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奈何相思负流年鄀宁宁 > 是不是她威胁你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上午还有最后一门考试,沈唯从考场出来之后觉得双脚有些发软。
  这几天胃口都不好,她自己都明显感觉到自己瘦了很多,摸摸消瘦的脸颊,她想,不管怎么不舒服,还是得去吃点东西。不然回家老妈看到了会心疼的。
  想到明天就要回家,沈唯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走在校道上,她又有些恍惚,之前林彦深跟她说过,他是今天下午的航班,算起来,晚上就能到了。她知道他会来找她的,但是,要不要见他呢?
  那件事,她还是没有办法原谅。还是一想起来都会觉得委屈、愤怒、恶心。
  这段时间,她也在网上查了很多资料,很多人都说,一个醉得不省人事的男人是根本没有办法完成性|行为的。
  但是也有小部分人说,如果有伴侣的协助,完成性|行为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
  她不知道到底哪种观点是对的,但是至少是现在,她不想原谅林彦深。
  眼看快走到食堂了,突然有人在背后叫她的名字,“沈小姐!”
  沈唯扭头一看,是那天晚上过来送礼物的领头女佣,她穿了件黑色羽绒服,手里照例拎着东西,只是皱着眉头,看上去似乎哪里有点不舒服。
  “阿姨,您怎么了?”沈唯关心的问道,“您是哪里不舒服吗?”
  她看到女人的手一直抚着胸口。
  “沈小姐,这是少爷托我给您带的礼物,”女人一边气若游丝的说着,一边想把手里的大袋子递给她。
  沈唯摇头,“我不要,你拿回去还给他吧。”
  女人似乎也不想多纠结,喘着气说,“我的心脏突然很不舒服,沈小姐,您能送我到校门口吗?我的车子停在那边。但是我现在走路有点费劲。”
  因为已经见过这个女人两次,沈唯也没有起疑心,马上点头,“行,我送您出去,您还能坚持得住吗?要不要先去医院?”
  “不用,”女人摆手,“老毛病了,回去吃点药就好了。”
  沈唯扶着女人慢慢朝校门走,一边走,那女人一边喘气,好像真的很不舒服的样子。
  车子并不是直接停在校门口的,还得往前面的小街走上一段距离,看女人那么痛苦的样子,要不是自己的身体也很不舒服,沈唯恨不得背她走了。
  女佣的车子是一辆七座的商务车,很大,看上去很气派,沈唯有点惊讶,一个女佣出门,为什么要坐商务车?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多想,人已经被女佣扯上了车,“沈小姐,您送我回家吧。”
  女佣的手劲突然变得很大,沈唯一个踉跄被她拽上车子,正有些不悦,突然听见后排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女声,“去医院。”
  沈唯浑身的血一下子冷了,她难以置信地扭头朝后面看去。
  高君如一身黑衣,脸色阴沉,正高傲地坐在后排的座位上,冰冷地与她对视。
  沈唯看看高君如,又看看女佣,惊讶和愤怒像野火一样燃烧起来,她指着女佣,“你!你骗我!”
  她骗了她!她装病就是为了把她骗上车。
  车子已经开动,沈唯去推车门,发现门已经上了锁,想开窗,窗户也打不开,她一边用力捶打车窗,一边使劲踢车门,“放我下去!放我下去!”
  她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高君如的眼神太可怕了,她不知道她要干什么。
  外面就是来来往往的车辆,她靠近人行道这边,还能看到路上行走的学生,她们一边说笑一边朝前走,太阳晒在她们脸上,看上去又年轻又鲜活。
  可是,没有人朝她看一眼。商务车疾驰出她们的视线,消失在车流里。
  沈唯被绑架了。
  这是一家很小的私家医院,当沈唯被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推搡着走进医生办公室时,那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女医生竟然没有任何惊讶。
  尿检,B超,所有项目都明确无误地证明了一件事:沈唯怀孕了。
  这个结果犹如晴天霹雳,沈唯傻愣愣地站着,心脏和瞳孔都急剧地收缩着。
  难怪,难怪她这几天总是头晕无力,没有胃口,还容易干呕。她一直以为是生病还没彻底养好,没想到是怀孕!
  怎么会呢?
  第一次没有戴t,但是后来她吃了事后药啊!后来林彦深都戴T了啊,为什么还是会怀孕!
  她不敢相信,然而鉴定书上的字她认识,b超上的结果她也看得懂。
  她,的的确确怀孕了。
  高君如让周围所有人都退下,自己在医生的办公桌前坐下。
  办公桌对面还有一把椅子,高君如用下巴点点那椅子,“坐吧。”
  沈唯没有坐,她倔强的站着,似乎这样,就能跟高君如平等的交流,就能煞煞她身上的傲慢和跋扈。
  “不坐?”高君如好笑地看她一眼,“那你就站着吧。”
  高君如用手指敲敲桌子,“我给你两个选择,你听好。”
  她眼睛死死盯着沈唯,一字一顿道,“一,马上跟我儿子分手。这个孩子我只当没听说过,想怎么处理,你自便。二,今天,就在这里,让医生做清宫手术,把这个孩子拿掉。只是你也知道,胚胎还小,做完清宫手术,你会丧失生育能力。”
  沈唯的眼睛一下子红了,她难以置信地看着高君如,不敢相信她的心肠居然会这么歹毒,“你的意思是,要么跟你儿子分手,要么我今后再也无法生育?”
