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帐中娇媚 > 第 1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秋闱刚落幕不久,邵阳城内甚是热闹,莘莘学子怀着激动又忐忑地心情等待着放榜。

  承安伯府。

  今日是伯府老夫人五十七岁寿辰,虽不是整寿,却也热闹非凡。

  偏院用来堆放寿礼的侧房内,一对男女正纠缠在一处,颠鸾倒凤,醉生梦死。

  “遇白,停……停下来,咱们这样做,若是被人知道了,我怎么面对婉婉。”

  孟千娇眉眼含春,嘴里说着愧疚地话,玉臂勾住男人的脖子,腿却紧紧缠在宋遇白腰上,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宋遇白热汗淋漓且正在兴头上,不耐的将桌上的寿礼一推,将缠着自己地人往上一放,一手捏住孟千娇的下颚:“和爷办事时,别三心二意,免得扫了爷的兴致。”

  他今日原本是来承安伯府祝寿,入府后便被孟千娇引入偏院。

  说是今日府上客人颇多,怕招待不周,进去偏院侧房后,孟千娇就明里暗里的引诱,说话时声声媚惑,小腰扭得柔弱无骨。

  宋遇白本就不是什么洁身自好之人,主动送到嘴边地肉,不吃白不吃,两人随即如干柴遇上烈火,完全停不下来。

  他是孟千娇堂妹的未婚夫婿,孟家老太爷当年救了宋家老太爷一命。

  宋老太爷为了报恩,特提出两家结为姻亲,让自己的嫡长孙宋遇白娶孟家长房嫡女孟婉瑜为妻。

  宋家老太爷位高权重,能许这这门亲事,确实是诚意十足。

  孟千娇听了宋遇白的话,脸上红晕更甚,心里想的全是要如何拿下这宋家矜贵得大公子。

  也顾不得着偏院随时都会有人来,当下越发叫得柔媚动人,让人忍不住想狠狠折腾。

  ‘哐啷’一声,原本紧闭地门突然被推开。

  承安伯孟怀进屋后不敢置信瞪大眼看着纠屋里缠不休地两人,手上的寿礼‘哗’一声掉了一地。

  看清宋遇白的脸后,怒气更甚,大口大口喘息着胸口起伏地厉害,嘴里直呼:“荒唐,荒唐。”

  好在有箱子遮挡,孟怀只能看见孟千娇的脸。

  她借有箱子遮挡,慢不经心套上衣物,脸上有几分得意。

  反正她没打算瞒着自己和宋遇白地事,自己父亲官位比大伯大,前程似锦,祖母就算知道自己抢了婉婉的未婚夫婿,也不会怎么样。

  待穿好衣物后,孟千娇才悠悠开口:“大伯我和遇白是真心相爱,所以才情难自禁……”

  她面上的红晕还未完全褪去,说出话时带着几分柔媚。

  ‘啪’

  不等孟千娇话音落下,孟怀身后的夫人姜清两步上前狠狠地就是一巴掌:“不要脸,你不知道他是婉婉的未婚夫婿吗?你们这样做将我婉婉置于何地?”

  今日老夫人过寿,宴请了许多族人入府热闹,承安伯与夫人没见到自家一双儿女,想着两人会不会躲到偏院图清净了。

  姜清便拉着承安伯找了过来,不成想竟撞上了这么不堪一幕。

  孟千娇被扇了一巴掌,双眼红红紧咬着嘴唇不出声,看着甚是委屈。

  一旁,宋遇白毫不在意双手环胸靠桌旁,一副事不关己看好戏的模样。

  “去前厅,请老夫人。”想到自己单纯良善得女儿,姜清气得身子都发颤。

  ***

  另一边,偷跑出府的婉瑜在哥哥的陪同下入了挽尘阁。

  挽尘阁是邵阳有名的首饰铺,这里面簪子,镯子总是别出心裁样式十分好看,且寓意也好。

  看着自家妹子挑了又挑,一旁的孟听安不耐的开口:“婉婉,差不多得了,你就是买下这间铺子,那老婆子也不会领情,你就别凭白浪费精力了,乖,咱们快些回去,一会哥哥给你买糖葫芦吃。”

