况乐平常心高气傲,对自己要求极高,如今出了这么一桩,每日郁郁寡欢,幸好还有师尊关怀,才好过了些。

  明苑对况乐生死不感兴趣,这姑娘对她来说已经没用了。顺嘴一问,凸显一下自己的半个同门情谊。

  “哪日我一定亲自过去看看师姐。”

  平鹤看了看,回身过去,亲自领她去齐霁那边,“今日师尊来了兴致,在小妙峰,我带你过去,免得白跑一趟。”

  明苑咦了一声,马上跟在平鹤身边。

  小妙峰是麟台阁的一处仙峰,齐霁平常不爱到处走动,就喜欢呆在阁内。现在他挪动了两下,明苑都有些新奇。

  平鹤说齐霁今日心情不错,可明苑见着齐霁的时候,感觉平鹤恐怕是在坑她。

  小妙峰上没有亭台楼阁,峰顶上修建有亭子,亭子四面有门窗,此刻全部打开。她站在亭子外,“弟子见过阁主。”

  齐霁好半晌都没有声响,更别提让她进来。

  没有齐霁发话,明苑就只好在外面站着。

  峰顶上雾气缥缈,长得膘肥体壮的仙鹤拍打着翅膀从身旁飞过去,一声鹤唳叫得她耳朵都疼。

  来之前平鹤告诉她,齐霁的心情不错,现在明苑都已经在想自己是不是和平鹤结仇。

  峰顶寒风阵阵,吹在脸上一阵生疼。修士体格经过淬炼,山顶的寒意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只是她不知道齐霁在发什么疯。

  明苑不变应万变,站在那里,反正狗比不开口,她也不会主动说话。

  齐霁等了好会,也没有听到她有半点动静。她的呼吸声在风里,都很轻微,几乎可以直接忽略。

  她向来就有这个本事,不管旁人对她如何,她总有自娱自乐的法子,并且一幅傲骨难以磨搓。他把她关了几十年,哪怕日夜只能看到他一人,也没见她崩溃,更没见她对他有任何的依赖。

  到了如今,她还是一样。

  齐霁心下涌出一股挫败,“进来。”

  明苑应了一声是,走了进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此处?”

  明苑心下卧槽了好几声,这狗比不在屋子里头呆着,还要让弟子把她带到原来的地方等着。

  “路上遇上了其他师兄,说阁主不在,让弟子过来寻阁主。”

  一直背身过去的齐霁终于动了下,回身看明苑,眼神有些意外,“你人缘倒是好。”

  明苑干笑了两声,“弟子不知哪里做错了事,惹得阁主不悦……”

  齐霁笑了下,笑声轻轻,只是这笑声里,明苑听出没多少笑意。她不记得这段时间,她有惹到齐霁的。

  “你不记得了?”齐霁走过来,双手背在背后,低头下来含笑看着她。

  明苑满心莫名其妙,她这些天的的确确规规矩矩,至少在齐霁面前是这样的。

  “还请阁主提示一二。”明苑把这几天全在心底过了一遍,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可以触怒他的。

  她满脸无辜的抬头望着齐霁,“弟子行事鲁莽,而且记性也不是很好,所以光凭弟子想,实在想不出来。还请阁主提示。”

  她那满脸的无辜,让齐霁哽咽了下。

  齐霁气息微微急促,明苑察觉到,还是满心的疑惑,不明白他到底在气什么。疑惑之余还有些新鲜,她已经有很久没有见到狗男人发火了。

  她看见齐霁的双眼,又咻的一下低头下去。压住快要冒出来的痛快感。

  齐霁站在那里,手指摩挲了两下,眼角发红,连带着嘴角都拉成了额一条直线。

  “你惯常知道气我。”

  话语出口,两人都愣了下。齐霁这话恢复了他原本声线的温软,甚至还有那么点气急和撒娇在里面。

  明苑满脸古怪,碍于规矩,不好直接抬头过来。

  “今日阁主可是运功过了?是不是运功的时候出了什么岔子?”

  齐霁呼吸在她说出这话的时候,气息都急促了两下。

  他痛恨自己的失控,又怨怼她的无情。若是她什么都不记得,他倒是能理解。可问题就是,她分明什么都记得。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和他装模作样?

  齐霁拂袖站在那里,话也不说,只是冷冷盯着她。带着满腔的怒火与委屈。

  明苑垂着头都能感受到他怒气满满,她满头雾水,齐霁今天不管是看起来,还是说出的话,多少都有些不对头。

  他是真的走火入魔了?

  “阁主,讳病忌医是不行的。”明苑斟酌着用词,满心好意的劝他,“不如让见善堂的长老过来看看,毕竟小毛病若是拖久了,也会成大病的。”

  齐霁眼尾那儿浮上胭脂一般的颜色,那胭脂色顺着眼尾一路,直接将他的眼下染得通红。

  她果然无情!