  做清宫手术,是不是准备顺便把她的子宫也清理掉?
  不,这不是笑话,她觉得高君如做得出这样的事。
  高君如点点头,笑了,“没错。你挺聪明的。还有,如果选择跟我儿子分手,你又想生下这个孩子,我劝你偷偷摸摸地生,如果被我听见一丁点风声,我会让你和孩子都生不如死。”
  沈唯悲愤的指着她,“你是怕你儿子听见了风声,赶来认子吧?”
  她不懂,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狠毒的女人!就因为看不起她的家庭,看不起她,就一定要赶尽杀绝吗?
  她甚至想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利!
  “对。”高君如毫不隐晦,“都是女人,我也没想剥夺你当妈的权利,孩子你可以生,但是别跟我们林家扯上关系。”
  如果不是梁从文死后她虔心发愿不再杀生,这个孩子她是绝对不会允许沈唯生下来的。
  今天之所以威胁沈唯要打掉孩子还要让她无法生育,是她赌定了沈唯不会因为一个男人失去自己当母亲的权力。
  她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愿意。
  沈唯跟她对视着,她的眼神很冷,沈唯的眼神也充满仇恨。
  高君如皱皱眉,这丫头片子,都到这个地步了,还敢跟她犟!她正要继续恐吓她,沈唯突然转身朝门口跑,一边跑一边大声喊,“救命啊!有人要杀人!救命!”
  然而,门已经从外面反锁了,门口两个壮汉守着,她的尖叫和哭喊没有任何作用。
  高君如被她闹得头疼,走过去一把揪住沈唯的头发,“别再发疯了,再闹下去,我马上叫一声过来给你最哦手术,一了百了!”
  沈唯瘫坐在地上,仇恨地看着高君如,突然一张嘴,狠狠朝她手腕咬去。
  高君如疼的皱眉,反手狠狠一巴掌甩在沈唯脸上,“找死吧你!行,你要死可以,我还可以再找两个人给你陪葬!你妈妈和你弟弟,怎么样?”
  沈唯心口发冷,不敢再说话了,只恨恨等着高君如。
  高君如抛出自己的条件,“我知道你跟我儿子在闹分手,那天他给我打电话,出言不逊,质问我为什么要去找你。怎么,现在知道彦深在跟你好的时候还跟张碧落上了床,你心里是不是很难过?”
  沈唯盯着她魔鬼般邪恶的脸,一言不发。
  “这正是你们分手的好机会,”高君如说:“你是个聪明人,我想你已经做出选择了。”
  沈唯还是不吭声。她努力让自己显得平静冷漠,不想让心里的绝望和恐惧从眼神里流露出去。
  是的,她感到了绝望。刚才她拼命地踢门喊叫,她不信外面听不到一点声音。可是,没有人来救她,整个医院似乎都是她的人,只要她一声令下,真的会有人把她押到手术台上,拿掉她的孩子,切掉她的子宫。
  高君如轻轻将沈唯扶起来,“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好好回学校养身体吧。对了,彦深现在还没上飞机,喏,这是你的手机,你给他打个电话吧。”
  她把沈唯的手机拿出来递给她,“就在这儿打,万一说错了话我会提醒你的。”
  她微笑着,一双杏核眼却冰冷无情。
  沈唯迟疑地接起手机,翻开通讯录,把林彦深从黑名单里拉出来。
  盯着那一串数字,她却怎么也动不了手。
  “抓紧时间。”高君如催促,“医生们也在候命呢。”
  再不打就把你拖到手术台上去。她的潜台词很好懂。
  沈唯抓起手机,颤抖着拨通了那串号码。
  “唯唯?”林彦深惊喜的声音在寂静的办公室听的清清楚楚,“你原谅我了?”他的笑声很开心,也很幸福,“你真的原谅我了?”
  沈唯的心突然痛得无法呼吸,现在她才意识到,她有多想念他。
  可是,想他又有什么用呢,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并不在她身边。
  “林彦深,”沈唯的眼泪流了出来,“我们分手吧。这次,是真的。”
  “为什么?”林彦深一下子从幸福的巅峰跌落悬崖,“还是因为那件事吗?唯唯,当时我真的一点意识都没有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接受不了。”沈唯淡淡说,“我是个对感情要求很高的人,我接受不了你和别的女人发生过关系。”
  “唯唯……”
  林彦深还想再说什么,被沈唯打断了,“就这样吧,不要再来找我了,从今以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
  “不!我不信!你不是那么偏执的人!到底是为什么!你告诉我,是不是我妈逼你的?是不是她威胁你了?”
  旁边的高君如,听见这句话之后,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不,不是。”沈唯突然有些疲倦了,她真的觉得好累啊。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来纠缠她,都不肯放过她?
  “我跟陆景修和好了。”沈唯索性道,“跟你在一起太累了,还是跟他在一起比较轻松愉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