  他堂堂大老爷们,守在女儿家的珠钗铺里算什么事,可这个小祖宗不走,他也不敢离开,不然回家又得被父亲棍棒伺候。

  “我才不要吃糖葫芦,爹说今日会去春宴楼给我带蟹黄包回府。”婉瑜笑着眯了眯眼,仰头看着兄长,眼里带着几分被偏爱的小得意。

  孟婉瑜今年十二,是承安伯幼-女,生来甚得父母疼爱,至幼便是被双亲捧在心尖尖上养大。

  她个子比起同龄小姑娘要矮一点,脸上带着点婴儿肥,五官到是生得出挑,特别是一双杏眼自带媚色,尽管现在小姑娘还没长开,却能看出待出落得亭亭玉立时,定是位勾人魂儿的美人。

  对比起孟婉瑜这个幼-女,孟听安这个长子的成长史就悲惨得多,在承安伯狂野放养式的棍棒教育下,孟听安不负所望,用自己一身皮肉,将承安伯手腕粗的育子棍打磨得甚是光滑。

  “那你看在冒着热气儿的蟹黄包的份上,能不能快些”

  “知道了,才陪了我一个多时辰就不乐意,等回府我要告诉爹,你又欺负我。”

  “得,得,你慢慢挑,哥不急,不催你,行了吧!”孟听安一听,小丫头又要告状,一甩袖子大摇大摆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立马妥协道。

  婉瑜见状傲娇的“哼”了一声,将头撇开,嫌弃的避开自家兄长,向另一侧走去。

  孟听安举起手做了个敲打的姿势,大有要揍婉瑜的架势,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将手慢慢放下。

  小婉瑜见状,回头更加鄙视看着兄长,还挑衅的冲他做了个鬼脸。

  孟听安只得无奈转开头,假装没看见婉瑜的挑衅。

  不是因为他懂事,舍不得打妹妹,实在是这位姑奶奶他惹不起。

  孟听安十一岁时,一日正在午睡,迷迷糊糊地被承安伯抓起来暴打了一顿。

  他本以为是自己昨日逃学的是被父亲知道了,直到父亲打完自己,站在长廊上看热闹的小婉瑜咯咯笑不停,承安伯小声嘀咕‘早知道打你,婉婉就会笑,为父就该早点动手。’

  后来孟听安才知道,因为七岁的孟婉瑜换牙,整日皱着眉不开心。

  承安伯见状心疼得紧,试了好多方法都不能让宝贝女儿展颜一笑,最后只能将儿子拖出来暴打一顿,逗女儿开心。

  婉瑜走到另一边的架子旁,身边没了哥哥叨扰,终于可以仔细为祖母选寿礼了。

  她和祖母感情并不亲厚,之所以用心挑寿礼,只是怕到时候祖母又会责怪母亲不会教养儿女。

  孟家至婉瑜祖父那一代就逐渐败落,这几年才稍有起色,二伯现已是翰林院侍读,假以时日很有可能入内阁,成为孟家之光。

  自己的父亲承安伯现在不过担了个闲职,孟家的爵位只能世袭三代,到了承安伯这一代刚好是第三代。

  若是这一代再不立功或有突出的政绩,爵位将到此为止,孟家老太太为此甚是偏心二房,在她看来只有二儿子才能让她在族人面前,脸上有光。

  婉瑜将架子上的簪子都扫了一圈,在看到一只青色的牡丹簪时,眉眼一亮,簪子上的花是由玉雕琢而成,栩栩如生,且牡丹寓意吉祥富贵,送长辈再合适不过。

  因个子矮了些,有点够不着,她点起脚尖,白嫩嫩的小手向簪子伸去,手并没没有如预料般拿到簪子,而是抓到另一只好看的手。

  那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只是比女儿家的手要大上许多,小婉瑜碰到一下就闪电般缩回了。

