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水笔墨]的全部小说

顾氏小娇贵 顾氏小娇贵
作者:山水笔墨
简介:
    本文已完结,可放心宰,隔壁《今天又把娘子认错了》已完结,可放心宰。 《我的驸马是捡来的》正在更新,求收藏么么哒     后来   有史官问起长公主与驸马的初识。      赵骊娇“哦”了声:“驸马呀,是本宫去江南那年,在路上捡的…”      被捡来的驸马皱了眉。      赵骊娇忙换了说辞:“驸马呀,是本宫去江南那年,遇上了贼寇,就在千钧一发时,驸马提着长剑救本宫于………”      史官不解:“殿下,驸马不是文官吗?”      赵骊娇嘶了声:“这还得从本宫去江南那年说起…那天夜黑风高,大雨滂沱……”      驸马将手中剥好的葡萄塞进赵骊娇嘴里,轻声道:“殿下,那天是白日。”      赵骊娇就着葡萄啃了啃那青葱如玉的手指,囫囵道:“白日吗…”      驸马低下头没再吭声,只隐约可见双耳发红。      *公主又凶又狠,会让驸马罚跪的那种   *捡回去,大约养了那么几年   *可能就是明明想养成小奶狗却养成了小狼狗的调调……         《顾氏小娇贵》 1.此文甜宠,略心机,架空,拒绝考究 2.码文不易,不喜绕道勿喷 顾长乐前世死的凄惨,带着即将出世的孩子,跳下了城墙。  再睁眼,她回到了十三岁。  顾长乐眨着一双清澈的眸子想,她回来要做两件很重要的事。 一:报仇,弄死华殷  二:勾搭华阳帝  前世顾长乐见到华阳帝,转身就溜:嘤嘤,陛下面色严肃,孤傲冷漠,好可怕。 华阳帝:小团子怕朕?   如今顾长乐见到华阳帝,娇娇软软,羞涩不已: 陛下,我想吃糖葫芦。  陛下,我可以去你的寝殿吗? 陛下,我们什么时候成亲啊?  华阳帝面色严肃,眼神发光: 她不怕朕了……真好。   后来: 御前侍卫:陛下,顾大姑娘又来了。 华阳帝抑制住嘴角的笑意: 以后她来不必禀报。  再后来:  御前侍卫看着正要闯入浴池的顾大姑娘沉默,陛下说了顾大姑娘去哪里都不能拦。    顾长乐用手蒙着双眼娇羞: 陛下,你怎么在洗澡,臣女不是故意闯入的。   华阳帝面无表情的捂了捂重要部位:那双透过十指缝隙贼亮贼亮的眼睛是什么意思……     顾长乐淹了淹口水:陛下真好看,哪儿都好看…… 隔壁《今天又把娘子认错了》即将完结   李怀音穿着宽袖窄腰锦服,立在水榭旁,交叠在胸前的手握着一张纸条。      “明日酉时,彼岸水榭,静候姑娘——子安。”      这是母亲临终前为她寻的一门亲事,林府的嫡长子林衔,若真算起来,她应唤他一声表哥。      母亲说将自己交给他,她才放心。      “姑娘。”      李怀音回头看见少年一身戎装,笑容灿烂。      “小生梁渝见过李姑娘。”      李怀音一怔,梁渝!这是母亲给妹妹寻的亲事,将军府的嫡幼子。      李怀音素来沉稳的心也不免有些紊乱,她拿出纸条,递给梁渝。      “梁公子认错人了。”      梁渝接过纸条,一脸愕然,这纸条他熟悉得很……      昨夜与子安相约喝酒,酒醉之余各自写下纸条相约佳人,如此看来,他们竟是拿错了。      林衔远远的瞧见那抹倩影立在湖畔,他有些懊恼,昨日醉酒竟听了阑之那厮的撺掇,约见了她。      听闻她温婉大方,贤良知礼,也不知会不会怪罪自己唐突。      李念音听闻身后的脚步声,转过头,漾开一抹娇俏可人的笑容,晃了林衔的眼。      “小生林衔见过李姑娘。”      原来传闻有差,他怎么也没想到,李大姑娘如此娇俏。      李念音笑容一滞。      “林衔?”      那是姐姐的未婚夫!      后来      梁渝一脸悲愤的拿着李念音的定情信物看着林衔。      “换吗?”      林衔君子如兰般的背手而立,在梁渝即将爆发时,递出了李怀音的玉佩。      “换!”
双镜 双镜
作者:山水笔墨
简介:
    华阳城外,李怀音穿着宽袖窄腰锦服,立在水榭旁,交叠在胸前的手握着一张纸条。      “明日巳时,彼岸水榭,静候姑娘——阑之。”      父亲说,这是母亲离开华阳时,为她定的亲事,林府二公子,林衔,阑之,应当是他的字吧,若真算起来,她应唤他一声表哥。         “姑娘。”      李怀音回头看见少年一身劲装,笑容灿烂。      “小生梁渝见过李姑娘。”      李怀音一怔,梁渝!这是母亲给妹妹寻的亲事,将军府的嫡幼子。
我的驸马是捡来的 我的驸马是捡来的
作者:山水笔墨
简介:
    微博阿墨姑娘v 正文完结 幼帝登基,第一件事是册封长姐为长公主,第二件事是为长公主与驸马举行大婚,同时大赦天下。      大婚前夕,史官执笔记载长公主与驸马的初识。      赵骊娇“哦”了声:“驸马呀,是本宫去江南那年,在路上捡的…”      正给她煮茶的驸马抬眼看她。      赵骊娇忙换了说辞:“驸马呀,是本宫去江南那年,遇上了贼寇,就在千钧一发时,驸马提着长剑救本宫于………”      史官不解:“殿下,驸马不是谋臣吗?”      赵骊娇嘶了声:“这还得从本宫去江南那年说起…那日夜黑风高……”      眼看人越说越离谱,驸马顺手拿了颗葡萄塞进赵骊娇嘴里,轻声道:“殿下,那天是白日。”      赵骊娇就着葡萄啃了啃那青葱如玉的手指,意犹未尽囫囵道:“是白…日…吗…”      驸马将手指藏在袖中低下头没再吭声,只隐约可见发红的耳尖。      *又怂又胆小的驸马,被公主宠的能上天窜地那种。   *可能就是明明想养成小奶狗却养成了小狼狗的调调…… *这就是个谈恋爱的文,不是权谋不是权谋不是权谋!       《公主,戏演过了》求收藏呀   赵漪当初救贺清风,只因他那张好看到人神共愤的脸。   一朝国破,她被逼殉国,灵魂在世间游荡五年。   她见他缉拿叛军,救她的百姓于水火。她见他斩乱贼于刀下,保宫妃清白。她见他为自己收尸,厚葬于皇陵。她见他立于朝堂之上,保缙国国号,护她家国安宁。   好友问贺清风:“你一南国太子为何保缙国国号?”   贺清风答:“报恩。”   长公主赵漪追悔莫及:嗐!这么粗的大腿就合该被她圈在公主府,困在后院,留在床……咳~   于是,赵漪重生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拽着贺清风的衣袖,泪眼婆娑:“你不能走。”   这一次,贺清风当真没有走。   -   起初,她以为,风再温柔也是抓不住的。   后来,她才知,这股清风不用她抓他自己会来。   -   霸道狂躁任性脾气大(强迫把自己伪装成小绵羊)的缙国公主vs 端正温柔慢性子(悄悄欣赏小娇妻暗地里抓狂)的南国太子1v1双c   好吧,我又改文案了,我吃方便面没有面!