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都市狂枭 > 第3988章 恶魔禁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六合顿了一下,看了柳云泰一眼,旋即,一刀切下,再次切掉了柳云泰的一根手指:“说的太慢了。”

  柳云泰当场就痛晕了过去,但又被陈六合给弄醒了!

  陈六合没有继续折磨柳云泰,他把柳云泰提了起来,丢上了身后的那辆卡车驾驶舱内。

  陈六合驾驶着卡车,掉头,原路向炎京的方向返回。

  他不害怕柳云泰会骗他,他相信,此刻的柳云泰,绝不敢在他面前说谎。

  其实对于陈六合来说,这一刻的柳云泰,死活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他只关心左安华的安危,无论如何,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绝不能让左安华出事,这点是底线。

  一路沉默,开车的陈六合依旧森冷,身上都散发出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恐怖气息,车内的温度都在冰点。

  期间,陈六合的脑中不由回想起了跟左安华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他记得,曾经,那一晚,左安华就与他笑言,有江湖术士说他活不过二十八岁的生日!

  当时,谁也没把这件事情当回事,江湖骗子的话,岂能相信?

  那一刻,陈六合还记得,他很郑重的告诉左安华:谁能让你死?怎么死?踩着我陈六合的尸体让你死吗?

  这句话,陈六合记忆犹新!这句话,陈六合不是在开玩笑,是发自肺腑的!

  卡车一路疾驰,速度很快,颇有一股横冲直撞的架势。

  柳云泰的伤势很重,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就算是失血过多,也足以要了他这条老命。

  能看得出来,柳云泰已经奄奄一息,处于弥留之际,基本上一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

  他就算求生欲望再强,在这种时刻,也没什么办法了,连求饶的话,都没有力气说出,只能等死。

  当然,在没有找到左安华、没有确定左安华安全的情况下,陈六合怎么可能让柳云泰就这样死去?

  柳云泰的命不值钱,但他还不能死!

  快进市区的时候,陈六合给叶平威打了一个电话,让叶平威准备一些药品。

  十分钟后,车子开进市区,陈六合就看到前方有一队人马在那里等候!

  是四号楼的人,叶平威亲自到场了。

  当看到卡车内的柳云泰时,叶平威的脸色骤变,眼中满是惊骇!

  柳云泰的模样太惨了,惨不忍睹,任谁看得都会心惊胆寒,天知道承受了多么恐怖的折磨和痛苦!

  “陈六合,你......”叶平威深吸了口气,惊疑的看着陈六合。

  陈六合没有解释什么,单刀直入的说道:“我让你准备的东西呢?”

  “都准备好了。”叶平威点头,挥挥手,让手下把一系列医药用品都拿了出来,其中还有几包血袋。

  陈六合把东西全都丢进了卡车驾驶室,就要上车离开,没有多余的废话。

  叶平威赶忙说道:“陈六合,你要做什么?柳云泰已经抓到了,你应当把他交给我们,让我们来处理!”

  陈六合毫无情感的看了叶平威一眼,道:“左安华被抓了。”

  闻言,叶平威的心脏一颤,倒抽了一口凉气,他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此刻的陈六合这么可怕了,可怕到看之一眼就会让人手脚冰凉。

  左安华竟然被抓了。

  沉凝了几秒钟,叶平威张嘴,还想说什么却直接被陈六合给打断了:“不用多说,柳云泰我不会交给你们的,这件事情只有我自己来处理!谁都不能伤害我兄弟,我绝不可能让我兄弟有事。”

  “你.......”叶平威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虽然他很清楚,陈六合这样做是不对的。

  “你们就当做从来没见过柳云泰吧,就当他已经自杀在了柳家,已经被大火焚尸。”

  丢下这句话,陈六合启动卡车,一脚油门!

  看着远离的大卡车,叶平威目光惊疑,站在他身边的心腹手下小心翼翼的问道:“头,现在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到!”叶平威在心中暗叹了一声,道:“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把刚才所看到的一切,全都给我忘掉。”

  叶平威虽然刚正,但并不古板,他虽然知道,陈六合没有资格和权力私自处理柳云泰,但特殊时期,自然是要特殊对待!

  柳云泰不是什么好东西,恶人遭受恶人磨,这对柳云泰来说,才是最应该得到的惩罚!

  况且,这关乎到了左安华的安危,他就更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只要陈六合所做的一切,都在情理之中,他又有什么理由去阻拦呢?

  半个多小时后,陈六合驾驶着卡车已经快要到了指定的地点。

  皇城别墅,是炎京一个比较有名的高级别墅区,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所以要找到这里,并不难。

  此刻的柳云泰,身上的伤势已经经过了处理。

  为了不让柳云泰咽气,陈六合亲自为他包扎好了伤口,并且用药物稳定伤情,而且,还给他输了一路的血。

  现在的柳云泰,精神显然比方才好转了一些,至少神智已经逐渐清醒了过来。

  “陈六合......你就是个疯子,你这样会害死左安华的,你要一辈子活在悔恨当中,你对不起左家先人,你对不起你爷爷沈振年的嘱托.......”柳云泰半睁着眼睛,虚弱的说道。

  陈六合没有去搭理他,把车停在了离皇城别墅区还有一条街道的位置。

  下车,陈六合来到副驾驶位,拉开门,把柳云泰手上的输血管拔掉,直接把柳云泰给拽下了车。

  “走,前面带路!”陈六合面无表情的说道。

  面对这样状态的陈六合,已经被吓破胆的柳云泰根本不敢忤逆,跄踉的在前边带路。

  街道上,有路人往来,所过之人,无一不对柳云泰这个伤情严重的老人投来惊异的目光。

  但对此,陈六合却表现得无动于衷,一点都不担心什么。

  “你现在可以向任何人求救,但我劝你,不要玩什么花样,那样除了会让更多的人死之外,别无用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