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三国新天子小说马子建刘协最新章节更新 > 第222章 做人不能得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袁术大军已经出动了?”百无聊赖地刘协,把双手悬在一把琴上,用掌心去轻轻蹭着琴弦。琴弦微微颤动,那种麻酥酥的感觉让他十分惬意。

  他很喜欢这种高深莫测的姿态,毕竟,他已经轻易改写了这个历史轨迹。这样的成就,值得让他这位前世一普通的村委会办事员得瑟一番。不过,显然他的这番做作,在面前的这个人面前,丝毫没有半分作用。

  “陛下,您真的会操琴吗?”貂蝉好奇地盯着刘协的脸,语气中充满了疑问。不过,从她轻松的语气听来,今天的她的心情很是不错,曼妙的身体都仿佛蕴含着一种说不出的轻盈姿态,好像忍不住就要飞起来一般。

  看到貂蝉今日这番女儿味十足的姿态,刘协自然知道其中缘故,没有回答貂蝉的疑问,反而笑着向貂蝉问道:“袁术那家伙从你这里买来汉室大军剿灭董卓余孽的消息,花了多少金,可够你再起一座孤幼村?”

  一听刘协提到这些,貂蝉的神情变得微微有点不好意思,咬咬嘴唇:“后将军真是财大气粗呢,奴婢这个情报卖出去,都可以再起两座村落了。”

  “这便好。”刘协点了点头,他知道貂蝉为什么会有这番扭捏的作态。因为卖出这封情报的主意,还是刘协指示貂蝉的。

  他北上剿灭董卓余孽,就是为了麻痹袁术,好让袁术可以放心地与曹操一战。这样的情报让貂蝉卖出去,还可以为那些饱受战争疮伤的百姓做一些好事,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陛下,奴婢从来没有想到,原来你也是这般斤斤计较之人,连后将军的这点钱都不舍得放过。”貂蝉一边说着,一边跪坐在刘协对面的茵毯上,双手覆在膝盖上,脸上掠过一丝疲惫。

  刘协心中又默默感念了一声,乱世当中能有貂蝉这么一位奇女子,实难可贵。由此,他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闭上了眼睛,指肚抚过细弦,发出一连串清脆的流音。

  起手几声显得颇为生涩,偶有断续。但刘协并不为意,微微熟悉了这把素琴之后,心情慢慢平静下来,手指在琴弦上擘、抹、挑、勾,指法熟练,越弹越顺。优美的琴声从容不迫地流泻而出,充斥整个帐内。

  貂蝉显然没有想到刘协竟身怀如此绝技,原本跪坐的姿态不由变得脖子微微向上向前,如同一只引颈的飞燕,仿佛渴求听到这曲子很久。随着琴声愈发激越,貂蝉感觉自己的情绪也开始翻腾起来。

  身为司徒府中的貂蝉冠,貂蝉对于琴声是颇有一番造诣的。她知道,高明的琴师须与琴声共情,随曲而悲,随曲而喜,人曲合一,方为上品。刘协的操琴手法算上不高明,但充沛的感情却融入这琴声当中,完美地弥补了他对操琴手艺的不足。

  “陛下,您这曲子?……”貂蝉越听脸色越发娇羞,因为此时她已经听出,刘协所弹奏这一曲目,乃是司马相如的《凤求凰》。

  这首曲目乃是司马相如追求卓文君时所作,曲子的辞赋便写得大胆而炽烈,完全冲破了这个时代礼教的罗网。但此时大帐之内只有刘协和貂蝉两人,弹奏出这样的一首曲子,就多少有些挑逗的意味了……

  女儿家的心思,是不能随便撩拨的。可惜的是,年少轻狂且在前世没有恋爱经验的刘协根本不知道这一点。若是换做之前那位心比天高的貂蝉,她对于这首曲子还会淡然一笑并调戏刘协一番,但随着貂蝉将刘协引入她秘密建立的孤幼村,便等于将貂蝉将自己最后的秘密袒露给了刘协。

  而刘协对于那次的探索,所表现出来的愤怒和自责,也让貂蝉看到了她选择的这位少年竟还是那样一位悲天悯怀的君王。从孤村山丘上的那一抱之后,貂蝉便察觉她似乎再也望不到落日余晖下,那个少年在孤冷的山丘上露出的那一抹微笑。

  而今天,此时此刻她又听到刘协对着自己弹奏这样的曲子,瞬间便让她想起了那一日她对刘协说过的心言。敏感的女儿心立时让她以为,刘协这时后悔了那日的抉择,期望以此曲来表达自己的心意……

  “不错,正是《凤求凰》。”刘协说到这里,微微抬头看到对面的貂蝉,忽然瞪大了眼睛,像是发现了什么珍宝一样:“哎,这曲子威力竟然这么大,怎么看你的模样,好像思春了一般?”

