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七零年代小夫妻 > 第三十三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马车回到村里的时候刚刚接近正午, 一进村口, 林乔和顾廷松就被三个表弟围住了。

  “姐夫, 拿喜糖出来。”

  林乔对这个称呼有些不太适应,不自觉看了顾廷松一眼。结果,顾廷松居然把头转向另一边,根本就不帮林乔解围。

  林乔只能靠自己了,她可是知道这三个表弟有多能闹腾的。

  果然,拿到了喜糖,徐志东依旧不依不饶。

  “姐夫,把这大红花戴上, 还有我姐的, 你也给她戴上。”

  “对, 好好给我姐戴上……”

  三个表弟在那里高声笑闹着,林三爷把马车停下, 笑呵呵地看着他们。

  林乔只好接过表弟递过来的大红花,红着脸招呼顾廷松:“我给你戴上。”

  “哥,你快看, 姐夫还不好意思呢……”

  几个小表弟在那里哄堂大笑,推着林乔靠近顾廷松。

  林乔怕他们再出什么花样,赶紧把大红花别在顾廷松的胸前。

  今天, 两人都穿了一件军绿色的棉大衣,这可是现在最时髦的衣服了。顾廷松的脖子上还围着林奶奶专门给他买的红围巾,倒是有几分“新娘子”的样子。

  大红花是红绸布的,同样鲜艳无比, 佩戴在军绿色的棉大衣上特别的显眼,整个人也更显得精神。

  志东兄弟几个看到两人一副新人的打扮,也跟着在一旁傻乐,跑在马车前面回家报信去了。

  “新郎新娘来了……”

  “姥姥,我姐和姐夫回来了……”

  林奶奶脸上的笑容就没断过,嘴里只不停说着好。

  马车停到了林乔家附近,看热闹的村里人都围在那里道喜。

  “看新娘子多漂亮……”

  “顾知青也精神呀,两人多般配……”

  林乔和顾廷松被众人簇拥着进了家门,院子里已经布置好了,两人的结婚仪式就在林家的正院举行。

  时下的年轻人,结婚仪式非常的简单,林乔和顾廷松被大家推到院子正中央站好。

  田常山作为婚礼的主婚人,笑呵呵地上前宣读了一段语录,又给新人送上了祝福,这些都是婚礼的惯例。

  林乔和顾廷松也分别对着领袖的照片宣读了一段语录,整个仪式就结束了。

  婚礼仪式结束了,年轻人都围了上来,开始起哄。

  “顾廷松同志,你来和大家讲讲怎样和林乔同志走到一起的吧?”

  “林乔同志,听说你们结婚以后是你当家作主,顾知青怎么这么听你的话呀?你给我们传授一下经验呗……”

  林乔不知该怎么应付这些人的调侃,只好对着大家微笑,并不开口说话。

  顾廷松却不同,他还是一样的面无表情,根本就不理会众人的问题。

  人群外,林双双看着被众人围在中间的林乔和顾廷松,眼里都是嫉妒和不屑。不就是结婚吗?将来她的婚礼一定会比这还要热闹。

  不止是林双双,林乔还注意到,上次去山上的养殖场找她的那位女知青高红霞也站在人群外围盯着他们。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笑容,看着她的眼神也带着幽怨。

  这位高知青长得还是挺漂亮了,如果顾廷松没有和自己交换身份的话,也不知道两人有没有可能发展下去。

  林乔下意识地看了顾廷松一眼,这位高知青是冲着他来的,也不知道顾廷松会不会觉得可惜。

  顾廷松有些莫名其妙,林乔的眼神这么奇怪,他总么会没有察觉。他瞪了林乔一眼,警告她不要在那里瞎想。

  林乔收回视线,只不过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高红霞看着一对新人亲密的互动,心里更是难过。她再也呆不下去了,转身跑出去,先回了知青点。

  林双双也注意到了高红霞,她的眼里闪过一丝精光,没想到还会有这么有意思的发现。

  林宝云很快就把林乔从众人的包围里解救了出来,她端着一个托盘,笑眯眯地招呼大家。

  “大家都来吃块喜糖,马上就要开席了。”

