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三国新天子小说马子建刘协最新章节更新 > 第214章 曹操的变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同一时间,兖州牧郡守府中。

  曹操端坐在正位之上,将下颌斜倚在自己的右臂之上,他生得并不刚毅俊秀,但这种放荡不羁的姿势,却让他看起来多了那么一丝乱世枭雄的味道。

  而堂下右首第一位端坐在那位谦谦如玉的文士,脸上却显露出一抹隐忍不住的担忧。他看着正位席上曹操那等倦懒表面下、但内心底那种舍我其谁的霸气,踌躇了片刻,最后仍旧忍不住开口道:“使君,此番进击袁术一事……”

  刚说到这里,曹操便将下颌从右手上抬了起来,不待荀彧说完,便接口道:“文若不必多言,此番袁术结连公孙瓒,所图不小。”说到这里,曹操微微眯了眯眼睛:“我与袁公路早晚一战,既然他此番主动前来,我便好生欢迎一番,杀他个措手不及!”

  “使君所言甚是,”荀彧心中暗叹了一口气,早几个月前,曹操是断然没有这等霸气和雄心的。但如今,随着他的威望愈盛,曹操对兖州之事,事无大小,皆一言而决。对于曹操这种愈加自信和霸气的改变,荀彧也不知这究竟是好还是坏。

  不过,他今天想要说的并不是这些。听到曹操完全没有理解自己的意图,荀彧又继续说道:“然此番出兵方略,使君欲先北后南。如此所为,令我们对天子未免有些不敬……”

  今日或许真不是荀彧的良辰美日,他第二句话刚说到这里,府外一人便昂然走入,抱拳大声向曹操说道:“使君,探马来报,徐州陶谦大军已过泰安。公孙瓒部下单经也已兵出平原,两军看似欲在历城合流,进犯兖州!”

  “哦,如此看来,袁公路非是虚谈好龙的叶公了,他为了打倒袁绍,倒真是折腾出了一番龙腾虎跃的大战。”对于这等军情大事,曹操非但没显出半分紧张,反而忍不住调侃讥讽袁术道:“这般来看,袁公路是铁了心要对袁绍来个大包围啊!”

  说完这句,曹操斟满了一樽酒,随意又道:“只是,想不到陶谦这老爬虫也搅合了进来,真是耐不住寂寞啊……”

  “废物再多也是废物!”前来汇报军情的曹仁,适时轻蔑地应了一句。

  “说得好!袁绍那边联络地也差不多,就按照之前定下的战略,咱们先破公孙瓒、陶谦。回头腾出手来,再陪袁公路好好玩玩!”

  荀彧知道自己此时再不开口,便一点机会都没有了,急忙起身拦住曹操:“使君,此事非同小可,天子来信令我等共击袁术。若我等如此先北后南,则令天子之军完全暴露在袁术兵锋之下,如此所为实非臣子之道啊!”

  曹操的额头上那如短刀一般的眉毛微微跳了跳,但很快他便平静下来,看似宽慰起了荀彧道:“文若且放心,即便我先北后南也耽误不了几天。单经、陶谦两军不过土鸡瓦狗、不堪一击,我这般所为正是攘外必先安内之策。待消灭了单经陶谦联军再回手与天子合师一路,定令袁术震恐不已,一战可擒!”

  荀彧还欲再劝,但曹操却根本不给荀彧机会。不待荀彧开口,他又自顾自说道:“今天下大势已现,然众家割据之所以不能成势,皆因彼此之间各怀鬼胎、远交近攻此消彼长。我等,万不能与这些狼子野心之徒一般背弃汉室。这天下,终归是汉室的天下!”

  待慷慨激昂说完这些之后,曹操才最后悠悠叹息补充了一句:“若是陛下知晓我等苦心,想必也是会宽恕我等的。”

  话说到这里,荀彧望着曹操那熠熠闪光的眼睛,终于明白原来曹操早就知道了他想说什么。在平时,曹操是从不说这么多话的。他今日这般欲盖弥彰,其实还是很给自己留了面子的。

  若自己一味强劝下去,只有徒惹怒曹操的下场。

  更何况,荀彧心中也清楚,也只有曹操定下的先北后南战略,才是对兖州最有效的守卫和反击。天子毕竟年轻,还以为如今的汉室仍旧与当初……

  不对!

  荀彧想到此处,忽然全身一怔。他抬头愕然地看着曹操那充满戏谑味道的目光,突然明白自己到底忽略了什么!

