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苏眠月季洵免费小说 > 第204章 不配为公子正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56559971.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彧归来后,处理完一些事情后便去见了司将军,亲自告知他司家二子的消息,倒是没有刻意提及苏映雪一家之事,毕竟这属于私人事宜,苏彧并不好插手,端看司俊杰如何处理。
  因盟友那边突发紧急状况,苏彧这几日一直在部署新的计划,并不知苏眠月曾来给他送过衣裳,不过是出去办理一些事情,回来后便得知苏眠月已经随完颜霖离开。
  且不说苏彧这边情况如何,完颜霖在韩泽忠的‘劝说’下,同意回恒渊国,却不肯接受登基为帝的提议,甚至不愿用皇子的身份,韩泽忠也只能尊重完颜霖的选择,毕竟人回去才是最重要的。
  “小姐。”碧芜低唤了一声,示意有话要与苏眠月单独说。
  “我与碧芜出去走走。”苏眠月与完颜霖打个招呼,又朝韩泽忠点头示意,便同碧芜一起走出客栈。
  见完颜霖面带笑容的看着苏眠月离去,完全就是情动之态,韩泽忠皱皱眉,清咳一声道:“公子打算如何安置这位苏姑娘?”
  “韩老是要过问我的私事吗?”弹弹长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完颜霖笑容不减的问道。
  “老朽不敢。”韩泽忠恭敬的颔首,却依旧直言道:“苏姑娘虽貌美,且有一定能力,但她的出身注定不配为公子正妻,但依老朽看,这位苏姑娘实乃心气高傲的女子,定不会屈居人下。”
  韩泽忠的话很中肯,亦是在给完颜霖提点,江山与美人显然不能兼得。
  “在韩老心中,什么样的女子才适合做我的正妻呢?”完颜霖依旧挂着浅笑,只是眼中的笑意却让人如芒在背。
  韩泽忠一噎,犹疑片刻道:“民间常道门当户对,男子娶妻亦是娶妻子的门户,老朽相信公子心中定有计量,不敢妄言。”
  似笑非笑的看了韩泽忠一眼,完颜霖淡淡道:“这样的话,我只当韩老不曾明言过,还请韩老以后慎言,尤其是眠月面前。”
  韩泽忠点头应是,便不再言语,专注于棋局之上。
  离开客栈之后,碧芜便带苏眠月来到一处民宅,这是他们在恒渊国的一处私产,平时只有一个老翁看守着,并无人知道老翁乃是他们的仆人。
  “小姐快来看看吧。”在进入自己的地盘之后,碧芜便急切的拉着苏眠月的手走进东厢房。
  苏眠月虽奇怪于碧芜的紧张,却没有询问原因,当看清躺在床上的男子之后,脸色不由得凝重起来。
  “他怎么会在这?”苏眠月低声询问。
  “我也不曾来得及询问,今日出去买东西的时候,瞧见他衣衫褴褛,却在护着一个昏迷不醒的女子。”碧芜的语气听着很是平静,可紧攥的双拳却出卖了她的内心。
  本该是按照苏彧的计划,暂时留在燕国疗伤的司景杰,却出现在恒渊国的地界,且还护着一个榆林国的女子,碧芜差点就控制不住情绪先揍一顿再说,好在她还有一丝理智,先行将人带回来安置。
  毕竟已碧芜的身份,根本就没有资格去干涉司景杰的私事,却又不能隐瞒他的行踪,以免对苏彧不利。
  闻言,苏眠月皱皱眉头,走上前去探向司景杰的脉搏,发现他只是疲劳过度加上长期饥饿导致的昏迷,便抬手点了他的睡穴,转身看向神色复杂的碧芜。
  “那个女子身在何处?”苏眠月没有去安抚碧芜,在弄清事情真相之前,她无法客观的给碧芜任何建议。