  林家的酒席一共准备了六桌,虽说没有准备大操大半,可是林宝国在村里的人缘不错,许多交好的人家都送来了贺礼。

  村里穷,礼金也不多,一户人家也就是掏两三块钱,但是来吃席的却是一家人,这也是农村举办婚礼的特色。也是因为穷,好容易有个吃酒席的机会,当然全家都不会拉下。

  虽然前几天刚刚闹过不愉快,薛桂花和丁传娣依旧像是没事人一样来参加婚礼。

  其实她们也是拉不下脸来的,可是自家的男人还要脸面。亲大哥唯一的闺女结婚,他们兄弟两个要是不来参加,村里人也会骂他们没良心。

  林宝田在村里是会计,自然丢不起这个人,他开口了,薛桂花也不敢不听。

  林盛春也提前就请了假,一早就跟在林宝国身边帮忙。

  丁传娣倒是不怕她家男人生气,可是她也馋呀,一想到酒席上的大鱼大肉,她就坐不住了。

  小儿子柱子也吵着要参加,丁传娣衡量了一下利益得失,果断地带着全家人都来了。

  林奶奶也不客气,既然来了就要听她使唤,自家人就要负责帮忙洗菜端盘子,哪有坐在那里直接开吃的道理。

  妯娌两个叫苦不迭,可是在村里这么多人面前,却不得不听从林奶奶的安排。

  为了这顿酒席,林宝国费了不少心思,肉和鱼都是好不容易才在公社几个富裕些的生产队买到的。

  家里林奶奶喂了两年的鸡也杀了,酒席上的菜色有些这些就很是丰盛了。

  开席之后,林乔和顾廷松端着酒杯挨桌给大家敬酒。来吃席的大都是村里的长辈,林乔是他们看着长大的,所以都只是乐呵呵地祝福两句,并没有为难新人。

  顾廷松虽然是知青,但是因为,他一直住在养殖场,和村里其他的知青关系并不太亲近。知青们也只是集体买了两个搪瓷盆,由陈建军和王勇做代表送了过来。

  两人虽然留下来吃酒席,但是因为和村里人并不熟悉,也比较的拘谨。

  酒席上的菜色让大家很满意,这时候家家都穷,好容易吃上一顿肉,都恨不得多长几张嘴才好。

  一段饭吃完,桌上的碗碟异常的干净,就连菜汁都被人泡着馒头吃进了肚子里。

  等到酒席结束,送走了来参加婚礼的客人,收拾好碗盘狼藉,太阳都已经落山了。

  林奶奶年纪大了,忙了一天,累得腰都要直不起来了。她捶着腰,看着眼前的孙女和孙女婿,眼里都是笑意。

  “今天忙了一天了,你们小两口赶紧歇一歇。”

  “奶奶,我不累,我帮你捶捶腰吧。”林奶奶今天一整天几乎都没闲着,林乔看着心疼。

  “不用,你快去歇一会,等晚饭好了,我再叫你们。”

  “奶奶,今天的晚饭我来做,我年轻身体好,您老还是去歇着吧。”林乔不由分说地扶着林奶奶去炕上休息,她可不能让奶奶这么大年纪了还操劳。

  林宝国拄着拐杖,把闺女叫进了房间。

  林宝国打开一个红木箱子,在里面掏出一个布包。布包包裹的很严实,层层叠叠的,林宝国一点点打开,神色温柔。

  “这是你娘留给你的,要我在你结婚的时候送给你,还是你姥爷当年在省城的金店买的。”

  林乔接过来,这才发现,里面是一把小金锁。

  金锁的一面雕刻着一对龙凤呈祥图案,另一面刻着一个“福”字。

  对于她娘,林乔是没有印象的。不过,家里还有她的照片,看起来是个很柔弱温婉的女子。

  透过这金锁,林乔仿佛看到她双眼含笑在注视着自己。

  林乔不自觉就红了眼眶,“爹……”

  林宝国的心情也不好受,“别哭,无论怎样,今天也是你大喜的日子。要是以后你和顾廷松换回来了,你们就好好过日子。要是换不回来……”

  要是换不回来,会怎么样,林宝国也说不出口。闺女变成这样,他都不能适应,何况是孩子自己。

  林宝国想起闺女刚出生的时候,他和妻子结婚好几年才好容易有了这个孩子,两人都把闺女当做命根子一样疼。

  妻子临死的时候,最放心不下的就是闺女。当时他曾经在妻子面前发誓一定不会让闺女受一丁点的委屈,会护着她一辈子。

  这么多年,林宝国也一直是那么做的。为了怕闺女被后娘虐待,这么多年他坚持单身一个人养孩子。虽然以前辛苦了一些,可是闺女慢慢长大了,越来越贴心,反而是闺女在无微不至的照顾他。

  林宝国以前不知道想象过多少次,到底是什么样的女婿才能配得上自己的闺女。甚至想过要好好考验一番女婿才能放心把闺女交给他。

  谁知道造化弄人,闺女和顾廷松的这一段神奇的遭遇,让他别无选择只能接受顾廷松。

  一开始他对顾廷松是排斥的,毕竟谁也不可能接受自己温柔善良的女儿变成一个凉薄、冷漠的男人。

  经过这么久的接触,林宝国对顾廷松的印象也发生了改变。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会时刻护着女儿。不管因为什么,只要他对女儿好,林宝国就可以接受他。

