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三国新天子小说马子建刘协最新章节更新 > 第641章 父皇,你这是坑儿子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寿春城外的刘协心情很放松,可城内的袁术,却半点轻松不起来。非但如此,战败的袁术就如同被人糟蹋了小姑娘一般,情绪彻底崩溃,一头扎入了自己的深宫后院当中,再也不肯露头儿。

  归来时的袁术,一脸枯槁,双眼无神。他看到寿春坚固的城池时,眼中还约摸爆发了一丝光亮。

  这一战他败得太惨了,五万大军回来的不足五千,而且大多数兵士连兵刃都抛弃了。大将乐就在逃亡途中被吕布击杀,李兰阴沟翻船,被一个无名县令诓骗入城,随后被汉室大军瓮中捉鳖……就连袁术他自己,也差点没能逃回来。

  看到寿春城头上还飘扬着他亲手设计的大成朝王旗,袁术那一瞬是激动的。至少,他的命保下了。可随后,那丝光亮就迅速被巨大的失落和绝望所覆盖:就算还能活着,可自己还能活几天?上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竟要如此对待我袁术?!

  回到无忧宫的袁术,好像彻底无忧了起来,他醉生梦死,酗酒高卧,对城外的汉室联军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好像这样自欺欺人,汉室大军就真的不存在一样。

  但实际上,袁术自己心里清楚,他这已经是破罐子破摔了。眼下这个困局,他再怎么都无力回天:既然自己现在已经是皇帝了,那为何不趁着还有一段时间,赶紧享受完皇帝的幸福,过把瘾后再等着上天的裁决?

  所以,对于大成王朝的国事,袁术陛下就只交待了一句话:“自今日起,大成朝诸事皆交由太子处置!”

  年方十三岁的大成太子袁曜,听说这个消息后,脸色都吓白了:父皇,别人都是坑爹,你这完全反回来了,您这是坑儿子啊!十三岁,我知道屁个家国大事啊,您就这样把毁灭一个王朝的千秋骂名丢我身上?

  可事情就是这么巧妙又让人感到离奇,因为就是这位十三岁的大成太子,竟然在随后的几天内,迅速安抚了战败归来将士们的心,并且还能让这些将士们又站立在城墙上对抗汉室大军——至少,表面上看是这样的。

  得知这一情况的刘协,和他的一群小伙伴都惊呆了。他亲眼看到寿春南墙的孙策发动了一次试探性攻击,江东男儿奋不顾身,凶悍勇烈的攻势让刘协都有些震惊。可寿春城上的兵士虽然刚开始一阵惊慌,但因为守城器具的充裕,还有一些老兵的带领,他们竟然拼死打退了孙策的攻击。

  虽然,这一次孙策没有亲上战场,但也是宿将朱治指挥。刘协原以为寿春兵士早已如惊弓之鸟,却怎么也没想到这结果竟大出他意外。

  “谁能告诉朕,这究竟发生了什么?”刘协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不过,似乎有些接收不了寿春的变化,忿忿不平当众言道:“难道说,这天下又出了一位与朕一般的妖孽天子?”

  刘协穿越过来的时候,恰好也是十三岁,也就是那时开始,他殚精竭虑、出生入死地开始改变了汉朝的命运。而这时袁曜的表现,实在与历史上那个几乎没有多少记载的小孩不同,让刘协忍不住怀疑,又一位穿越者诞生了。

  “陛下,朱治匹夫无能,末将愿为陛下夺下寿春!”徐晃徐大傻按捺不住了,魁伟的身躯在刘协面前一战,就带着一股子逼人的气势。

  可回答徐晃的,却是一方砚台迎头砸来。得知自己手里的玉玺是山寨,刘协这两天的火气有些冲。好在徐晃就是徐晃,纵然被刘协突然袭击,他也不是那种任凭皇帝欺负的家伙,微一伸手,那砚台就被徐晃捉在了手里。

  事实上,刘协扔砚台的时候,也就知道这结果。换成新附汉室、还不敢躲避的魏延,刘协再怎么忿怒也不会出手的。不过,既然徐晃敢接这砚台,刘协也有底气破口大骂了:“你是猪啊,朕想知道的是寿春为何一日大变,这跟朱治有没有本事有啥关系?!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把朕的砚台还回来?”

