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三国新天子小说马子建刘协最新章节更新 > 第661章 津津乐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兴平三年六月二十二日,距离二十日那场大宴的两日后,无忧宫中便传来了汉室天子对于三方功臣的封赏。

  不过,百姓们对于那些用字遣词考究的诏书,即便有了识字文士的翻译,他们仍旧觉得十分晦涩难懂。只能按照自己“独到”的见解,在市井当中交流当中,进一步津津乐道起来——不怪汉代的百姓八卦之心这么浓重,实在因为汉代的娱乐项目太匮乏。何况,这种天下大事,古往今来还不都是一个样?

  “喂喂,听说了没,朝廷要任命大儒韩融为扬州牧了。”

  “早听说了,而且我还知道这人的学识和品德,可了不得了。当初董贼作乱的时候,派遣五人抚慰关东,只有这位韩融大人因为名气学识太大,使得袁绍都不敢动手诛杀。”

  汉代这个时候,选拔官吏还是看重的品德和名气,韩融自从当初抚慰关东侥幸得生后。始终感觉自己的气节有亏,四年多的时间里,愣是面对刘协多次征召没有反应。

  不过这次不一样,刘协回去之后只需装装可怜,将淮扬一带百姓的困苦叙述得悲惨一些。再告诉韩融说这里乃四方犬牙交错之地,非他不能镇守得住,刘协相信韩融再怎么死脑筋,也不会再违抗诏令的。

  毕竟刘协这次可是先斩后奏,他要是让刘协没了面子,刘协真会让他没了小命儿的——都是政治场上的千年狐狸,谁还不会玩两手儿聊斋?彼此意思意思就可以了,撕破脸皮可就不好看了。

  “嗯,陛下可是早该这样了。我们扬州让袁术这混蛋弄得乌烟瘴气,就该有这样一位清正刚洁的大儒来洗涤一番了。”这位百姓带着一脸‘你落伍了’的表情,摆手就对那人说道:“非但如此,我还知道袁术手下有些人都转了运了。”

  “转了运了?这话怎么说?”

  “就是袁涣大人,你听说过没有?他被任命成我们九江的太守了,这人清正刚洁可是出了名的。当初袁术称帝篡逆之前,这人就气得闭门不出,誓言与袁术断绝来往了。非但袁涣大人,还有那个阎象,听说也被任命为丹阳太守了。”

  “就是那个后来将我们家最后一缸米都搬走的家伙?”可怜阎象之前治理九江的功勋,全因最后一次全力辅佐袁曜而英名尽毁。百姓一听阎象这名,气得牙根儿都痒痒:“去丹阳好啊,丹阳那里的兵厉害。陛下这招儿使得好,看他那个阎象敢不敢在丹阳那里抄家抓丁去!”

  丹阳一地,因曹操曾评论:“丹阳山险,民多果劲,好武习战,高尚气力,精兵之地”,使得‘丹阳精兵’名垂史册。且有据可考,当初李陵率五千精兵至浚稽山迎战匈奴,匈奴单于召八万多精锐铁骑围攻竟连遭败绩的那支精兵,就是出自丹阳。阎象去了那个地方,用脚跟儿想都知道他必然会十分头疼。

  不过,这也正是刘协的高明之处,阎象的内政手段相当不差,生财更是有道。丹阳那里之所以民风好战,就是因为山险地贫,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某种意思上就是如此。让阎象去丹阳,他即便不能在丹阳那里搞出一个生态旅游胜地,也会为汉室输送一方精兵。

  “你们这都算些什么消息?眼界这么小,除了扬州之外,难道就不知道其他地方了?”又一人加入了讨论当中,那姿态是相当地高。

  “我知道,是不是说小霸王孙策被陛下拜为明汉将军此事?孙郎这人我见过,那长相当真是世间难见的美男子,我女儿就看了孙郎一眼,回到家中就一天吃不下饭……造孽啊!”

  “是啊,还有他那个结义兄弟周瑜周郎。听说更是世间无双的美男子,高雅秀爽,比女子还要精致好看!我儿媳就看了一眼,回去就对我儿子横挑鼻子竖挑眼了……造大孽啊!”

  “你们懂什么?长相能当饭吃吗?世道这么乱,只有有本事儿的人,才能建功立业,闯出一片天地……”

  可开口这人刚说了一半儿,立刻就被人讥讽了回去:“你才什么都不懂!孙郎和周郎那可是有长相也有本事儿的人。听说这次陛下将袁术不少的钱帛都赏赐了他们,你还敢说长得好看不能当饭吃?”

  “你们都静静!”打开这个话题的那人顿时不高兴了,抬高声音压住这低级的八卦声音道:“孙郎周郎再美,也就是回到了吴郡。吴郡还不是扬州的郡县,你们的眼界能不能再大一些?”