  “爹,你别难过,我们要是换不回来,你不就多了一个儿子吗,也算是儿女双全了。”

  林乔故意笑着和父亲开玩笑,缓解紧张的气氛。

  林宝国也配合的笑了笑,“好,我的大儿子。”

  林乔噗嗤笑出了声,可是眼泪却不受控制的在眼睛里打转。林乔赶紧低下头去,不让父亲看到。

  “爹,你休息一会吧,我去收拾一下东西。”

  林乔不敢和父亲多呆,攥着母亲留下的金锁就跑回了房间。

  房间里顾廷松正在收拾林乔搬过来的东西,这些都是顾廷松的东西,已经从养殖场的屋子里搬了过来。

  临近结婚前,林乔把养殖场饲养员的工作辞了。虽然在大家看来很是可惜,可是林乔并不喜欢养牲口,家里人也不舍得她大冬天住在山上,所以都支持她。

  田常山倒是没有反对,其实最近一段时间,林乔和顾廷松都忙着做罐头的事情,照顾牲口的活也忙不过来。

  林盛义一心想接替饲养员的工作,想要找托林乔帮着在大队长那里说说好话。林乔是知道自己二哥的德性的,根本就没答应。

  牲口可是队里最重要的财产,田常山丝毫不敢大意,最后斟酌了许久才定下人选。

  林乔进门看到顾廷松在往柜子里收拾衣服有些不好意思,她赶紧接过去。

  “我来叠吧……”

  对自己的房间,林乔还是熟悉的,她把两人的衣服都整理好,书籍物品也都归置了。

  看着熟悉的环境,她终于踏实下来,从今天开始,她终于又能住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正午的喜宴还剩下一些炸丸子,我再炒一盘青菜,晚饭吃这些好不好。”

  “行,”顾廷松没有意见,不过,他有别的要求。

  “我晚上能不能洗一个热水澡,我自己烧水。”

  林乔愣了一下,脸腾地就红了,她低下头不敢看顾廷松,“你想洗就洗,问我干什么?”

  “我倒是想洗呢,可是你爹一直不准我洗澡。”顾廷松的声音带着一丝懊恼。

  “啊?”林乔真的没有想到,“那你这么长时间……”

  两个人交换身体也快两个月了,顾廷松居然一直都没洗澡?林乔简直不敢想象,她下意识地捂住了鼻子。

  顾廷松恼了,“你爹天天盯着我,不许我洗澡。我平时只能用凉水擦一下身子,现在我们两个都结婚了,我可以洗个热水澡了吧。”

  “当然可以,我去给你烧水……”林乔扔下这句话就赶紧跑出了房间。

  但是她的脸始终红彤彤的,烧得厉害。

  林乔爱干净,一开始的时候,她也不好意思洗澡,只是简单擦洗一下身体。后来,时间长了,她也实在是忍不住了,就开始洗热水澡。

  顾廷松的话让她想起自己穿进这具身体以后第一次洗澡时的情景,当时她害羞得厉害,整个人晕沉沉的,根本就不敢睁开眼睛。

  一想到顾廷松要洗热水澡,那岂不是……

  林乔不敢再想下去,只一个劲地往锅灶里塞柴火。在火光的照映下,她的脸色更红了。

  林乔有一个专用的浴桶,是林宝国专门给闺女打制的,以前就放在厨房旁边的杂物间里。

  自从顾廷松穿进林乔的身体以后,林宝国就把这个浴桶藏了起来。现在林乔出面,把浴桶拿了回来。

  吃过了晚饭,顾廷松先拿着换洗的衣服去杂物间洗了一个热水澡。林乔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心跳得厉害。

  虽然顾廷松的身体,她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到了。可是一想到顾廷松也会看到她的,林乔就忍不住面红耳赤,胡思乱想起来。

  她只得不停地告诫自己,他们两个已经是夫妻了,这些都是正常的。

  顾廷松很快就洗好了,他披散着头发回了房间,脸上的神色也有些不自然。

  林乔慌忙起身,“你洗完了,我也去洗澡了。”

  话一出口,林乔就忍不住的懊恼,她真的是无意识才说出口的。

  顾廷松难得没有和她拌嘴,只是高冷地应了一声就不再说别的了。

  林乔立刻跑出了房间,其实,她也真的想念自己的浴桶了。

  这个季节坐在浴桶里泡一个澡实在是舒服,甚至舒服到让林乔差点坐在里面睡着了。感觉到身下的水已经凉了,林乔赶紧起身换上干净的衣服回了房间。

  这几天的温度已经很低了,屋子里冷冰冰的。顾廷松坐在煤油灯下,捧着一本书正看得认真。

  林乔有些不自在,她在屋子里环顾了一圈最终还是把目光落在顾廷松身上。

  “你的头发怎么没有擦干,这么冷的天会感冒的。”