  可怜的徐晃,此时的内心估计也不想跟刘协做朋友了。被刘协当众这么一骂,他也只能低眉臊眼地将砚台放回刘协的案几上,然后灰溜溜地坐回了自己的席位上。

  但徐晃就是比较有谋士缘,回到席位后司马懿还未开口,一旁的戏志才却已颔首笑着小声道:“徐将军深得陛下宠信,当真令众人艳羡啊……”

  “戏先生,我被天子这般当中责难,无地自容,这哪里算什么宠信?”徐晃面色又疑惑又委屈,实在因长得太丑,否则当真一副楚楚可怜之相。

  可戏志才却抬首示意了一个方向,徐晃看到之后,登时面色转缓:戏志才所示方位乃是一身傲然的主将吕布,而就是那一眼,徐晃清楚看到,虽然吕布一脸冷漠,但那眉梢却不经意地跳动了一下。

  很显然,吕布的心思是跟徐晃一样的。而刘协的反应,难免让吕布在心中联想,若是刚才他上前请战,会不会也迎来一块砚台?

  “吕将军曾经的风评……嗯,陛下看似责难了徐将军,但实际上却是在做给某些心气奇高的人看。也就是说,在陛下心里,徐将军才是陛下真正不必介怀的心腹之将啊。”戏志才又适时一句暖言送出,当真让徐晃感受到了阳光的明媚,生活的美好。

  而这个时候,徐晃的劲头儿也上来了,他知道戏志才乃智者,当即小声请教道:“那先生可知寿春究竟发生了何事?”

  戏志才摇了摇头:“在下自然不知,不过可以断言的是,袁曜绝非另一个陛下。陛下这等天纵英才,百年难遇,估计汉室四百年遗泽才出这么一位圣主。袁曜何德何能,又岂能与陛下一般无二?”

  得到这个回答,徐晃显然有些不满意。但戏志才的话却还没有说完,见徐晃一脸郁闷后,他更是轻笑继续道:“在下还可断言,这寿春城不过回光返照而已。纵然看似峰回路转,却也不过昙花一现尔。”

  “哦,此言何解?”

  “《吕览》有云‘万人操弓共射一招,招无不中;万物章章,以害一生,生无不伤’,如今袁术为天下仇雠,大势已失。陛下又亲统四方诸军征讨国贼,纵然有所挫折,最终也会克敌得胜。”

  听着戏志才这般精辟的解释,徐晃当即如醍醐灌顶,恍然大悟。一时间,又忍不住贪心问道:“那戏先生可否教我,如何才能让陛下另眼相看,找回刚才在众人前丢失的颜面?”

  “寿春当中之事,不出三日,陛下自会知晓个一清二楚。”戏志才颇有长者风范,不厌其烦地对徐晃解释道:“莫要忘了,汉室可是有锦衣卫啊。若在下所料不差的话,恐怕早就潜伏在了袁术身侧了吧?”

  一听‘锦衣卫’三字,徐晃的脸色登时凝重了许多。戏志才预料的不错,刘协对徐晃最为信任,所以锦衣卫之事,徐晃也的确比其他将领知道得更多一些。但正当徐晃准备回避这个话题的时候,一旁的司马懿却突然插口道:“不错,陛下动怒绝非因寿春变动之事,戏先若有良言,不妨此时便告知徐将军。”

  戏志才被司马懿那忽然狼顾的样子惊愕了一下,随后镇定下来,他便知道这是司马懿对自己的一次小小试探,便胸有成竹地对徐晃说了一句:“将军只需对陛下说上一句‘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便可。”

  徐晃一脸疑惑,却看到司马懿竟也一脸大人样的赞许。踌躇片刻后,徐晃还是壮着胆子起身,抱拳又对刘协说道:“陛下,寿春之变再怎样也是昙花一现。更何况,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刘协见徐晃还敢出来,那手都摸向了砚台。可听了这话后,脸色一怔,猛然又将手放了下来,随即哈哈大笑道:“果然是朕的贴心良将!公明所言不差,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孙策如此不从汉室诏令,妄自出兵,吃个闷亏也是应当的。幸好寿春有了变化,否则让孙策一口气攻下寿春,他岂不是更加目中无人?”

  这话一出口,徐晃当即成了这些武将眼中的高手。不过,这时候他也来不及享受这种被人瞩目的感觉了,而是震惊地望向了刚才的戏志才:原来,陛下愤怒的,根本就不是寿春的变化,而是那个桀骜不驯又勇冠三军的孙策啊。戏志才这位高才,幸好被陛下救了回来,否则这乱世少这样一位谋臣,该多么失色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