  想看看哪位姐姐这样好眼光,同时和自己相中了这支簪子。

  小婉瑜抬头不期然撞入一双漆黑的眼眸,她有些愣住了,面前的公子一身白衣,长身玉立,剑眉星目,一双桃花眼此时微微上挑,嘴角上扬带着抹浅浅笑意。

  她不自觉将面前的少年郎,和旁边翘着二郎腿玩世不恭的兄长一对比,越看越感觉自家哥哥简直……无法直视。

  “小姑娘,你也喜欢这个?”慕景弯腰看着还不到自己肩膀高的婉瑜,指着那只牡丹簪子问道。

  他今日刚回京,路过邵阳时,听闻挽尘阁的簪子甚是有趣,便想着带一些民间小玩意儿回去送给母后。

  原来这位小郎君不仅长得比哥哥好看,声音也这么好听,婉瑜闻言感觉心‘咚咚’的跳得有些快,只得慌忙点点头,生怕面前的人看出自己的异常。

  “这是大人带的,小姑娘应该看看那边的桃花簪。”

  他弯着腰,眼睛和小婉瑜平视,看着面前的小姑娘,脸上肉嘟嘟的,看着有几分可爱,慕景估摸着她不过十岁的样子。

  “我……送给祖母的。”因心里‘砰砰’跳得厉害,婉瑜感觉自己有些不敢看他,说完连忙低下头。

  另一边的孟听安终于发现了这边的不对劲,慢慢靠近听清婉瑜的话后,心里将事情猜了个七七八八。

  他上前将婉瑜护在身后,对着慕景嘿嘿一笑。

  而后哭着嗓子道:“这位公子,我家妹妹已经为祖母挑了好些日子的寿礼了,虽说这是你们同时看上的,可我看公子你气宇轩扬,身高八尺,该不会与我家妹妹抢吧”

  慕景身旁的丫鬟一听不乐意了。

  “我家公子比这位小姑娘先碰到簪子,凭什么要让?”

  “什么先呀后的,明明是同时。”孟听安撸了撸袖子。

  “你问问你家妹妹,刚刚他的手是不是搭在我家公子手上,并未碰到簪子……”

  慕景见两人争执的声音越发大,沉声开口:“青烟,不得无礼。”

  婉瑜被哥哥护在身后,偷偷伸出半个头,打量着这个叫青烟的人。

  刚刚自己只顾着看漂亮小郎君,都没注意他到身旁的还跟着个丫头。

  同样是女孩子,婉瑜发现青烟脸上的肉比自己少了许多,下颚还比自己尖,哼,就凭这几点,婉瑜觉得自己就看她不顺眼。

  她不喜欢这个叫青烟地丫头。

  “这位公子,我妹妹积攒了十年私己钱,就想给祖母挑一件称心的寿礼,别看我们兄妹穿的还不错,要知道这身衣服都是用我们家最后一头猪换来的,我们就想着体体面面的给祖母过个寿。”

  孟听安声情并茂,一副穷可怜的模样。

  他算是看明白了,自己和旁边那个多嘴的丫头争执再多也无用,做主的还得是面前这位男子。

  殊不知身后的婉瑜听了他的话,感觉自家兄长越发白痴。

  自己现在不过才十二岁,说存了十年的私己钱,难不曾两岁就开始存了?怕是傻子才会信……

  直到捧着那支牡丹簪上了马车,婉瑜还有些恍惚。

  没想到那位公子听了哥哥的话后,当真就把簪子让给了自己。

  不由的她又想起刚刚那位公子的眉眼,他嘴角淡淡的笑意,想到自己伸手拿那支簪子时,不小心碰触到他的手,小姑娘顿时心跳加速,指尖都有些微微发烫。

  马车在承安伯府前停下,婉瑜才收起自己的心思下了马车。

  入府后感觉异常安静,兄妹两人来到前厅,只见孟老夫人正座在上方。

  父亲母亲和二伯一家皆在场,堂姐孟千娇跪在地上,一屋子人脸色都十分难看。

  作者有话要说:  架空小甜文,勿考据。

  我情窦初开时倾心的少年郎,后来刚好也爱慕我。(大概就是这样一个故事)

  故事结构参考文案。

  又开新文啦,喜欢的小可爱点个收藏哦!爱你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