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都市狂枭 > 第4087章 诸葛离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从这一刻之后,似乎也就意味着,陈六合跟整个温家的关系,走近了一些,意味着,他得到了温家的认可。

  这,对世人来说,可是一个足以令人震惊的信号.......

  回到了家,已经是深夜了,庭院内,只有沈清舞一人,不见苏婉月的踪影。

  这让陈六合的眉头微微凝起了几分,这段时间,为了安全起见,苏婉月一直都是住在沈家的。

  平常十点钟之前就会赶回来的,现在都十点三十了,还不见她回来。

  “这娘们,一天不叮嘱,就开始放飞自我了。”陈六合无奈的摇了摇头,掏出电话,拨打了出去。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传来苏婉月唯唯诺诺的声音:“六合......”陈六合还没开口,她似乎就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

  “是不是*痒了?”陈六合有些责备的说道。

  苏婉月这个气场迫人的女强人,在陈六合的面前愈发显得小女人了,她苦兮兮的说道:“今天有几分重要的文件要签批,一下没注意时间.......”

  不等陈六合开口说话,苏婉月的声音又小了几分,满含娇羞的说道:“六合,别生气了,大不了今晚我让你.......让你......在下面......”

  听到这话,陈六合都禁不住心房一颤,身上火气腾腾,嘴巴都有些干燥了。

  他哭笑不得的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个娘们,可是越来越惹人疼爱了。

  “时间不早了,赶紧回来吧,不要操劳过度。”陈六合说道。

  “嗯,十一点之前一定到家。”苏婉月甜甜的说道,谁能想得到,一个在外人面前冰山似雪、气场迫人的高冷女总裁,在陈六合面前竟是这样一幅模样呢.......

  挂断了电话,陈六合才在沈清舞的身旁坐下。

  “小妹,他们呢?都撤了吗?”陈六合问道。

  沈清舞点点头:“难得入京一次,更难得有这样扬眉吐气的机会,再让他们闲着,就太难为他们了。”

  “是啊,这口气,咱们憋了多久,他们就跟着咱们憋了多久,正是因为这样,今晚我才陪着他们放肆一次的,为此,不惜欠温家一个天大人情啊。”陈六合轻声说道。

  “哥,有些时候,人情便是维系关系的重要纽带,只有欠着,才能相互牵扯着,真什么都不欠了,反而会干干净净,渐渐疏远!”

  沈清舞接着说道:“问题是,你能请得动温家人入局,这已经给所有人带去震撼与冲击了!从今往后,他们看你的眼神,会更加畏惧。”

  “是啊,这个面子,温家可是给足了我,以后咱们做事,也要更加内敛一些了。”陈六合缓声说道。

  “这是必然的,随着你的地位越来越高,注意着你的人就会越来越多,你做事,不能再肆无忌惮。”沈清舞说道。

  陈六合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沈清舞忽然开口:“哥,你知道,今晚诸葛铭神为什么没有出现吗?”

  “还能为什么?这个时候,他不敢轻易冒头。”陈六合说道。

  “这是其中原因之一,但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原因。”沈清舞说道。

  陈六合挑了挑眉头,沈清舞接着说道:“我收到消息,诸葛铭神离开了炎京,昨天夜里走的,至于去往何方,无从追寻,下落不明!”

  听到这话,陈六合的神经都狠狠一颤,脸上变了颜色。

  “诸葛铭神离开了炎京?”这个消息,委实让陈六合有些意外和惊诧,他道:“在这种时刻,他竟然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炎京?他想干什么?他去干什么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陈六合站了起来,面色沉冷眉头紧皱,诸葛铭神的徒然离开,委实是牵动了他的神经。

  沈清舞倒是显得相对平静,道:“哥,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你的担心应该是多虑的!”

  “虽然我没有追查到诸葛铭神的具体下落,但我能确定,他一定没有南下长三角,他不可能去改变长三角现有的格局!”沈清舞对陈六合说道。

  闻言,陈六合这才稍微放心了一些,他害怕的,就是诸葛铭神南下,那样的话,无疑会对杜月妃和洪萱萱带去致命的冲击与威胁!

  要是被诸葛铭神瞒天过海了,那可就太致命了!

  “还有,诸葛铭神也不可能南下,在这个节骨眼上,他没有那么大的胆量,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他不敢轻易去做,如果真有那么简单,他就不会让南边的僵局拖延到现在了。”沈清舞笃定的说道。

  陈六合轻轻点了点头,紧皱的眉头没有松懈,他来回度步,道:“既然不是南下,那诸葛铭神离开炎京做什么?难不成,炎京之外,还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他在玩什么鬼把戏?”

  沈清舞摇了摇头,道:“诸葛铭神的这次行踪十分隐秘,我调动了很多资源,都无法追查下去。”

  顿了顿,沈清舞又道:“不过,我们可以肯定的一点事,诸葛铭神的这次离开,一定是有着极其重要的事情,否则的话,他不可能选择在这种时候离京。”

  陈六合没有言语,脑子里在飞快转动着,手指轻轻敲击着脑门,陷入了沉思当中。

  思虑了半响,陈六合也得不出个所以然来,没有半点头绪,压根就猜不透诸葛铭神的去意何为。

  “这个苟东西,不安分啊,一定是在玩什么幺蛾子。”陈六合叹了口气,重新落座。

  “既然想不透,就不用多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沈清舞安慰了一句说道。

  陈六合砸吧了几下嘴唇,换了个思路,道:“小妹,你说,在诸葛铭神离京的这个空档,我们能做的事情,有什么呢?”

  沈清舞摇摇头说道:“什么都不能做。”

  陈六合眉头一挑,看着沈清舞。

  沈清舞道:“哥,你跟诸葛铭神不一样,他能落井下石不折手段,但你不能!”斩钉截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