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帐中娇媚 > 50、第 50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科考结束, 夏芙蓉在宫里始终觉得放不下儿子, 这个孩子向来受了委屈也不和自己说,只会闷在心里, 她这个做母妃的又不能陪在身旁, 想了想还得去看看才放心,于是便向萧鼎提出想出宫。

  这次科考大儿子借着小儿子的功绩名利双收, 萧鼎心里本就有愧, 且见夏芙蓉日渐消瘦, 也是心疼得紧,想了想便允了。

  萧鼎和夏芙蓉出宫的事,并没有提前告诉慕景。

  此时慕家小院里, 孟怀和女婿正坐在院子里对弈, 孟怀拿着一个棋子, 认真沉思着久久不肯落子。

  “爹, 你就随便下这里, 放这里, 抢了他的路, 让阿景没地方落子。”一旁站着的孟听安磕着瓜子,见老爹磨磨蹭蹭的样子,急得指手画脚。

  孟怀没好气的瞥了儿子一眼,暴燥的开口:“要你管, 小兔崽子,你给我一边呆着去。”

  慕景知道老丈人在棋局上好胜心切,为此没有催促, 只耐心等着岳父落子。

  为了让孟怀不觉得扫兴,慕景不能故意轻而易举的就输给他,又不能直接了当的赢,怕岳父颓败。

  只能保持这势均力敌的姿态,和岳父熬着。

  姜清在屋里看秦婶做菜,秦焕焕在院门前洗青菜,孟婉瑜蹲在她身旁,两人低头轻言细语的说笑着。

  慕景趁孟怀沉思时,不时转头偷看自己的小妻子,见她和秦焕焕说话时,眉眼带笑尽是温柔,心里有点酸酸的。

  他也想和阿瑜一起郎情妾意嬉笑洗菜,耳鬓厮磨的说说话。

  可看岳丈这架势,大有要拉着自己决战到底的意思,他心想着要不,就和对付父皇一样,直接了当的杀个片甲不留,让岳父死心算了。

  想了想,还是算了,岳父不高兴,后果好像很严重。

  孟听安趁慕景转眼看自家妹妹的功夫,偷偷藏了慕景两颗棋子,孟怀一把拍了拍孟听安偷棋子的手,瞪了他一眼。

  “老头子,输给女婿很丢人的,你确定不要我帮你?”孟听安低声对着孟怀道。

  孟怀看着越来越无力的棋局,儿子拿的那两颗棋子至关重要,要是那两颗棋子挡在前面,自己这一局只能苟延残喘的坚持不到半刻钟。

  想想最开始自己在小女婿面前放言,十局之内自己让他三步棋,他也未必能赢自己。

  这才是第二局,第一局是平局,且两局自己都没有让子,眼看着就快要撑不住了,孟怀想了想,慢慢松开抓着儿子的手。

  眼神看向院子小花园里开得正艳的花。

  嗯,他真的喜欢赏花,最近邵阳的天儿,是真的好,阳光有些刺眼,所以他什么也没看见。

  小女婿的棋子还这么多,拿一两颗他应该记不住吧!

  慕景回头见案上的棋子少了两颗,愣了一下,第一时间抬眸看了大舅哥一眼,孟听安状似无意的抬头老天:“爹,今日阳光真好,好暖。”

  “额,是……是啊。”孟怀没有儿子那么坦然,心里到底有些心虚,说话时还结巴了一下。

  慕景见舅兄和岳丈的模样,心里了然,顿时无奈的笑了笑,将手里的棋子随手一落,这下岳丈大人估计又要发愁了。

  这一点阿瑜和岳丈到是挺像,小丫头和自己下棋时,可会偷偷藏棋子耍赖皮了呢!

  孟怀专注的看着案上的棋局,心里想的是怎么自己也不能输给小女婿,不然就太丢人了。

  以至于萧鼎走到他身后,他也没有发觉,两人下棋的地方离院门不过几步的距离。

  夏芙蓉入院子后,见屋顶上炊烟袅袅,于是熟门熟路的去了灶屋。

  且,慕景又刚刚起身离开了,说口渴进屋去喝杯茶。

  萧鼎俯身拿起孟怀棋盘里的一颗棋子,准备替孟怀落棋。

  一进门萧鼎就被两人的棋局吸引,压根也没在意和儿子下棋的人是谁。

  其实不用想,他也猜得到,能让儿子这么有耐心陪着的,也只能是那位未成谋面的杀猪匠亲家了。

  孟怀见一只手从身后突然伸出来,还准备替自己落棋,以为又是孟听安,于是想也没想的直接抬手狠狠地‘啪’的一声打在拿棋子的手上。

  “小兔崽子,不要乱动老子的棋,偷两颗就够了,一会多了你妹夫会发现的,到时候更丢人。”

  身为天子,就算是未登基前,萧鼎也是高居亲王之位,自然还没有一人敢对他动手动脚,被孟怀这一拍打,顿时愣住当场。

  孟怀见被自己拍打后,儿子还没有把手里的棋子放下的意思,想到这让人头疼的残局,心里更是烦躁。

  一拍棋案,起身转头暴跳如雷道:“臭小子,老子说的话……万岁爷,皇上?”

