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三国新天子小说马子建刘协最新章节更新 > 第339章 承载着希望的光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鲜于将军,你这是在做什么?!”

  刘虞来时匆匆的脚步,在这一刻又变为退时匆匆。今日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太突然,他的大脑几乎无法应对眼前冷酷的现实。

  刘虞至此仍不相信鲜于银会害自己,但看着鲜于银身后滚滚涌来那些杀气腾腾的兵士,刘虞也不会天真地以为鲜于银只想请自己喝杯茶。由此,刘虞下意识将目光放在了带他来这里的侍卫身上。

  这目光并不表示刘虞期望他们能护卫自己冲杀出去,他天性仁慈、厌恶杀戮,他下意识这般,只想弄清楚,这中间到底哪里出了错?

  可纵然如此,刘虞还是失望了,他看到老齐及那些侍卫的眼中,也尽是疑惑不解和惊惶。

  “鲜于将军,您仔细看看,这可是刘太傅啊!”老齐跳了出来,横刀挡在了刘虞的面前:“您在刘大人帐下任事多年,深感刘大人忠义宽厚,难道就因惧怕公孙瓒便要背弃旧主?”

  “正因为我在主公帐下任事多年,感念大人为国为民之德,才……”说到这里,鲜于银的眼神蓦然一凛,瞪着老齐扬枪怒喝:“才不能让大人死在你这卑劣小人之手,袁绍秘密安排来的大戟士细作,真欺我幽州无人否?!”

  老齐一听鲜于银此话,脸色当即大变,惊恐慌张解释道:“鲜于将军,您在说…说什么,小人,小人怎么听不……”老齐脸色真挚,神情恐慌,完全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然而,就在鲜于银手下的兵士即将围困在他身周时,他却趁这电光火石的一瞬,猛然反手一刀!

  “老齐?!”刘虞惊呆了,原本自己的大脑还未理清眼前之事,此刻更直接被老齐手中那一道如白练般的寒光晃过,整个心神顿时就仿佛被这一抹刀光攫取了三魂六魄,登时动弹不得。

  然而,真正令刘虞感到全身冰寒的一刻,是那柄环首刀掉落在地上的时候。

  老齐惊愕地捂着自己的喉咙,感受着空气吹入气管使得他口吐血沫的抽噎,目光涣散之余,终于看到一名年轻的侍卫正淡然地擦着手中染血的匕首。这一瞬,那个年轻侍卫脸上再没有只想滔滔不绝说话的平凡简单,转而是一抹深沉而冷厉的贵气。

  “汉锦衣卫洛霖,拜见刘大人。”洛霖收起匕首,对着刘虞轻轻一礼。随后,也不管刘虞作何反应,便又向鲜于银开口道:“鲜于将军,现在可否动身了吗?”

  “全凭贵使做主。”鲜于银目光复杂地看了洛霖一眼,才在马上向他深一抱拳,恭敬回道。

  刘虞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人推上了一匹战马,又不明不白地随着两千骑兵汹涌闯出易京城中。再之后,他还未熟练坐稳身子时,眼前又忽然被一蓬燥热的液体迎头扑来,刘虞用手一抹,才发现那是人的血。而身旁的鲜于银,已然操纵着战马踏向那个刚被他杀死的黑甲兵士。

  “鲜于将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很不好受,尤其对于连吃饭都不沾荤腥的刘虞,在一蓬热血和狼奔豕突乱战的刺激下,也难得地升起了一丝火气。

  “大人,属下所知也并不多。”鲜于银一面纵马护卫着刘虞,一面解释道:“属下在两月之前,接到了那个老齐的密信,便秘密安排易京百姓挖通一条暗道解救大人。然而,就在密道即将完成之时,属下又见到了这位洛霖大人。他告诉属下,那老齐乃是袁绍帐下的大戟死士,之所以联络属下,只是为了在属下面前杀掉您,借此嫁祸属下,再栽赃在公孙瓒身上。”

  刘虞不知兵,但这并不代表他不通阴谋,相反,当初平灭张纯叛乱时,他还以堂堂正正的阳谋击败了张纯叛逆的阴谋——三国乱世大浪淘沙,能留下姓名的人物,都不可能是省油的灯。

  刘虞完全可以想得出,若是没有这个洛霖,那老齐必然会在鲜于银面前杀死自己。而不少人又知道,自己逃生的密道又是鲜于银派人挖的。这样,鲜于银纵然身上长满嘴巴,也无法辩清自己。

  同时,又因鲜于银曾经为自己帐下骑都尉、而目前又为公孙瓒手下这一复杂身份。只需有心人稍微煽风点火,整个幽州便路人尽知,公孙瓒乃是为了独揽幽州大权才授意鲜于银杀害了自己。

  自己一死,幽州必然内乱不已。公孙瓒又向来不是长袖善舞之人,面对这种境况,他只会更加穷兵黩武,大肆杀伐。如此不出半年,整个公孙瓒势力必然分崩离析!

