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三国新天子小说马子建刘协最新章节更新 > 第476章 谜底即将揭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濮阳城内南处便是气势宏伟的东郡太守府,是往日曹操爱将夏侯惇办公和起居的地方。但由于吕布袭了濮阳,这座东郡太守府自此便换了主人。

  刘协终于还是来到了濮阳城内,纵然李严几番泣血请求,但刘协仍旧执意走了进来。其中的原因,是他不相信吕布会蠢到在这个时候割据一方。而另一个原因,是之前劝谏他入城的那个文士,名叫陈宫。

  三国演义中,罗忽悠将陈宫写成了见证曹操叹息‘宁可我负天下人,毋宁天下人负我’的中牟县令,但事实上,陈宫从未在中牟任职,自然也不可能是那个愤然离曹的义士。

  罗忽悠如此安排,自然是想给陈宫这位谋士多几分是非分明的悲壮色彩。但事实上,他这样所为却掩盖了陈宫的足智多谋。历史上,曹操可以入住兖州,陈宫在其中出了很大的力气。而吕布之所以能入兖州,也可以说是陈宫一人谋划。可以说,陈宫在那个时期,对于曹操来说就是萧何一般的人物,他当真成也陈宫,败也陈宫。

  有这样一个明晰天下局势的人在此,刘协总不会认为,吕布会在如此时刻与汉室翻脸、甚至行刺自己。

  更何况,这里面还有一个张辽,与吕布轻与就去不同,张辽虽然看起来也几番易主,但他却是被动跟着吕布变幻主公的,直至白门楼后,他仍旧对吕布后人照顾有加。这样一个战场上如疯子、战场下又重情重义的人,是值得刘协冒险的。

  不过,纵然理由看起来已十分充分,但刘协仍旧将自己身边最强阵容带在了身边,并安排了一百虎贲、一百五官卫士随身护卫,且还急速启动了濮阳城中锦衣卫,又令城外兵马随时准备救援后,才步入了濮阳城中。

  “你果然还是一个怕死的家伙。”因为有了张辽的担保,吕玲绮这时已然恢复了自由之身。看到刘协这般如临大敌的防备,又忍不住讥讽了一句。

  刘协仔细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连环金甲,连头都没有回,便淡淡还击道:“你倒是不怕死,却害得文远要代你受过。你当真以为朕此时不追究,那弑君之罪便烟消云散了吗?”说完这句,刘协终于回了一下头,又补充道:“愚蠢和冲动在没有接受教训之前,总天真地以为那就是勇敢。”

  说完这些,刘协以为吕玲绮会反驳两句的,但出于他意料的是,一踏入东郡太守府,她适才骄傲不可一世的神情便萎靡下来,明艳的脸庞上不由流露出一分不符合这个年纪的忧伤来。

  刘协淡淡看了她一眼,并没有多想,抬脚迈入了东郡太守府衙。

  进入大堂后,刘协才发现整个大堂空荡荡的,几乎廖无人烟。张辽和陈宫似乎对此已习以为常,并未多作解释,张辽也只是面色哀伤地向前虚引一步:“陛下,请。”

  李严这时再也忍不住了,大堂如此诡异不得不令他疑惑,他上前一把打开张辽的手:“大堂之后便是内宅,陛下汉之天子,岂有如此屈尊面见臣子之礼?”

  这句话也合道理,但刘协却注意到,李严刚才挥开张辽手时,张辽那刚毅的脸上竟露出一丝痛苦。看到自己注意到这点后,张辽更微微向后躲闪了一步。

  刘协皱了皱眉,回头示意两名虎贲将士上前,同时对张辽喝道:“文远,卸甲!”

