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三国新天子小说马子建刘协最新章节更新 > 第738章 辎重乱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漏夜追击战在广袤的原野上演,身经百战的曹操率领虎豹骑一路狂奔,选择了正确的方向——北面。

  虽然北面正是文丑的骑兵,但白天时曹操便看出文丑的骑兵只有一千骑。面对上自己爆发出死志的虎豹骑,文丑还是三面最薄弱的环节。一旦突破文丑的骑兵,前面就是白马城所在。曹操坚信,只要自己距离白马城越近,越接近那个天才一般的谋士,他的生机就越大。

  然而,曹操虽然激励出了自军的潜力,但他却下达了极其错误的命令:为保护辎重不失,虎豹骑将士不得不分出虎骑和豹骑,由豹骑保护着辎重队在敌人狂风暴雨般的冲击下艰难撤退。而前方的虎骑,却只能用自己的性命,与文丑的骑兵硬捍,试图冲出一条血路。

  更无奈的是,刚才虎骑的冲锋,已经将手中的矛槊折断。面对文丑手下那些手持长矛的骑兵,他们只能用自己的马刀与敌军对决。这时候,文丑乌丸骑兵的优势终于显现出来,后放的骑兵先射出一阵箭雨,让擅长破袭冲锋却没什么防备的虎骑跌倒一片,随后前面的骑兵,便狠狠刺入阵型松散的虎骑,撕开一道道口子。

  甫一接触,战斗便立刻惨烈起来。虎骑将士往往在忍受了敌军一箭后,才能与文丑的骑兵对决。而这个时候,他们还要先躲过阵型紧凑的敌骑长矛,才可能将一名骑兵击杀在地。可往往一名乌丸骑兵的倒下,总会伴随着两个虎骑的阵亡。

  战到这个时候,虎骑直接选择了同归于尽的打法。精妙的骑术让他们都选择了尽量避开要害吃敌骑一矛,然后用自己的伤势,为同伴换来击杀一名敌骑兵的机会。这样狠酷的做法,很快将战损扳回了一比一。

  可这样的战法,也一瞬间让残肢断臂飞上了天空,让壮烈的身躯卷入马蹄底下,被践踏成了肉泥……

  尤其,这其中还要刨除文丑这员猛将。这位怀着满腔仇恨和巨大惊喜双重刺激情绪的河北名将,此时正散发着惊人的气势。他似乎一交战便陷入一种奇异的狂热状态中,风驰电掣般冲入敌阵,把最先冲上来的几名虎骑士兵一槊扫倒。瞬间爆发出来的压迫感,让阵前的敌人为之一窒,好似面对着千军万马。

  文丑的目标,毫无疑问是曹操。很快,他就寻到了这个目标。不过,他也知道,这个目标其实并不容易达成。因为在曹操的右侧,始终有一位极具压迫感的将军,正在护卫着曹操。自己的兵士冲上去,全无一合之数。甚至有的骑兵竟被那人当做武器提在手中,接着再抛掷出去,为曹操清理出一条道路。

  “来将,通名!”文丑的战意瞬间被点燃,他双眼凝聚成一个焦点,全都放在了那个巨将身上。

  很快,文丑就知道了他为何会对这员战将,产生一种既兴奋又恨不得除之后快的感觉。因为这员战将听到文丑的问话后,猛然爆出一声巨吼:“某乃僬县许褚,杀颜良者,正是在下!”

  文丑当即感到自己胸中有股怒潮要爆发,他大吼一声,笔直向许褚冲来。手中那弹性极佳的长矛如灵蛇般抖了起来,左右甩动,登时把两名曹操亲卫抽到马下。而许褚这一刻也陡然战意昂然,同样大吼一声,举起手中大刀便朝文丑劈去。那一刀声势之大,竟似乎带着风雷之声,让周遭的空气都尖啸着四散而逃。

  两位高手都知道,他们如此对冲而来,交手的只有一次机会。不是一击杀敌,就是被敌将斩杀。

  可两名毕竟又都是武学的高手,知道如何在斩杀敌人的同时保护自己。所以,文丑的身子不由俯低了一分,用来减少与大刀接触的空间。而许褚,则略微晃了一下身形,双目用力看向文丑的矛花,确定自己在关键的一瞬,身体如何闪躲。

  这一击,他们都没想着兵刃相交。

  然而,就在两马终于照面的时候,他们周遭还是猛然爆起一阵巨大的烟尘。这一瞬,文丑矮斜着身子躲过了许褚那致命的一刀,而许褚在强劈的同时,也伸出了左手握住了文丑的长矛。

