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三国新天子小说马子建刘协最新章节更新 > 第172章 暖心的貂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蝉儿,义父是不是已经老了,不中用了?”王允跪在在茵毯之上,即便是在府中休憩时,他也仍旧这般正襟危坐,始终用士者端庄的礼仪来规范着自己的一言一行。

  他的确自始至终,都是这样严于律己、也期望将自己的观点强加给他人的一种人。

  貂蝉此时正悉心地为王允揉捏着太阳穴,她的手法并不高明,但这样乖巧贴心的动作,却让王允感觉到了不一样的舒服。尤其当王允微闭着眼睛,想着此时侍奉自己的那双芊芊玉手,便忍不住升起一丝不可为外人道的得意。

  “义父正值春秋鼎盛之年,又贵为朝廷三公之首,总录尚书台事。正可谓大展宏图之事,又岂能说自己老?”

  貂蝉不说这样安慰的话还好,一说这样的话,登时便将王允刚才那一丝轻浮的得意扫空。像王允这等宦海沉浮的老人,什么话是真心,什么话是虚情假意,他自然一语便能听出。

  但他又不能苛责貂蝉,这个时候,貂蝉除了说这些违心的话之外,又还能说什么呢?

  “蝉儿,为父知道你聪敏无双,更在天下有着神秘的耳目。义父想知道,今日义父劝陛下颁布斥责关东,难道也有错吗?”王允暗自叹息了一声,他这时说出这番话,其实也根本不想指望从貂蝉口中得到一个确切的回答。

  在王允看来,貂蝉不过一介女子,又有什么见识?除了能用来董卓那等粗鄙好色的武夫之外,再无其他用处。至于说她不知从哪里得知的那些消息,王允更不放在眼中。

  所谓闭门家中做,便知世间事。王允他饱读诗书,又看惯了乱世征伐,自诩早将天下大事熟稔在胸。今日一番感叹,能换来貂蝉动情暖心的几句话,也就是了。

  所以,说完上句后,王允又忍不住卖弄起来,补充道:“定天下抚黎庶,在东而不在西。今天下纷争,诸州郡划地而治,豺狼枭隼彼此戕害,老夫固然讨灭了董卓,然天下之势亦未可易也。此番令陛下颁布诏书,昭告天下,正乃甄辨忠逆、固立朝廷威信之举。可陛下刚愎自用,不识天下大势……”

  说到这里,沉浸在自己世界当中的王允,蓦然发现貂蝉按在自己太阳穴的手竟停了下来。他这才醒悟过来,不由晒笑了一声,心中自语道:自己看来真的老了,话不由自主便多了起来。她一个毫无见识的侍女,能听得懂这家国大事吗?

  可就当王允打算回去好生安睡一会儿的时候,貂蝉那双手又轻轻地动了起来,口中同时说道:“义父,貂蝉并不知这朝廷大事。不过,有关关东一地的大事,奴婢却听闻了不少,不知义父可愿听一听?”

  王允默默地点了点头,虽然喝完那盅人参茶之后,他觉得脑袋有些沉。但有红颜佳人的服侍,他自然也想多耽误点时间。

  “这天下变动最大的,也最令人瞩目的,自是那四世三公的袁氏一族。”貂蝉一开口,便浑然没有乖巧可人的侍女柔情,仿佛一位冰冷的女策士:

  “袁绍与袁术之争,如今更混沌一片。自公孙瓒与袁术结盟后,在迎击青州黄巾的战争中收获颇丰,那些黄巾军掠夺的财物转而落到了公孙瓒手中,更在黄河岸边俘获七万之众,大部分都充入到公孙瓒的军队当中,白马将军公孙瓒趁势既而杀过了黄河,占领了青州的大部分地区。”

  王允的眉眼猛然一动,如今朝廷的军马开赴旧京雒阳,直抵达虎牢关。由此之后,关中对于关东的消息不再那么阻塞隔断,但如此大事,王允仍旧一无所知。此刻从貂蝉口中得知,自然震惊非常。

  不过,王允始终是位老谋深算之人,他耐下好奇忍住了询问貂蝉从何得知的此事。只是佯装出了一副早已知晓的神色,淡淡地等着貂蝉随后的消息。

  “在中原豫州,袁绍似乎进展的也并不顺利,他任命的豫州刺史周昂面对袁术攻势渐渐不支,只得放弃豫州,逃亡扬州依附兄长丹阳太守周昕。而先前的激战中,公孙瓒的弟弟公孙越却死在了周昂的流矢之下,这一事件给了公孙瓒讨伐袁绍的口实。”