  “陛下?……”张辽虎狼一般的将军,这一刻竟开始扭捏起来。

  但刘协不为所动,可是对你两名虎贲军士吩咐道:“动手轻一些,勿要伤了文远将军。”

  两名虎贲军士有所不解,只是脱掉盔甲而已,又怎么可能伤得了张辽?但圣命在身,他们还是屈身向张辽说了一句:“将军,得罪了”之后,才轻手轻脚解开战甲的铁扣,而当那一身铁甲掀开时,他们才明白了为何刘协让他们轻一些的缘故。

  这时,一股浓重的药草和血腥之气传遍整个大堂,刘协急忙上前看去,只见张辽背后纵七横八都是血痕,那些军棍留下的淤青高高肿起,有些地方伤口都已经破裂开来,流出淡红色的液体,单是让人看着便痛不可当。真想象不到,刚才张辽是如何忍着剧痛还纵马迎接刘协的。

  吕玲绮看到后顿时惊呼一声,脸上的泪珠便簌簌滚落下来:“文远叔叔,你?……”

  刘协就静静看着张辽身上的伤势,如古井一般的脸上没有半分波动,种种迹象已然将他脑中的那个推想越来越补充完毕起来。他随后转身向陈宫问道:“适才出城迎驾,恐怕也非奋武将军的命令吧?”

  “是微臣斗胆抗命,想着去迎驾的。不想遇到城中巡视的文远将军,闻听少主已然领军对阵陛下,文远才执意陪同在下一齐出城。”陈宫静静回完这句话,随后才很落寞地说了一句:“是在下愚钝,非但咎由自取,反而害得文远将军遭此一劫。”

  刘协纵然再不懂医术,也看得出张辽背上的军棍,断然不是刚刚受过的。但也不会太久,想必是三四天前的事。由此可见,陈宫这番话当中,还有一层他没有说出来的深意。

  不过,答案马上就要揭晓了。

  不如内宅后,刘协发现这里是一个巨大的四合院,院中一大片修剪平整的草地,草地中央一棵参天古树,绿色的伞盖四面张开,遮天蔽日。古树四周还摆满了刀枪剑戟,看来是吕布时常习武的地方。

  张辽此时又介绍内宅左边的厢房是他两位主母:吕布的正妻和那一位貂蝉。吕布一共有一妻三妾,除却这两位外,他还娶了他手下大将魏续姐姐为妾,历史上投奔刘备至徐州的时候,又娶曹豹之女为妾。不过,此时魏续那位姐姐早亡,吕布又未至徐州,目前只有严夫人和貂蝉两个女人。

  李严刚要上前呼喝吕布出来迎驾,却忽然从吕布屋中传出一声尖叫,一个女人衣衫不整,掩面哭泣着跑出来。

  所有人定睛一看,面色斗大为激荡。因为那个女人实在太惊艳,纵然这般凄惨而出,可那倾国倾城的美貌也使得所有人为之一窒。

  她正是貂蝉。

  一位在这个时空完完全全代替了貂蝉角色的貂蝉。

  她哭着跑出来,一抬头发现院子里居然有人,登时显出一副又羞又惊的模样。此时她上衣破碎,大半个肩膀都露在外面,看到众人丝毫没有转目避视的意思,赶忙低头避开众人的视线,同时伸手一面去遮裸露的雪白香肩,一面拭去眼角的珠泪。

  也就是这一瞬,屋子外面狂风飞舞,面前的佳人衣袂飘飘,貂蝉那艳绝人寰的美态和风姿几乎令所有人呼吸停顿,忘却了一切。

  正在意乱神迷,门口随即又出现了一个酒气冲天的人。此人身上白袍满是呕吐的污秽之物,一股酒臭,头发乱蓬蓬地遮住了脸,满脸胡子茬,落魄之极。他一手扶着墙,踉踉跄跄地走出来,脚下虚浮,身体摇摇欲坠。

  巡视了一圈,竟未看出刘协已然至前,茫然空洞的眼神最终还是聚焦到貂蝉身上,接着破口大骂起来:“小贱人,我待你不薄……如今你看我战败了,竟然连酒都、都不让我喝?你,你难道也敢看不起我?!”最后一句声音高亢锐利,震得我耳膜嗡嗡做响,显示出非凡的功力。

  听到这熟悉如金属震颤般的语音,刘协先是心头剧震,接着便了然地望着眼前的酒鬼:果然,面前这失魂落魄的男子,就是昔日英姿飒爽,素有天下无敌威名的温侯吕布。此时这天下无敌的高手一脸疯狂的杀气,眼睛里那酒精造成的朦胧中透出刀锋似的凶光,显得格外骇人。

  不过,刘协此刻还不打算开口。一路上,他看到了太多诡异的事件,这时候也不嫌再多上一场。更何况,这应该是揭晓所有谜底的最后一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