  “在西厢房。”说完,碧芜咬唇看了昏睡中的司景杰一眼,转身给苏眠月带路。
  苏眠月随着碧芜来到女子的房间,在看到她的容貌之后亦是忍不住吃惊不已,这女子的容貌与他们之前所救的顿珠和丹珠两姐妹有七分相似,只是年纪更小一些。
  在出发之前,苏眠月没有对那些奴隶进行特殊的培训,只是给他们安排了事情做,又派人暗中观察他们的行为,若无异常在一个月之后便开始培训,半年之后将出色的人送到她身边来。
  是以,苏眠月可以确定这名女子绝对不是那对双胞胎姐妹,因为那对姐妹的下颚处各有一颗痣,只是姐姐顿珠的是黑痣,而妹妹丹珠的则是红痣。
  “可曾查过他们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看了一眼被噩梦所扰的少女,苏眠月询问道。
  “我问过见过他们的乞丐,只知道他们两个是两日前才来到这里的,且他们因为不是恒渊国的人,又不愿乞讨为生,司景杰便出去打短工赚点吃饭的银钱,今天之所以会被人家打,是因为有几个乞丐想要睡这女的。”说着,碧芜眼眶不禁泛红,心里头堵的难受,却又不知如何发泄。
  “看来想要知道原因,还需要委屈碧芜宝贝了。”尽管心中有着不少的疑惑,苏眠月还是为碧芜感到心疼,好不容易来了个初恋,连恋情都没来得及确定,便无意中成为小三,果然姻缘难测。
  碧芜点头,与苏眠月一起离开,在堂屋那边戴上人皮面具之后,这才不情愿的去厨房煮了些清粥,免得话没套出来先把人给饿死了。
  碧芜有任务在身,苏眠月便去她自己建立的联络点,想要查探司景杰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在见到司景杰竟然会和榆林国美人儿一起出现在恒渊国,苏眠月心下总觉得不安,好像有什么阴谋在等待着她,或者说在等待着苏彧。
  遗憾的是,恒渊国近来太乱,一些不起眼的人物根本就关注不过来,想要私下探查消息,并非是一两日能够查到的。
  “主子,恒渊国近来可能会暴动,还请主子早日离去为好。”负责情报的张大海一脸担忧的开口。
  苏眠月在各地的暗桩,都是她每次出师门历练时所救下的人,故而对苏眠月的忠心毋庸置疑,一切以她的安危为重。
  眉头轻蹙,苏眠月犹豫一会后询问道:“最近朝廷局势如何?将你知道的消息尽皆告知于我。”
  张大海不敢隐瞒,便将收集到的情报一一详述,苏眠月越听脸色越是平静,可眼底却越发深沉,还带着几许的自嘲。
  但苏眠月隐藏的很好,且张大海顾忌身份并不敢直接与苏眠月对视,故而未曾发现。
  恒渊国的新帝不得民心,除了靠近帝都的几座城池尚算安稳,整个恒渊国几乎笼罩在起义军的暴动之下,朝局岌岌可危。
  而四皇子完颜雷已经在东北之地占据一隅自称为帝,之前被完颜雷占领的城池中的百姓,大多随着完颜霖迁徙过去,可以说只要完颜雷不自己作死,他的地位谁也撼动不了,完颜震更是连兴兵的意思都没有,显然是看清了局势。
  至于完颜雷的小朝廷位置,则是在恒渊国与燕国之间,生生将两国的交界线阻断,加之那一带地势险峻,只要完颜震不想恒渊国覆灭,便不会去打完颜雷的主意,反而更希望完颜雷能守好边界线。
  回想起苏彧曾经见过完颜雷,之后完颜雷便消失无踪,恒渊国的政治布局也从此转变,这其中定有苏彧的手笔。
  但让苏眠月自嘲的却是完颜霖明明部署好一切,却还要摆出一副可以为她放弃江山携手江湖的深情姿态,苏眠月真的很想去质问完颜霖,她在他心中到底算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