  此番,曹操并不是无奈才选择了先北后南之策。而是有意借天子之师,来牵制袁术的力量,进而为曹操此番先北后南的战略提供可靠的时间保障!

  而若依此想来,当初曹操写信与陛下,直言陛下不该逼反南匈奴一事,恐怕还存着故意激发陛下一时义气,进而想让天子先与袁术一战……

  荀彧是受儒家正统熏陶而出的君子,最不善用极深的恶意来揣测一个人。可就是这样的人,一旦领略到了什么,反而就会对这等自己不期望看到的状况而深感厌恶和担忧。

  一想到这些,荀彧顿时感到自己背后冷汗涔涔,即便是在这闷气未散尽的夏末,他仍旧能感受到自己的心寒。

  荀彧正了正身形,他终究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努力向从曹操眼中看出一丝愧疚和羞赧,但可惜,最终依旧一无所获——曹操的眼神当中有自信、有霸气、有无以伦比的骄傲,却没有一丝做了不该做事后的心虚……

  但就在荀彧久久的凝视下,曹操的眼中还是有了那么一丝不确定的游离。可当荀彧正准备进行最终求证的时候,却见曹操已将那樽酒放在了嘴边,以袖遮住了他的脸面。

  “为了汉室复兴!”曹操满饮下樽中之酒,大声疾呼道。

  而荀彧无奈,只得放弃了这一次无由来的自扰,在满堂文臣武将的振臂高呼下,随他们一同饮下了樽中之酒:

  “为了汉室复兴!”

  而这时,远在雒阳的刘协,也咕咚咕咚一口喝干了一碗葡萄酒。

  大战在即,他自然明白军中不可随意饮酒的军纪。故此,他此番也只带了两桶极品的佳酿好酒——原本,他是打算在庆功宴上豪饮的,可气不过自己被曹操当了猴儿耍,不喝点酒难下他心中的怒气。

  “陛下,微臣罪该万死。”荀攸望着满盘密密麻麻的木俑,脸色并不比刘协好多少:“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臣身为陛下智囊,竟犯下如此大错,实乃有愧陛下所托。”

  说罢这句,荀攸先深深向刘协一拜,又转而向贾诩一揖:“若非贾将军在此点醒梦中人,不知此番大战将让多少关中子弟无故殒命,臣……臣实无颜面见诸位。”

  荀攸在此痛心疾首,真感觉到了心如刀割之痛。可就在此时,他突然看到自己面前出现一只碗,里面盛着殷红的葡萄酒。

  “这不怪你。”刘协将碗塞入荀攸的手中,好像刚才那碗酒真的驱除了他的怒气一般:“贾老头儿说的不错,你我都是山中之人,只因身处其中,一心想着尽快让汉室被天下人重新认识,才会因此不识庐山真面目。”

  看到荀攸一脸愕然,刘协此时倒真的释然了许多,回头仔细看了看那张沙盘,才开口道:“更何况,公达定下的此略。平心而论,也确实精妙无比。我们若按此进军,也未见得不能击败袁术。”

  “陛下所言甚是。”贾诩这时倒一点也不傲娇了,立在刘协身后同样仔细观看了一番沙盘后,也认同地点点头道:“此番进军兵分两路,也充分考虑了趁袁术进兵兖州时这个空虚点,大举包围宛郡。若是一战功成,便可以宛城为根本,进而兵发豫州。公达之神谋,举世无双,老夫亦自愧不如。”

  “惭愧惭愧。”此时的荀攸也已一口喝尽了那碗葡萄酒,他虽然知道贾诩说的是真心话,但毕竟锐气已消,回复起来也有些心不在焉起来。

  但好在他毕竟是这个时代数一数二的战略大师,微一消沉后,便很快又振作起来,同刘协和贾诩一样盯着那沙盘一会儿后,眼中神光闪动,猛然看到了一处地方,嘴角又微微翘了起来:

  “陛下,曹孟德既然想用天子之师来牵制袁术大军,我们为何不能静看鹬蚌相争、最后做那位渔翁呢?毕竟,雒阳一带,还有李蒙、王方、樊稠等董卓余孽未除,正好给我等滞留雒阳以籍口……”

  万万想不到,荀攸这番话刚落,刘协立刻气得一摔碗:“怎么你跟贾狐狸想一块儿了?朕大军至此,真不是想来打酱油的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