  齐霁心头浮出这么一个想法,之前的耐性在此刻全都消失不见,他只想把她给关起来。她果然是说什么都不管用的。

  对,直接动手就好了。她前生的时候,他不就是那样对她的么?

  她的心是冷的,不管他如何暗示,他的喜怒哀乐,都传不到她的心底。

  既然如此,不如直接将她留在身边,至少他还可以每日看见她。不必和现在这样,患得患失。

  亭子内顿时沉默下来,明苑下意识的感觉到他有些不对劲。

  一股凉意顺着脊椎一路窜了上来,明苑抬头,正好对上齐霁阴鸷的双眼。明苑有些疑惑,不过还是道,“阁主生气了?”

  托现在这幅身体的福气,她现在长得和一朵白花似得,纤细秀丽,楚楚可怜。正是小白花的不二长相。扮娇弱扮可怜,明苑是手到擒来,完全没有半点难度。

  她眨了眨眼睛,“那阁主不要生气好不好?”

  明苑的扮可怜让齐霁心头的那一股怒火,得到了暂时的遏制。至少她现在在问了,而不是和刚才那样,无动于衷,甚至还觉得他莫名其妙。

  “你说我不生气,我便不生气了?”齐霁往她走近了一步,她直接一改方才的小心谨慎,看着他。

  齐霁坏到了极致的心情又莫名的有些好转。

  自己的心情轻易的被她掌控,齐霁意识到这个,让他感觉很是不适。

  他冷哼了一声,“你自己干的好事,不知道了。”

  明苑想了好会,都还是没能想明白她干了什么好事。因为齐霁之前闹出的阵仗太大,明苑生怕被波及到,老老实实的躲起来,每日除了修炼就是睡觉。

  都这样了,还能做出什么事?

  她做什么了啊?

  这话是不能问的。明苑觉得自己只能给狗比男人低头,“弟子错了。”

  她干净利落的赶紧认错,齐霁心情又好些,“那你说说,你错在何处?”

  这狗比到底有完没完了!

  明苑压抑住的暴躁脾气,险些没有全部爆发出来。她的脾气原本和柔顺就没有半点关系,做了名门正派的弟子,也不过是压抑了些。

  现在被齐霁这么一弄,明苑恨不得直接摁住这个狗男人的脖子,从小妙峰上一脚踹下去。

  “弟子没有过来看阁主。”明苑决定恶心死这狗比男人,她掐着嗓子,拿捏出娇滴滴的嗓音,和三月春风,柔不堪扶。

  “弟子应该多来看望阁主,想阁主心中所想,可是弟子玩心太重,只顾着自己。”

  娇滴滴的嗓子,明苑听着浑身上下鸡皮疙瘩一层接着一层,恨不得给自己来一巴掌。

  齐霁听着,倒是没有她想象里的不耐烦和恶心。

  他甚至还津津有味的听着,听完之后,笑了笑,眼里的阴鸷也散去了不少。

  明苑目瞪口呆,她不过是想要恶心一把齐霁,自己出口气,就算要把他掰回来,她恶心他一顿,也起不到什么更坏的结果。

  谁知不但没有恶心到,齐霁这样看起来还是蛮开心的?

  明苑觉得她真是越来越弄不懂齐霁了。

  这男人的心思已经比海底还深了。

  齐霁伸手出来,在她面前摊开。他的手生的漂亮,洁白修长,干净的很。

  “阁主的手长得甚好。”明苑开口就是一句。

  齐霁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从她嘴里听到夸奖的话语。

  她从来不夸他什么,齐霁自小体寒,身躯没有活人的体温,如同一块寒冰,因此他也被旁人视作异类。

  明苑对他从没有什么恶声恶语,但也无视的很,即使是最亲密的时候,也不见她有什么话。

  他心跳的快了,略带点羞涩,抬眼见着她。看见明苑也是满脸的难以置信,心下的喜意一点点的冒出来。

  “漂亮?”他故意问道。

  话都已经说出口,万万没有自打嘴巴又改的道理,明苑抬头冲他笑,“漂亮。”

  然后又多加一句,“其实阁主哪里都漂亮。”

  “阁主是弟子看过的,最好看的男人了。”

  最好看的男人,也不算吹牛皮。齐霁样貌的确上等,早年的时候一派的温软,有那么点温润的味道。现在身份变了,那股原本柔和的气质也变得凌厉起来,可他的样貌不管怎么说,却还是极其出众的。

  鼻梁高挺,眉眼深邃。脸颊的线条分明而俊秀。

  就连身段仪态气质,也不无出众。当年她愿意和他你来我往,除去没事做,找个人给自己打发一下时间,和他那副皮相也不无关系。

  只是明苑夸起他来,心头老大不痛快,像是被人强行摁着脑袋示弱。

  事实是事实没错,可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来,明苑就感觉自己在对齐霁低头认输。

  超级不爽。

  可是不爽也没办法。

  齐霁心如鹿撞,他听到旁人阿谀奉承的那一套不但不开心,反而觉得聒噪。但是她不同,她性子向来高傲,若不是心里这般想,任凭谁来,她都不会说一句。

  “当真?”