  “我知道,我知道!”八卦之事总不乏人接茬儿,一人立刻跳出来道:“你是说刘皇叔被陛下拜为左将军、领豫州牧一事吧?”

  这人刚说完,那起事之人才露出了满意笑容:“总算有个眼界远的,不错,我说的就是这事儿!你们不知道,这位刘皇叔以前就是豫州牧。是当初刘皇叔领兵救徐州的时候,陶谦大人上表朝廷给请求下来的。后来陶谦大人病逝,天子又东至徐州才让刘皇叔当了徐州牧……”

  “可刘皇叔不当徐州牧,那徐州那片地方由何人治理?”众人的心思顿时移到了徐州,开始为徐州百姓担忧起来。因为,他们当中不少人也听说了,朝廷好像要将徐州让给那个杀人魔曹操……

  话题一到了这里,热烈的气氛出现了短暂的沉默。随后,还是有人按捺不住,开口说道:“好像,似乎,听说是要让给曹操了吧?”

  “陛,陛下怎么能干这事儿!”终于还是有人将众人心中最想说的话说了出来,他一脸沉痛:“曹操那个杀人狂,当初说是报父仇,但其实就是想得到徐州。那一次,他杀了多少人啊!十万,整整十万,我大汉一共才多少人?曹操这家伙这次终于得到了徐州,还不把当初的怨气全都发泄出来?”

  “就是,陛下这步棋实在走错了。我们就是看到陛下英明神武,觉得汉室还是庇护我们,才活得有盼头儿。陛下这次这样做,实在大失人心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俱是说起刘协这次太不应该了。但好在刘协之前的功绩和表现都已经成了传说,所以虽然大部分百姓对此表示十分惋惜,但也没有说刘协坏话的。不少百姓在议论当中,都带着一丝疑惑道:“你说,陛下那么聪明的一个人,这次是不是糊涂了?”

  “唉,你们都错了!陛下不是糊涂了,而是他也有自己的苦衷啊!”众人的议论,终于引来了一位真正的高人,只见这位高人一副神秘莫测的表情,看着就让人感到深不可测:“你们不知道,我大父的外孙就是刘皇叔的亲兵,他那日就在无忧殿外等候皇叔。可你们知道皇叔回到内舍后,就对关将军和张将军说了什么?”

  “说了什么?”这后来人的讲故事能力,可比之前那些业余的强太多了,都设起了悬念,让一旁的百姓焦急不已:“你倒是赶紧说呀,你是想急死我们不是?”

  这人微微一笑,却忽然一摊手道:“我大父的外孙不过皇叔的一名亲兵,哪里知道三人说了什么啊?”

  “唉……你这人,”众百姓被这人忽悠了一道,纷纷表示不满:“小伙子不实诚,你这样人,是找不到好媳妇的……”

  可就在众人准备散去,各忙各的时候,这人却又赶忙拦住众人道:“我大父的外孙是没听到内舍当中说了什么,可是他听到了三人出来后说了什么啊。”

  “吓,还有内情?”百姓这时真服这人了,这故事讲的,比说书人还精彩。

  “何止是说了什么,我大父的外孙可是亲眼看到了三将军怒气冲冲地提矛而出,一旁的二将军红膛赤殷,凤目暴睁,竟不似平日一般阻拦三将军。只有刘皇叔面色悲苦,痛心疾首对两位将军呼了一句‘两位莫非想让陛下一番心血付之东流不成?’,这句说罢,关将军和三将军才稍稍止住了怒气……”

  “怎,怎么回事儿,莫非陛下将徐州给曹操也是情非得已?”一旁百姓哪听说过这样惊心动魄的秘辛,一双双眼睛都放着光,催促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此人这人也不再卖关子,开口解释道:“我也不太清楚,反正后来听说是刘皇叔又说了一句‘如今袁绍势大,曹贼在宴会上公然威胁陛下。陛下忍一时之耻,才不甘将徐州让渡,这天下的百姓都是陛下的臣民,你以为陛下不比尔等痛彻心扉?可陛下为了以后大计,才不得不这样卧薪尝胆,以图后报啊!’——你们听清了没有,皇叔直接称呼袁绍本名,更称曹操为贼,这分明是袁绍和曹操两人逼迫着陛下不得不如此啊!”

  “原来如此啊,这袁绍和曹操,当真该死啊。身为汉朝臣子,不守本分,竟然欺辱到了陛下头上,真该死啊!”众百姓这才恍然大悟,一时对袁绍和曹操口诛笔伐起来。而就在这时,谁也没发现那位‘大父的外孙’已然不见。

  当然,他们更不知道,就在寿春的大街小巷、各市井街坊,到处出现了‘舅父的外甥’、‘伯父的从子’这类的神秘人物。而这样一桩劲爆十足的秘辛,也就以燎原之势传递起来,直至传到徐州、豫州乃至徐州甚至冀州一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