  下一个瞬间,貂蝉“啪”地把刘协的手按在琴弦上,羞恼的脸色瞬间被莫大的愤怒所替代。看样子,若不是顾忌着刘协的身份,她可能会弑君一般。刘协惊得好像看到了发怒的母狮,极力想逃脱貂蝉的控制。

  就是这一瞬,貂蝉看到刘协的反应,明眸瞬间黯淡了一丝。很快,她又艰难地将嘴角翘起,对着刘协一字一句说道:“陛下,调戏奴婢真的很有意思吗?既然如此,那奴婢便向陛下说一件更有意思的事!”

  “什么?”

  “这次奉命与汉庭交战之人,陛下可知是谁?”

  刘协摇了摇头,又觉得不对,诧异反问道:“不是只有镇守宛城的纪灵吗?”

  “原本是这样的,不过,袁术也不知如何开了窍儿,令奋武将军吕布率并州狼骑抗击汉庭!”

  ‘铮’得一声,刘协的手猛然从琴弦上抽出,数根琴弦齐齐断裂,发出一阵急促而尖锐的哀鸣声。

  再之后,刘协便连貂蝉何时消失的都不知道,终于反应过来后,他才微微摇了摇头苦笑道:“果然,女人是老虎,都是惹不得的……”

  说罢这句,刘协虽然极力想保持一丝镇定,但刚才的消息毕竟太让他失措。一时令他看着眼前的断琴也觉得碍眼,见帐中无人,又一脚踢在在琴上:“果然做人要厚道,刚想装一装,结果就引来了吕布这个煞星。”

  对于三国这位毫无争议的第一猛将,刘协从来没有断绝过对他的打探。长安乱战后吕布投靠袁术一事,刘协是知道的。历史上,吕布也正是这样如丧家之犬般,先投袁术、后归袁绍。直至天下掉下一块儿馅饼,陈宫将半个兖州送给吕布之后,他才拉开以一方诸侯身份来闯荡这个乱世的序幕。

  可此时的吕布,混得并不如意,他为人自视过高又桀骜不驯,在王允那等还算宽容的士大夫手下尚且不知足,落到比他更自大还小心眼儿的袁术手中,更是饱受排挤。在刘协看来,袁术对于吕布应该会以打压为主,将吕布的并州狼骑扔在兖州战场当炮灰才对。

  可万万没想到,历史果然被改变了。蠢得不通气儿的袁术同志,在面临如此旷世大战的关键时刻,竟然难得聪明了这一回。

  面对吕布,刘协会有这等忙然失措的表现,并不是说他怕了吕布……好吧,事实上,刘协的确是怵吕布的。

  虽然如今汉庭的势力并不差,但若论骑兵统御和个人武力,刘协帐下却没一人能敌得过吕布,再加上高顺的陷阵营和后来的五子良将之首张辽——这样的阵容,面对任何硬仗都有翻盘实力的。

  当然,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要命的是,此时的刘协,已经身处虎牢关中!

  也就是说,吕布的并州狼骑随时会抵达!

  一想到这些,刘协便想将荀攸和贾诩两人唤来商议对策。可还未来得及开口唤人,便听帐外一传令已大声呼道:“陛下,前方五里处烟尘四起,疑似袁术大军已至。”

  这一刻,刘协已经连苦笑都撇不出来了:吕布的行军速度,可真是一点都不慢啊……而随后,刘协的脸色便又忽然大变,急向帐外传令问道:“我军今日前锋乃是何人?”

  “北中郎将马将军!”

  “速速传令,命他不可出战应敌!”刘协闻言直接气急败坏了起来,怎么今日偏偏会是马超那个不省心的?

  “可,可马将军已经前去应敌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