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长生不老的我继承了千亿遗产 > 拉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碧水湾别墅。

  连晴站在二楼的落地窗前,看着门可罗雀的售楼处大门,捏紧了手里的玻璃杯。

  自从前天那对来自棚户区的夫妇,大张旗鼓的搬进了小区之后,碧水湾别墅几乎没有了客人上门。

  而原本买了别墅的客人,更是派人拐弯抹角的询问,能不能退款。

  碧水湾的格调,因为这对夫妻降到了低点,而她作为碧水湾别墅的项目经理,则是在集团受到了无数的非议。

  离嫣带给她的打击,是毁灭性的。那些豪门中的塑料姐妹花,指不定在背后怎么嘲笑她。

  而父亲在这个项目失败之后,不仅降低了她的零花钱,甚至还想让她毕业之后马上联姻!

  她无法接受!

  在连晴心烦意乱的时候,她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接通后好友叶澄澄轻快的嗓音从电话中传出。

  “连晴!我回国了!晚上来我家吃饭呀!”

  听见好友轻松愉悦的声音,连晴蒙在心头的烦闷消失了不少,她立马答应了叶澄澄的邀请。

  正好,她也有关于离嫣的消息想要和叶澄澄分享。

  晚上,叶家别墅内。

  连晴乖巧的和叶家父母打了一声招呼后,小跑到了楼上,推开叶澄澄的房门。

  此时叶澄澄正坐在床上清理这次出去旅游,购买回来的礼物,在看见连晴进来之后,她放下手里的礼物盒,扑进了连晴的怀里。

  两个女孩诉说了一番对对方的思念之后,连晴就拉过了好友,吐苦水。

  “等会,你是说离嫣是苏氏集团董事长,苏城安的地下情人?”

  被打断了的连晴,眼神闪过一丝不悦,随后她拉了拉好友的手说:“重点不是这个,离嫣她……”

  “你等一会在说。”

  叶澄澄此时已经顾不上好友后面的内容了,她踩着地上铺着的绒毛毯,心底琢磨着,一拍手说道:“原来我还纳闷,为什么离嫣一个孤儿用得起高奢,原来她早就当了富豪的情人。没想到在学校里装的比谁都清高,私底下却是个淫.荡的贱货。”

  连晴见自己的好友注意力,根本就不在自己身上,牙齿死死的咬着下嘴唇,心里窝了一团火。

  叶澄澄自言自语了半天后,小跑到连晴身旁说:“然后呢,你有没有狠狠的打她的脸?”

  看见好友八卦的眼神,原本很有倾诉欲望的连晴,嗓子像是被堵住一样,半响都说不出话。

  “后来……”刚开了一头,连晴就突然自暴自弃的往后一躺,抓着床上的玩偶盖住了自己的脸。

  她才不要说自己被离嫣打脸的事,太丢人了!

  见她不做声,叶澄澄好奇心达到了顶点,她推了推好友的胳膊,督促道:“你怎么不说话了,快说呀!我还想知道后面的事情呢!”

  叶澄澄甜美的声音,落在心情烦躁的连晴耳里,莫名的让她不爽起来,她猛的推开了叶澄澄,从床上坐起来,推开门跑了出去。

  “连晴,你怎么了?”叶澄澄的母亲诧异的看着火急火燎,要离开的连晴说道:“是不是和澄澄闹矛盾了?阿姨帮你说她去。”

  连晴看见陈谧对自己的维护,心里流过一阵暖流。

  她掩饰的低下头,瓮声瓮气的说:“阿姨没事,是我临时接到了通知,有工作需要完成,下次再来尝尝阿姨你的手艺,对不起。”

  “那你回到家,给阿姨发个信息。”

  “嗯。”

  叶澄澄晚了几步,当她下楼的时候,连晴已经开着车离开了。

  看见正在餐桌前摆盘的母亲,叶澄澄撒娇的抱住了她的胳膊,说道:“妈,你说连晴今天怎么脾气这么大,话说一半就跑了。”

  陈谧擦了擦手,说起了这几天连晴身上发生的事情。

  当叶澄澄听到离嫣一千块卖了两亿的房子之后,不可置信的说:“她疯了吧。”

  “人家可比你想象的有钱多了。”陈谧轻描淡写的说:“她继承了苏城安的三千亿遗产,并且根据遗嘱,在苏城安独子成年之前,她拥有苏氏集团代理董事长的权利。”

  “反倒是苏城安那个独子,只得了苏氏集团的股份。”

  叶澄澄下意识的捂住了嘴,不可思议的说:“这苏城安是被鬼迷了心窍吧!不仅不把遗产留给自己儿子,还让那个贱女人获得苏氏集团代理权。”

  “她就不怕自己儿子最后权利被架空,什么也得不到?”

  “你认识她?”听见女儿话里对离嫣的敌意,陈谧问道。

  “岂止是认识,她还是我的头号敌人。”

  在叶澄澄将她和离嫣过去单方面的恩怨说完之后,陈谧沉思了片刻说道:“你这个同学不简单。”

  “能勾的苏城安这么多年对她心死踏地,还在临死前将自己遗产分出大半给她,她的手段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厉害。”

  “澄澄。”陈谧抓住了叶澄澄的胳膊,认真的看着她说道:“妈妈认为,你需要和她化干戈为玉帛。”

  “妈!你疯了吗!”叶澄澄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说道:“她不仅勾引了斯礼哥,还几次羞辱我,让我向她低头?这绝对不可能!”