  “袁绍顿时陷入了空前的压力,一方面公孙瓒已经扩张到了青州对其形成包围之势;另一方面南路的豫州失手,袁术随时都可能杀到他身后,而兖州的第二道屏障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还有冀州境内的黑山军、黄巾军,以及那位董卓任命的冀州牧壶寿还在时不时地骚扰他。”

  “公孙越死后,为了缓解各方面的压力,袁绍不得不向公孙瓒低头,将原先的大本营渤海郡让与了公孙瓒的另一个弟弟公孙范。”

  “哪知公孙范得到渤海郡以后,马上翻脸,向兄长建议立刻攻打袁绍。公孙瓒狂性大发,竟私自任命部下严纲为冀州刺史、单经为兖州刺史、田楷为青州刺史,发布檄文扣给袁绍‘造为乱根’、‘背上不忠’、‘不仁不孝’、‘矫命诏恩’等十大罪状,率兵向南挑衅。”

  “幸好当时袁术手下虎将孙坚战死,袁术的攻势暂缓,使得袁绍暂时解除了后顾之忧。于是,袁绍硬着头皮与公孙瓒在广宗县东北的界桥对战,双方互有胜负,死亡数目过万……”

  听到这里,王允再不能装作一副熟视无睹的模样。貂蝉这一番军情战报,其逻辑之缜密、用词之精确,尤其信息百分百的真实,使得王允再不能将貂蝉当作一寻常的侍女看待。他猛然转身,惊愕地望着那跪坐在自己身后的宫装丽人,蓦地竟生出一股不敢置信的恐惧来:“你,你究竟是何人?……今日,又为何要将这些事告诉老夫?!”

  王允纵然再蠢,通过貂蝉这一桩桩件件的汇报,也看得出来,在如今关东形势已乱成一锅粥的时候。朝廷再不知好歹地下达一张斥责诏书,将引发一场多大的风波。

  这些关东诸侯早已无视长安这个朝廷,在各自的属地掀起一阵阵腥风血雨。假如这个时候朝廷一纸诏令下达,关东群雄们固然不敢扯起大旗造反,但绝对会更加穷兵黩武地扩张势力,壮大自己的基础,继而图谋着将长安这个朝廷取而代之!

  那个时候,恐怕就是真正的天下大论之时、黎庶涂炭之际啊!

  一想到这些,王允不觉后背便冷涔涔一片。可这些慌乱的背后,他更多的还是恐惧,他还是迫切想知道,貂蝉同那位汉室天子,到底是何关系?

  现在他已不可能不知道,貂蝉之所以说出这些,就是让自己知道,自己今日在朝堂上的一厢情愿有多无知和愚蠢!

  甚至,这一刻,王允从貂蝉那巧笑焉兮的明媚后,仿佛都看到了刘协那张嬉笑鄙夷的脸!

  然而,就是这个时候,王允突然想站起来逼问貂蝉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猛然一阵头重脚轻。苍老的身子一个踉跄,直接箕坐在了地上。这一刻,王允陡然看到了那盅茶碗,猛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说道:“刚才,那盅茶里……不,你纵然是天子的密应,也不敢谋害老臣……老夫,老夫乃当朝司徒,若在这个时刻暴亡府中,他刘协也会成为千夫所指的暴君!”

  “陛下当然不会用如此下作的手段,按照他的话讲,这种最没技术含量的事情,可不是他那种高大上的君王会使用的……”貂蝉仍旧静静地笑着,甚至还轻柔地扶着王允躺倒。以至于闻讯而来的侍卫看到这一幕,都不由有些尴尬。

  “司徒大人乏了,刚才说了些奴婢都听不懂的话,就这样睡下了。”貂蝉很自然的回眸向那些侍卫解释道,其中一位领头的侍卫,显然被貂蝉刚才那一番回眸的风情迷住,与身后那些同伴一样愣愣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还傻站着做什么?速速将王公扶进卧房,奴婢一人,可扶不动。”貂蝉又一番娇嗔,顿时,那些侍卫就像被赐还了灵魂的木像,争先恐后地抢着与貂蝉一同去扶王允。

  这一路上,貂蝉嘴角的那抹笑意始终没有消散,因为,她迫切想知道,那个在宫中的小天子,究竟会用何等手段,令王允主动致仕辞官?

  一想到让这个刚棱耿直的王允主动放下手中的权力,貂蝉就觉得不可思议:“那个小家伙,真的有改变人心志的神奇手法吗?真的很想亲眼去见识一番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