  明苑见他眉眼舒朗,心情极好的样子。她点点头。

  “弟子所言,全都出自真心。”

  齐霁回身过去,眼里的笑意和喜悦交互交织,他已经多年没有这种心情,上次还是知道她就在自己身旁的时候。不过那次更多的是后怕,和失而复得。

  他回身过去,眉眼里笑意荡漾,“既然如此,那么要好好记住你的话。”

  明苑随手就掏出了自己做的剑穗,“弟子听闻阁主不日将要过寿,所以弟子特意准备了这个。弟子身无长物,只能靠自己的一双手做了。”

  这剑穗是她自己做得,原本是给萧竹准备的,但她看齐霁被她哄得云里雾里,机会实在难得,赶紧加油努力。

  萧竹的生辰也在这半个月内,她是没有什么法器送的,有好的法器她都是给自己用,不会那么大方的送人。

  到时候她再给萧竹送一个就是了。

  反正那傻姑娘更喜欢吃东西,对剑穗这些东西,根本没多大的兴趣。

  齐霁看着她手里捧着的剑穗,伸手接了过来。

  剑穗以红丝线编织而成,下面垂着丝绦,中间穿着一块兔子式样的玉石。摆明了就是姑娘用的。

  他面上不显,掌心将剑穗收起来。

  “马马虎虎,我暂且收下了。”

  明苑冲他笑,“阁主喜欢就好。”

  她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原先犹豫要不要问,现在见他心情极好,想要问一问。但又怕把自己弄巧成拙。

  “看你这样子,似乎有事?”齐霁看她满脸欲言又止。

  “有什么话,你尽管问吧。”

  机会难得,但明苑又怕他翻脸不认人。

  “那弟子问了,阁主可不能生气。”

  齐霁莞尔,“好,我不生气。”

  明苑迟疑一下,把翼逡不再出现说了一下。

  “你怀疑我做了手脚?”齐霁听后,直接问道。

  明苑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似得,“自然不是,只是奇怪。我对剑之类的并没有多少研究,师尊师兄那儿又有数不清的事要处置,弟子实在不好去问的。”

  “可能是伤到了吧。”齐霁很是无所谓道,他见不到那个剑灵,不过能感受到灵力波动,所以当时他能直接一掌回过去,将剑灵打回剑身中。

  “古剑犹在,那么剑灵就应该没事。可能……只是他发脾气了吧。”齐霁说着,自己都觉得好笑。

  明苑想起翼逡那个脾气,越发觉得齐霁可能说的有些道理。

  这老智障弄不好就是真的发脾气了。毕竟她察觉到血契还在。

  外面有仙鹤飞到亭外,齐霁看了外面的仙鹤几眼,“今日你还有事要忙么?”

  明苑以为齐霁是和她说话说烦了,正要找个借口开溜,却又听齐霁道,“无事的话,过来一起喂喂仙鹤。”

  玄午山的仙鹤只只长得膘肥体壮。这些仙鹤说是仙,其实还是一群人养的扁毛畜生,玄午山灵气充沛,山清水秀,小溪里头的鱼都长得肥美。

  仙鹤自然吃的肥墩墩的,能飞起来,明苑都十分佩服。

  “过来吧。”

  明苑听出他的愉悦,不想坏了自己来之不易的成果,乖巧到他身边去。

  齐霁递给她一把仙鹤吃的东西,仙鹤平常有专门弟子照顾,加上吃的非常好,脾气都养出来了,见着弟子们都是拿着鸟喙的那两只小孔洞来看人的。

  甚至她还见过仙鹤脾气上来,张开翅膀追着某个弟子啄。战斗力直逼十几只大鹅。

  明苑还真有些怕齐霁伸手过去就被鹤啄。

  谁知齐霁伸手出去,那不可一世的仙鹤,竟然还真的把脑袋凑了过来,在他的手掌上吃食。

  “你试试。”齐霁对伸手的明苑道。

  明苑有些犹豫,“这是麟台阁的仙鹤,和弟子不熟,会不会……不喜欢我?”

  “你先过来。”齐霁沉吟一二,对她道。

  他的话不容置喙,明苑磨蹭了两下,还是过去了。

  齐霁让她伸开手,把手里的食物分给了一些在她手上,而后握住她的手腕伸到仙鹤面前。

  “她以后要常来,记住她的气息,不要忘记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明苑:来呀,攻略啊,看谁攻的过谁~~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后来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好沉的糖球、左岸的微笑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2k小说阅读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