  陈谧斩钉截铁地说:“你即便是再不愿意,也要做!叶家停留在二流豪门的时间太久了。”

  “如果你能将离嫣拉到你的阵营,有了她的三千亿,叶家就能趁着这个机会一举腾飞,跻身一流豪门!”

  “可是你怎么能保证她会将那三千亿拿出来,我和她之前可是结下了不少梁子。”

  “你傻呀!”陈谧亲昵的推了推自己女儿的额头,说道:“这个世界上哪有一辈子的敌人。离嫣为什么会勾引一个年过四十,身体羸弱的苏城安,还不是因为想要钱,想要嫁入豪门?现在苏城安死了,她虽然有钱,但是身份却是很尴尬,名不正言不顺,豪门中谁愿意接纳她。”

  “这时候,你和她讲和,将她带入到豪门的圈子,再哄哄她,让她成为你的知心好友。到时候,三千亿不就轻而易举的到手了。”

  听见自己母亲这么说,叶澄澄茅塞顿开,但是对于让她去低声下气和离嫣讲和这件事,她还是有不少抵触的情绪。

  看见她这个拧巴的样子,陈谧气不打一出来,她伸出手,说道:“你有离嫣的联系方式对吗?把你的手机拿来。”

  叶澄澄虽然不知道自己母亲想要做什么,但是还是听话地将手机拿了出来。

  陈谧在微信联系人中找到了离嫣,点开对话框,斟酌了一番措辞。

  【离嫣,下学期我们就毕业了,我思前想后想了很多这四年来发生的事情,我觉得我以前对你做的那些事情都很幼稚,我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希望能够当面和你说声对不起。如果你愿意原谅我的话,这周末你有时间吗?】

  写好之后,陈谧就点击了发送。

  【li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好友。请先发送好友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红色的感叹号,在空荡荡的聊天界面十分鲜扎眼。即便是教养良好的陈谧,此时抓着手机的手,都失去了血色。

  但是三千亿的诱惑,让陈谧不断在心里开导自己。在心情总算没有那么郁闷了之后,她点开离嫣的微信名片,主动添加了好友。

  但是下一秒,系统就自动拒绝了她的添加。

  这意味着,离嫣不仅将叶澄澄删除了,还将她拉入了黑名单。

  向来都是别人捧着,没有受过气的小公主叶澄澄,扭曲了神色,愤怒的说道:“离嫣!!!”

  接下来,无论是短信,还是电话,发出去都石沉大海。

  就连陈谧尝试到最后,脸上都浮现出了怒气,将手机丢在了一边。

  离嫣一大早就出了门,正值工作日,奢侈品店内都没有什么人。

  离嫣到达的时候,设计师还才刚下飞机。

  本来设计师打算直接去别墅给她测量体型的,但是离嫣对奢侈品店内的甜品十分想念,就将人约到了商场。

  在她坐在店铺内等待的时候,来逛商场疏解昨天晚上郁闷情绪的叶澄澄母女,眼尖的看到了坐在窗户边的离嫣。

  叶澄澄看见离嫣那无死角,未施粉黛的脸蛋之后,气的直咬牙,新仇旧恨一并涌了上来。

  她挽着自己的母亲,高昂着下巴,走进了奢侈品店。

  店内的柜姐是认识叶澄澄的,在看见叶澄澄进来后,立马上去迎接。

  叶澄澄轻轻一挥手,让她退下,然后牵着母亲,不请自来的坐到了离嫣的对面。

  “好久不见,离嫣。”

  离嫣放下杯子,靠在沙发上,似笑非笑的打量叶澄澄,默不作声。

  陈谧轻掐叶澄澄的胳膊,温柔的笑着说:“你就是澄澄经常提到的朋友,离嫣对吧。你好,我是叶澄澄的妈妈。”

  离嫣垂下眼眸,拿起桌上的杯子抿了一口,无视了陈谧打招呼的手。

  陈谧的手尴尬的在空中晾了许久,让她脸上的笑容都维持不住了。

  “离嫣,我们家澄澄性子比较调皮,以前可能对你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情,我这个做母亲的,给你道个歉,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家澄澄。”

  “阿姨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这个孩子特别的合眼缘,但是今天出来的匆忙,也没有什么好送你的。正好我们今天在这里相遇了,要不阿姨就请这个品牌的设计师上门,给你定制几套衣服,就当是给你的一份小礼物,好吗?”

  想要这个品牌的设计师定制衣物,不仅仅需要财力,更是需要社会地位。

  能否请动该品牌的设计师为其量身定制,在豪门众人眼里,是一块敲门砖。

  因为只有得到品牌的认可,才能请动品牌的设计师。

  而离嫣,虽然有钱,但是没权。想要成为品牌设计师服务的高定用户,简直是痴人做梦!

  陈谧的这番话,说的漂亮。不仅用长辈的身份将叶澄澄以前干过的肮脏事给揭了过去,还在离嫣面前炫耀了一番叶家的影响力,试图拉拢离嫣。

  如果离嫣真如同她预想中的一样,是个嫌贫爱富,虚荣的女人,想要借此几乎跻身豪门,就会马上落入了她们的糖衣陷阱。

  离嫣眼中尽是嘲讽的神色,她放下杯子,陶瓷砸在玻璃桌面上发出的清脆响声,让坐在对面的两人,心不由自主的咯噔了一下。

  “嘿,li!”

  一声突兀的外语,插断了三人之间寂静的氛围。

  叶澄澄母女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向了门口,就看见年过80,品牌的创始人薇拉设计师笑吟吟的朝着她们走了过来。

  然后她们就看见,薇拉轻轻拥抱了离嫣。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