  待看清身后的人时,孟怀感觉如凉水灌顶,刚刚的爆脾气一下全被浇灭,只感觉腿脚发软。

  萧鼎自然也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又又又碰到这个不起眼的小臣子。

  “臣孟怀见过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震惊过后,孟怀连忙行大礼。

  孟怀还未来得及跪下,萧鼎便制止了他的动作,低声道:“在宫外,礼就免了,朕是微服出宫,以免百姓知道了惶恐。”

  “是。”孟怀忐忑不安开口回道。

  “你怎么在这里?”萧鼎看着孟怀,心里有些猜想急需要证实。

  “臣……”

  “岳父您喝茶……父皇你怎么来了?”慕景端着一杯茶从屋里走出来,看着和孟怀面面相觑的萧鼎,惊讶出声。

  “岳父?”萧鼎听了儿子的话,对着孟怀反问重复道。

  孟怀额头开始冒细小的汗珠子:“对,他……他是臣的女婿。”

  “杀猪匠?”萧鼎又道。

  孟怀选择装死,不回答。

  这他妈解释不清楚,稍不留意就有可能是欺君之罪。

  “父皇,你认识我岳父?”

  听了慕景的话,孟怀顿时反应过来,小女婿装做在这之前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自己当然也不能暴露早就知道皇上有私生子的事。

  于是为了活命,孟怀装作一脸震惊不可置信的看着慕景,又转头看了看萧鼎:“阿景,你叫他什么,父……父皇?难道你爹不是教书先生,而是…而是”

  慕景一见,突然暴露身份好像把岳父吓得不轻,也对,之前岳父岳母一直以为自己是个穷小子来着,突然成了皇子,一时难以接受,也是常情。顿时有些担忧:“岳父,您听我说……”

  “别,别,让我缓一缓,心口闷得紧。”孟怀一手捂着胸口,做出一副难以接受的模样。

  萧鼎一看孟怀的样子不像有假,原来他之前并不知道瑾儿的身份,至少不是心怀不轨的故意让女儿接近自己的儿子。

  且,这个小儿子的心思有多缜密,他是知道的,孟怀这个榆木脑袋瞒天过给儿子下美人计是完全没可能。

  这样想着,萧鼎对儿子开口道:“你去看看你母亲,她不放心你,一进门就去屋里找你了,我在这里陪你岳父缓一缓。”

  虽然,孟怀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在宫外萧鼎还是习惯了不用尊称。

  “这……”慕景有些犹豫,毕竟看岳父大人的面色,好像很不愿意和父皇待在一起。

  萧鼎看出儿子的担忧,顿时有些气急:“难道你还怕我吃了你岳父不成?”

  慕景老实的点了点头头:“主要我岳父胆子小。”

  孟怀一见,这两父子要是因为自己闹不愉快,到时候自己无罪都会变成有罪,于是推了推慕景:“你去看看你母亲,没事的。”

  “真没事?”慕景有些迟疑问道。

  孟怀一副,你放心,我可以的模样,斩钉截铁道:“没事。”

  “那岳父您手抖什么?”

  孟怀瞪了小女婿一眼,好脾气道:“我没有抖。”

  这个臭小子,仗着有靠山竟然敢调侃自己。

  慕景走后,萧鼎做到椅子上,看着孟怀。

  “关于阿景的身份,朕……”

  “臣明白,皇上放心,臣一定守口如瓶,绝对不会透露出去一个字。”孟怀不等萧鼎说完,立马信誓旦旦的保证道。

  皇上的心思,他怎么会不明白,私生子又不是什么光彩的身份,尤其在皇家,稍又自然更是不能轻易暴露。

  原本萧鼎不过想着,科举成绩还没颁布,到时候东安之行,小儿子还需要隐藏身份,所以想着特意嘱咐孟怀一番。

  没想到这个榆木脑袋还挺通透,自己话还没说完他就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