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鹿]的全部小说

我见犹怜 我见犹怜
作者:早鹿
简介:
    完结啦!欢迎来评分!同系列文《你在闹我在笑》已经开始连载啦~点进专栏可见哦。 [微博@晋江早鹿]预收《草莓酱》《总裁夫人太咸了》求个收~ 【温室之花×桀骜不驯二世祖/甜文/追妻火葬场】 都说电商巨头之子云越倨傲不逊,放浪形骸,白长了一张绝世神颜。   有一天,几个兄弟在酒吧喝酒,谈起A大的校花苏柏柏,都说清高难搞,一个喝大了的公子哥吐槽道:“不就是教授的女儿吗?装什么清高,竟然说不喜欢我们这种整天啃老混日子的公子哥,算个什么东西啊!老子在这里放话,谁能搞到苏柏柏,这半年的开销我包了!”      懒散的抽着烟,刚被家里冻结了所有信用卡的云越眼睛亮了亮,嘴角邪魅一勾:“我来。”      -      都说没有几个女孩子难抵挡云越的魅力,只要他出手,没有哪个女孩不跪倒在他的膝下,为了追到苏柏柏,云越将一头银发烫成黑色,摘下耳钉链子和身上所有名牌,换上一身粉衣白裤,搁那一站,就是一个一贫如洗老老实实的大学生。      不到一个月,苏柏柏便坠入了爱河,初恋和初吻全给了云越塑造出的这个老实本分的少年。      有一次,苏柏柏勾住云樾的脖子撒娇道:“我们结婚吧。”   云越懵逼半天:好。      两人领证,日子虽然过得不富裕,但很甜蜜。      直到有一天,苏柏柏陪姐妹在酒吧过生日,看到角落里坐着的混迹在一群公子哥当中熟悉又陌生的云越,听旁边的姐妹介绍:“那是云上集团的太子爷云越,家里可有钱了,长得也贼帅了,不过听说他是个啃老族。”      -      苏柏柏红着眼将一张离婚协议书递到云越面前:“离婚吧。”      云越抱住她,亲吻着她的唇:“乖,别闹了。”      “啪。”一巴掌呼在云越的脸上,苏柏柏咬着唇:“云越,你就是个感情骗子!”      -   接下来就是咱们太子爷跪键盘画二维码追妻火葬场的日子…… ~~~~~~~~ 推荐自己的一篇预收: 《你在闹,我在笑》    文案一:广大论坛最近有这么一个热帖。 想象计算机系牛人顾绅和艺术系初恋脸女神夏纯谈恋爱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一个整天对着电脑和一个整天对着画板? 画面也太滑稽了吧。 顾绅和夏纯宿舍诞生了一对情侣,两个宿舍的人出来庆祝。 玩真心话大冒险时,夏纯中招,选择了大冒险。 有人起哄:纯爷,你撩一下咱们校草吧,若是顾绅给你撩到脸红了,算你通过。 夏纯心想,这算哪门子的冒险? 她顶着一张清纯的初恋脸淡定的看着他,说:“你长得挺帅的,是我的菜。” 下一秒,被人拉住胳膊往怀里带了带,男人滚热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要不要试试?” 结果,夏纯撩人不成,反被撩的面红耳赤。   后来,有人看到夏纯被顾绅按在树上亲,丝毫没反抗。 画面有点甜。 文案二:夏纯是顾绅的小迷妹,每一回出现在他面前都故作淡定,然而在她的吃播直播间里,她总是用炫耀的语气跟粉丝们说:“你们不知道,我们学校的校草超帅的,禁欲系的那种,让人一看就想扑倒……”   殊不知,每天晚上某男都拿着手机默默关注她的直播。   某天,顾绅当着她的面解衬衫纽扣,夏纯连忙捂住眼,惊叫:“你要干嘛?”   男人笑得既斯文又坏坏的:“不是说一看到我就想扑倒吗?”   夏纯:“……”   网文圈top1大神/斯文败类×吃播/初恋脸女神 ~~~~~~~ 《总裁夫人太咸了》 二十岁之前,娴娴和外祖母在小渔村守着一方鱼塘过着悠闲的生活,无欲无求的她觉得自己的下半辈子就这样简简单单的过下去挺好。  直到外祖母要闭眼当天,渔村来了一群上流社会人士,挤在她和外祖母住的小房子里,为首的男人年轻英俊,高冷衿贵,娴娴从新闻里看过,金融巨头“W集团”现任总裁萧问。      之后娴娴才得知,外祖母是上上届商战冠军,“W集团”便是她和合作伙伴年轻时打下的商业帝国,只是到了中年之后便持股退隐山林,但为了稳固权利和合作伙伴的友谊,两人曾订过一段姻亲。      外祖母闭眼前拉着萧问千叮咛万嘱咐,自己名下所有股权已经过继到了娴娴名下,萧问想稳固财权,只能跟娴娴结婚。      那一刻,娴娴看到了男人不甘的眼神。      结婚第二天,萧问将一张协议递到娴娴面前,协议里写明,结婚不过是履行上一辈的承诺,两年后双方自愿离婚,婚姻持续期间各过各的。      婚后,娴娴一个人住在大别墅里衣食无忧,吃饱了睡,睡饱了吃,每天躺着像条咸鱼一样购购物,刷刷剧,看演唱会追追星,心想这是几世才能修来的福分啊!      婚后娴娴就像被锦鲤附体了般,在路边蹲着吃碗臭豆腐,都能被明星参加的综艺拍摄团队乱入抓拍进镜头里,和当红小花同框,素颜碾压对方因此爆红网络。      因此被知名导演相中,邀请她当女一号,男主角是她追的爱豆?      一部戏下来,爱豆对她眉来眼去的,终对她告白要跟她在一起?      娴娴激动的给便宜老公萧问打电话:“那个,两年时间太久了,咱们要不早点离吧?放心,我自愿的。”      头顶一片绿的萧问抽了抽嘴角,冷哼了声:“今晚洗干净了在床上等着我。”      “干什么?”      “履行夫妻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