  好一个阴险歹毒的计策!

  ‘袁绍,袁本初,你为了割据河北,已然到了这种连脸都不要的地步了吗?’刘虞温厚的脸色渐渐狰狞,他不是在为自己的命运而愤怒,而是在为幽州数万黎庶惨遭战火荼毒而愤怒,为袁绍这等迎面笑脸相迎、背后狠捅一刀的无耻小人而愤怒!

  ‘不过,幸好天佑我大汉,给了汉室一位聪慧无双的天子。在他那双慧眼如炬的眼下,袁绍这等魑魅魍魉的诡计只能徒劳无功。’刘虞望了一眼正在奋力拼杀的洛霖,顿时觉得,此等智勇双全人物,当真应锦绣披身、同时又乃衣锦夜行之人啊。

  然而,想通这一切时,劫后余生的刘虞忽然又突然想到了一个十分要命的问题:鲜于银肯于任事不假,但却没有一双洞穿迷障的慧眼。面对袁绍大戟士和汉室锦衣卫两方的指责,他怎么便相信了这个洛霖?

  要知道,目前自己还是跟鲜于银一路,若是这个所谓的‘锦衣卫’也心怀不轨,或被早被袁绍买通……那之前一串的可怕后果仍旧会产生。

  刘虞稀里糊涂地担忧着,这个时候,无论是谁在见识如此诡谲的毒计和更精彩的刺间后,都会草木皆兵、成为惊弓之鸟的。

  “属下惭愧,面对这两位都极善伪装的间作,属下的选择,是谁都不相信。”被刘虞问到这点的鲜于银看起来的确很是惭愧,他心虚地看了一眼洛霖,才小声向刘虞解释道:“属下难以分辨两人究竟谁真谁假,踟蹰不已。还是这位锦衣卫大人,想出让属下诈弄一计,才令那袁绍的大戟士图穷匕见。”

  刘虞微微了然,难怪刚才鲜于银一见自己,什么话都不说,只是派人将自己围起来。原来,他并不是要害自己,只是想将自己与那两人分离开来保护自己。这也解释了,为何洛霖杀了那老齐之后,对鲜于银并没有什么好口气,而鲜于银却还向洛霖恭敬抱拳回礼的原因。

  同时,刘虞也觉出自己果真太过风声鹤唳了。袁绍帐下谋臣如雨不假,但为了杀自己一人却派来两名大戟士,且还要导演出这么一出看得人眼花缭乱的计中计,实在有些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了。

  然而,就在刘虞终于十分艰难地将之前所有事全都消化完毕后,他却猛然发现自己仍旧轻松不起来。因为,近在咫尺的易京大门,正在缓缓合拢。自己逃出升天的希望,就随着那大门一丝丝被关闭!

  “洛大人,您智勇无双,快快想想办法啊!”比刘虞更焦急的就是忠心耿耿的鲜于银,因为刘虞只看到了缓缓关闭的城门。而身为将领的本能,鲜于银已然感觉到,整个易京城中的所有兵伍,正在朝着自己这两千骑兵汇聚而来!

  可被刘虞和鲜于银视为救命稻草的洛霖,这时却不再镇定。他咬了咬,夺过身旁一骑士的弓箭,猛然一箭射向那个正在指挥关闭城门的屯长。

  屯长当即一箭封喉,仰面倒了下去。可关闭城门毕竟不是什么精细的命令,那些卖力推动城门的兵士甚至都未察觉他们屯长的毙命,仍旧埋头流汗、一步步奋力挪动着自己的脚步。而城门透来光亮的缝隙,同样一寸寸减弱、直至随着城门的合拢,彻底消失不见。

  “洛大人,陛下是否还有妙计救我等脱难?!”

  洛霖摇了摇头,但并不惊慌,只是言简意赅道:“锦衣卫为保证行事机密,每个人都只知道自己的确定任务。而我的任务,就是护送刘大人到达易京城门……”

  鲜于银彻底不敢相信地看着洛霖,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位苦心积虑在易京潜伏了数月,并成功击碎了袁绍阴谋的汉室锦衣卫。在最后一刻,竟然被区区一道城外挡住,所有的艰辛和努力都付之东流。

  并且,这个时候,鲜于辅更亲眼看到,一团犹如雪崩般的战骑,已然以着雷霆不可匹敌之势,朝着自己冲杀而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