  顾廷松正在翻书的手顿了一下,“头发太长了,不想弄。”

  以前林乔没从觉得头发长有什么不好,可是自从变成一个男人,她彻底体会到了短发的带来的便利。

  就像现在,顾廷松的头发短,洗过之后用毛巾擦两下就干透了,又清爽又舒服。想到自己的那头密密的黑发,林乔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

  “那我来帮你擦吧。”

  林乔拿着毛巾走了过去,盖住头顶,开始一点一点仔细地擦拭头发。

  顾廷松并没有拒绝,透过桌上摆着的小镜子,顾廷松和林乔的目光对视。

  林乔的神情专注,动作温柔,顾廷松只觉得心里暖暖的。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嘴角轻扬,脸上居然带着笑意。

  顾廷松赶紧转过头去,咳了一声,故意凶巴巴说道:“这可是你的头发,你擦是应该的。”

  林乔心里的紧张感也消失了,她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声音都带着宠溺。“好,我的头发,我来擦干总行了吧。”

  林乔的头发长,而且发质也好,又黑又密,林乔用了两条毛巾才把头发擦干。

  擦好了头发,林乔又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屋里只有一张书桌,被顾廷松霸占着,林乔想看会书也不太可能。

  “你要是困了的话,就先去睡吧,我还要再看一会书。”

  “好,那我先睡了。”

  林乔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同意顾廷松的提议。

  她走到床边看了一眼,顾廷松背对着她认真看着手里的书,昏黄的灯光下,林乔好像看到那是一本草药图册。她还不知道顾廷松什么时候对草药也感兴趣了。

  婚礼都已经举行了,林乔也顾不上尴尬了,她快速地把身上的衣服脱了,钻进被窝里。她习惯性地贴着墙躺下,把身上的被子裹好。

  被子是奶奶新做的,柔软舒适,带着阳光的味道,林乔躺在里面觉得舒服极了。

  今天是他们新婚第一天,奶奶理所当然地只放了这一床被子。林乔偷偷看了书桌前的顾廷松一眼,见他全神贯注好似没有注意到屋里的情形。

  林乔动了动身子,又往墙那边靠了一下,留出半边的被子。

  今天天还没亮就赶去县城,又在家里招呼了一天的客人,林乔确实有些累了。她闭上眼睛不去想其他,很快就睡了过去。

  顾廷松等到林乔的呼吸声平稳下来,这才放下手里的书本。其实这一晚上,他也不知道自己看的都是什么内容。

  顾廷松轻轻在床边坐下来,林乔面朝着墙,背对着他侧躺在那里,双手交握放在脸侧。顾廷松欺身过去,轻轻抓住她身前的被子,慢慢掀开。

  林乔的双手暴露了出来,顾廷松紧盯着她的右手腕。手腕的地方有一串佛珠印记,那是他们顾家祖传的,也是他可以进入空间的关键。

  顾廷松一直以来都习惯把贵重的东西都放在空间里,现在和林乔交换了身体,他想要尝试一下,自己还可不可以重新进入空间。

  顾廷松探出手去,想要抓住林乔的右手腕。他的手指刚刚触碰到手腕,就感觉到一股暖意。

  在屋子里坐了这么久,他的十指冰凉。林乔在睡梦中大概也感觉到了,她的双手瑟缩了一下,下意识地又裹进被子里。

  顾廷松的动作停住了,他坐在床边等了片刻再一次小心翼翼地出手。

  这一次他的动作更轻了,慢慢地把被子掀开。冷风灌进被窝里,林乔打了一个哆嗦,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顾廷松的手上还掀着被子的一角,顿时就愣在了那里。

  林乔下意识地用双手抓紧被子盖住自己的身体,双眼圆睁,看着顾廷松一脸的戒备。

  顾廷松的脸色不由黑了下来,他坐直身子,在那里一言不发。

  林乔的大脑经过短暂的死机,已经回忆起她现在的处境。看到顾廷松臭着脸坐在一旁,林乔有些尴尬。

  “你要睡觉了是吗?不好意思,我睡迷糊了。”

  林乔边说边把手里的被子掀开了一角,“你快睡吧!被窝已经被我暖热乎了……”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林乔慌忙改口,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话说的,她成了什么人了……

  林乔红着脸不再看顾廷松,她赶紧背过身去,面墙思过去了。

  顾廷松看着躲起来用被子蒙住头的林乔,嘴角轻扬,心情也好了起来。

  林乔不敢回头看,昏黄的煤油灯在墙上印出两个人的影子,灯影轻晃,被忽得吹熄了。

  木头床晃动了一下,被子掀起来带起一股凉气,不过很快就消散了,身边的人也躺了下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