  战马的速度加上两人的巨力,登时让那杆长矛哀嚎着断为两截。而两人战马受此一阻,纷纷怒嘶扬蹄踹踏至对方。一瞬间,两人齐齐从战马上倒飞而出,只有战马落地的烟尘证明他们刚才有过殊死的一搏。

  然而,这一瞬,跌落地上的文丑虽然口吐鲜血,但却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他一把拉下自己的一名亲卫,抢过一柄马槊再度翻身上马,朝着曹操死命冲来。

  反应过来的许褚这一瞬则惊怖不已,他在握住文丑长矛的时候,便已然看出文丑未尽全力,由此文丑虽然被自己强行击落下马,但却可以再度上马击杀他真正的目标。而许褚纵然受伤较轻,这时却离冲入前方的曹操已远了不少。

  许褚大怒,当即起身抓过一名试图刺杀他的乌丸铁骑,一把夺过他的长槊后,大吼道:“元让,保护主公!”吼罢这句,许褚拼尽全力,将手中长槊狠狠掷出。

  文丑狰狞着拨开许褚那蕴怒一击的长槊,他已然清楚看到曹操惊恐的脸,手中的长矛也再度呜呜呼啸,只在空中划过一个半圆,卷着无尽的怒气便袭上曹操的咽喉。然而,就在这一瞬,一匹烈马却忽然从曹操身后蹿出,夏侯渊陡然屈身长刺,那一矛阴狠至极,竟然直接捅向了文丑新得的战马。

  战马陡然前蹄扑倒,曹操便眼睁睁看到那锋利的矛尖,几乎笔直地跌落下去。那一瞬,曹操甚至感觉就穿过了那杆长矛一般,浑身冷汗不止。而气急败坏的文丑,则从地上翻滚起来后,仰天怒吼不已:“曹孟德,你休想逃过今日!”

  冲过文丑这一劫,北面的骑兵屏障便基本算是冲过了一半。很快,在夏侯渊的带领下,虎骑爆发出最后的余勇,浑身浴血地冲出了敌阵,不由爆发出了一阵呐喊。

  可这个时候,再回头时,他们也发现了事情的不妙:身后那些辎重队民夫,毕竟不是身经百战的虎豹骑将士,当重重被围的时候,他们还能跟着骑兵奋力逃跑。然而一旦有敌军锲入辎重队中,巨大的恐惧便蔓延开来,便怎么都呼喝不住了。

  但此时的曹操,却未再下达任何命令。相反,他似乎还轻吁了一口气。

  老百姓们面对敌人的长矛和战马,都惊慌地大叫起来,你推我,我躲你,再也无法维持队列的秩序。那些拉车的民夫也骇破了胆子,呵斥着牲畜试图加快速度。每个人都朝着自己认为最安全的方向逃去,偏偏这里又是极开阔的地带,结果原本的一字长蛇阵瞬间溃散,分散成无数惊蚁,跑了个漫山遍野。

  可接下,所有曹军却看到了峰回路转。他们都看到,从东西两侧合围来的袁军,一下被那满地的辎重给吸引了。除却一些大将的亲卫精兵,许多兵士一哄而上,开始分头追逐那些辎重。这些兵士都是青、幽、冀抽调而来的家族私兵,纪律极差,平时交战或能听得命令,但重利在前,他们便再也不顾什么军令了。

  更何况,开战之前,好像也没有人说过不许劫掠。曹军的辎重车上有不少金银财宝,那是他们一辈子都挣不到的财富。而且乱世有自己的潜规则,战场上劫掠到的,就是自己的。即使上官也无权收回。于是,原本还算严整的合围,瞬间就变得凌散起来。屯分散成了曲,曲离散成了队,队又分裂成了伍,最后连伍这个建制都维持不住了。

  这个时候,曹兵才知道曹操为何之前要拼命护住这些辎重,原来就是要在最关键的时刻,让敌军不战自溃。否则,一旦那些百姓民夫上来便逃,那最先接近的袁军,便有足够的时间分出一队兵士保护住这些辎重,以便战后论功行赏。而此时三路大军汇合,谁都不想让另外两支队伍大发横财,便自然而然爆发了一场混乱。

  于是间,曹操的虎豹骑再度汇合。只不过,当曹操看到远处一星灯火的时候,他又下达了一个奇怪的命令:“全军听令,勿要入驻白马,随我来!”

  这个时候,曹操已然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整整三千骑的将士,现在只剩下了六百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